雷达财经 文|长帆

2000年底,在华为年销售额达220亿元、利润29亿元位居全国电子百强之首时,领导人任正非执笔写下了《华为的冬天》。

在此后的多年,华为一直处于高速增长状态。华为2019年三季度经营业绩显示,公司实现销售收入6,108亿人民币,同比增长24.4%,净利润率8.7%。

在业绩一片大好的同时,华为也赢得了社会各界的赞赏,华为一度被看作“国货之光”,然而,这个冬天的华为,口碑却遭遇崩塌。

11月初,华为HR胡玲发帖揭露HR团队乱象,引发巨大关注。最终,胡玲辞职走人。

11月底,华为被爆出,老员工李洪元因30万元的离职赔偿,被拘251天。另有员工爆料,自己也被羁押90天。

多位媒体人对李洪元的遭遇进行了声援,却遭到了删帖。在微信朋友圈中,很多人都在刷一个关于华为的梗——"读书985,工作996、离职251、维权404。"

外界一直等待华为的回应,期待华为的担当。12月2日晚间,华为针对前员工李洪元事件发布回应:“华为有权利,也有义务,并基于事实对于涉嫌违法的行为向司法机关举报。”

对此,澎湃新闻评论:“拒不道歉的华为没有同理心,让人害怕。”

12月3日,李洪元向媒体表示,自己现在不敢在深圳待着了,已经买了中午的火车票,准备回老家。

孟晚舟的一年和李洪元的251天

12月2日,华为心声社区发布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的公开信。在公开信中,孟晚舟表示过去一年经历了恐惧和痛苦,失望和无奈,煎熬和挣扎,但同时学会了坚强承受,从容面对,不畏未知。

孟晚舟称,华为的同事们在心声社区上一次又一次地留言,任何一个关于其本人的消息,都能筑起高楼;客户和供应商们,在这个至暗时刻,选择了给予更多的信任、支持和等待,成为更加努力的动力;每次庭审,法庭外都排起长长的队伍,大家的热情和支持一直暖在心头……

文章落款为12月1日。去年12月1日,孟晚舟在加拿大转机时,被加拿大当局扣留。

在孟晚舟感受“温暖”的同时,他的前同事李洪元却异常冰冷。

李洪元于2005年10月入职华为,2018年1月离职,前后在华为待了12年3个月。

在华为最后一段工作时间,李洪元举报了所在逆变器部门乱象。2017年3月,公司审计组到逆变器部门开展了调查,当年6月,李被解除管理职务。2017年12月,人力资源部的袁某称,李洪元合同到期,公司不准备续签。

李洪元提出,公司不想续约是公司的权利。但是根据劳动合同法,自己在公司工作了12年,应该得到相应的补偿。双方商谈后确定,公司对其以“2N”的标准进行离职补偿,补偿总金额38万余元。

2018年3月8日,李洪元到公司签订确认书,确认先后收到了税后离职经济补偿383651.24元和应补发的工资。

但令李洪元没想到的是,2018年12月15日,华为公司委托法务人员袁某到深圳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八大队报案称:公司员工李洪元与杨x等人勾结,在与公司的离职补偿劳动纠纷中,威胁将资料外泄披露,要求公司给予补偿。

2018年12月16日,已离职快一年的李洪元在家时突然听到有人敲门,称水管爆裂要修水管。身着睡衣的李洪元开门后被捕。

在公安机关以侵犯商业秘密立案而查证无果的情况下,华为公司改变策略,于2018年12月28日以涉嫌敲诈勒索再次报案,控告李洪元于2018年1月31日与部门领导何承东洽谈离职补偿过程中,采用威胁和强制的方式,迫使该员工何承东同意私下给付额外补偿金33万元,以换取他不闹事,不举报,顺利离职的承诺。

在经历了两次变更罪名、两次退侦后,检察机关最终决定不起诉。在被拘251天后,李洪元重获自由。

今年10月24日,李洪元申请国家赔偿。11月25日,龙岗区检察院作出了《刑事赔偿决定书》,赔偿李洪元107752.94元,包括人身自由损害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

同时,龙岗区检察院承诺向原工作单位(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和李洪元父亲所在的单位发函,消除影响,恢复名誉。

