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牛叨叨

来源 |牛刀财经(ID:niudaocaijing)

水滴筹又出事了。

每单最高提成150元,月入过万,末位淘汰……为了多引导患者发起筹款,“水滴筹”在超过40个城市的医院派驻地推人员。

水滴筹发生这样的事情并非奇怪,最终原因还在于:互联网互助公益平台一向难盈利。

水滴平台赖以发家的水滴筹服务却正在不断深陷舆论的泥潭之中。

11月30日消息,据梨视频拍客卧底发现,互联网筹款平台“水滴筹”在超过40个城市的医院派驻地推人员,招募大量正式或兼职“筹款顾问”。这些地推人员通过提成月入过万,每单最高提成150元,实行末尾淘汰制,完不成订单就会被淘汰。

这些顾问常自称“志愿者”,在各个医院“扫楼”,逐个病房引导患者发起筹款。他们口头询问患者病情、经济情况、治疗费用等信息,并未加以核实,随意填写筹款金额,套用模板帮患者发布筹款信息,鼓励患者大量转发筹款信息。此外,顾问上岗前都会被培训话术,被教如何取得患者信任,如何操作筹款等。

对此,水滴筹回应称,已第一时间由水滴筹总经理牵头,线下各区域筹款顾问负责人以及其他相关负责人成立紧急工作小组,在全国范围内尤其是宁波、郑州、成都等地,开展相关情况排查。

水滴筹表示视频报道中提到的部分地区个别线下人员的违规现象,调查清楚后将给以严惩。同时自即刻起,线下服务团队全面暂停服务,整顿彻查类似违规行为,组织重新回炉学习,再次加强平台纪律培训和提升服务规范,培训通过后方可重新提供服务。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6月份,水滴筹就有“招募1.6万志愿者地推”的传闻,水滴筹方面回应称,水滴筹在全国的志愿者均为无偿服务,没有从平台获取报酬。

此前有员工在招聘和对外接受采访时自称“志愿者”,属于平台管理不严谨,水滴筹公司会进行教育和纠正,未来要求公司员工不能自称为“志愿者”。

牛刀财经在发现,目前在各大招牌平台,水滴筹仍在全国个大城市招聘筹款顾问,岗位职责包括:在当地医院推广水滴筹平台,帮助患者使用水滴筹发起筹款维护患者关系,覆