11月28日凌晨,李洪元把《刑事赔偿决定书》发到了一个快200人的微信群里,最终引发大范围传播。

12月2日,李洪元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非主动曝光,希望能和华为沟通。

华为还有员工因劳动赔偿被拘

今年9月,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了《曾梦与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劳动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判决书显示,2012年11月19日,曾梦入职华为,担任产品经理。

曾梦入职时,签订了奋斗者协议。“我向我所任职的华为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或其股份关联公司(下称公司)承诺我深刻理解公司所处行业充满风险和不确定性,竞争激烈而残酷,按部就班的工作只能获得基本的劳动报酬,如果不努力工作,不艰苦奋斗,就不能获得更好的发展和机会。为获得分享公司长期发展收益的机会,我愿意长期艰苦奋斗,努力工作,自愿放弃享受部分福利待遇,我也理解,分享了公司创造的价值,就不再是简单的劳动者。因此,我承诺:自愿成为奋斗者,自愿放弃在公司工作期间的带薪年休假、带薪年休假工资,在公司工作期间,不申请带薪年休假,不申请带薪年休假工资,即使从公司离职,我无权也不会要求公司支付未休带薪年休假工资。”

2018年5月10日,曾梦通过华为内部系统向被告请休假,5月11日提醒上级主管审批,主管回复“等下说,我在会上”;5月18日,曾梦再次提醒审批,被告未答复;5月19日,曾梦发出一条询问“请问下周有工作安排给我吗?如果没有,我想继续休假,可以么?”,曾梦上级主管回复“在开对标会”。曾梦于2018年5月14日至18日期间休假。

5月28日,华为认定曾梦因旷工违纪被解除劳动合同。

曾梦提起劳动仲裁,要求华为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关系的赔偿金269280元;支付2016年年终奖9万元、2017年年终奖17万元、2018年年终奖70833元;支付2012年11月19日至2018年5月28日期间每周休息日加班2小时的加班工资87393元、平时每天加班2小时的加班工资303372元;支付2016年1月1日至2018年5月28日期间未休年休假工资49674元等合计104.06万元。

仲裁结果显示,华为向曾梦支付2012年11月19日至2018年5月28日期间休息日加班工资14523.03元;支付2017年度年终奖80000元;支付2018年度年终奖32438.36元。

双方均不服,提起诉讼。曾梦继续主张赔偿金,华为要求推翻仲裁结果。

法院一审后判决,被告华为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支付曾梦2016年剩余年终奖90000元;支付曾梦2017年年终奖122500元;支付曾梦2018年年终奖30411元;支付曾梦律师费2107元。

曾梦和华为均不服一审判决,双双提起上诉。终审判决维持原判。

但事情并未就此结束。据自媒体财经女记者部落报道,2018年12月30日,曾梦被深圳市公安局龙岗区分局经侦支队第八大队羁押。

和李洪元一样,曾梦也遭遇了拘留原因变更。最初是侵犯商业秘密,随后变更为涉嫌诈骗罪。

曾梦称,从2018年12月30日到2019年3月29日,被羁押的90天的时间里,自己与华为双方从未直接沟通。

澎湃评论:没有同理心的华为让人害怕

华为李洪元的遭遇曝光后,自媒体房东经济学发文《华为,请立即向前员工李洪元道歉》,文章很快被删除。

随后,界面专访李洪元的文章,也被删除。

事实上,近日多篇涉及李洪元的文章被删除。

12月2日晚间,华为的首度回应终于来了。

“华为有权利,也有义务,并基于事实对于涉嫌违法的行为向司法机关举报。我们尊重司法机关,包括公安、检察院和法院的决定。如果李洪元认为他的权益受到了损害,我们支持他运用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权益,包括起诉华为。这也体现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法治精神。”

“大家看看先,我听全国人民的。”12月2日晚间,在看到华为官方的正式回应后,华为前员工李洪元对媒体表示。

澎湃评论认为,拒不道歉的华为:没有同理心,让人害怕。

“你告去啊!”对于华为的评论,澎湃评论认为大概可以用这4个字,来概括公众等了整整一天的、华为对李洪元案的回应:没有道歉,不屑解释,不想沟通,实力掉粉,居高临下。

自媒体呦呦鹿鸣感慨:“我们终于把华为惯坏了吗?”

华为存在的问题,不是没有内部人指出来。

今年11月初。一篇题为《研发兄弟们对不起,我尽力了——实名来自2012人力资源部》,署名华为HR胡玲的帖子引爆网络。文章列举了“当研发员工月加班160多个小时的时候,HR团队领导只关心160个小时中有多长时间是划水;这位领导吃着公司200块一对的大闸蟹,却认为给食堂提意见的研发应该清退;当32岁的研发绩效B+被劝退的时候,40岁的HR同事上班摸鱼绩效三连B却还随心所欲。”等现象。

胡玲称,自己在HR岗位上几个月的时间里力求改善研发工程师工作环境、解决问题的时候,却发现原来HR团队和领导与原本的工作职责背道而驰。

随后,华为心声社区放出了任正非签发该帖的按语,任正非称要保护胡玲。

据媒体报道,最终胡玲依然辞职离开。

有网友评论,在胡岭举报HR事件出来的时候,网上有人留言说这是“阴谋”,那么这次会是什么?“阴谋续集”?李洪元在网上喊话华为任正非,最好是任总能够亲自来和我沟通。且不论这个诉求有没有过分的说法,要问的是:这一回结果会是什么?胡玲的时候说会保护的,事实呢?以胡玲离开华为收场。

雷达财经注意到,在任正非发表《华为的冬天》时,华为一直处于高增长状态。2003年,华为的销售额为317亿元人民币。2004年实现销售额462亿元人民币,其中,海外销售额22.8亿美元。华为当时在全球已建立了8个地区部、55个代表处及技术服务中心,销售及服务网络遍及全球,服务270多个运营商。

但此时,任正非认识到了华为的瓶颈,产生了卖掉华为的想法。2004年,对于摩托罗拉收购华为的要求,任正非明确,摩托罗拉拿100亿美元的现金,将华为连人带产品带基地,打包拿走。半年后,双方草签了协议。

一周以后,摩托罗拉更换CEO、董事长,导致交易终止。

交易终止后,华为在任正非的带领下,攀上一个又一个台阶,最终在5G时代实现赶超。

19年过去了,华为的冬天还存在吗,华为的冬天到底在哪里,在内部还是外部?

附:《华为的冬天》节选:

公司所有员工是否考虑过,如果有一天,公司销售额下滑、利润下滑甚至会破产,我们怎么办?我们公司的太平时间太长了,在和平时期升的官太多了,这也许就是我们的灾难。泰坦尼克号也是在一片欢呼声中出的海。而且我相信,这一天一定会到来。面对这样的未来,我们怎样来处理,我们是不是思考过。我们好多员工盲目自豪,盲目乐观,如果想过的人太少,也许就快来临了。居安思危,不是危言耸听。

我到德国考察时,看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德国恢复得这么快,当时很感动。他们当时的工人团结起来,提出要降工资,不增工资,从而加快经济建设,所以战后德国经济增长很快。如果华为公司真的危机到来了,是不是员工工资减一半,大家靠一点白菜、南瓜过日子,就能行?或者我们就裁掉一半人是否就能救公司。如果是这样就行的话,危险就不危险了。因为,危险一过去,我们可以逐步将工资补回来,或者销售增长,将被迫裁掉的人请回来。这算不了什么危机。如果两者同时都进行,都不能挽救公司,想过没有。十年来我天天思考的都是失败,对成功视而不见,也没有什么荣誉感、自豪感,而是危机感。也许是这样才存活了十年。我们大家要一起来想,怎样才能活下去,也许才能存活得久一些。失败这一天是一定会到来,大家要准备迎接,这是我从不动摇的看法,这是历史规律。

华为公司老喊狼来了,喊多了,大家有些不信了。但狼真的会来。今年我们要广泛展开对危机的讨论,讨论华为有什么危机,你的部门有什么危机,你的科室有什么危机,你的流程的那一点有什么危机。还能改进吗?还能改进吗?还能提高人均效益吗?如果讨论清楚了,那我们可能就不死,就延续了我们的生命。怎样提高管理效率,我们每年都写了一些管理要点,这些要点能不能对你的工作有些改进,如果改进一点,我们就前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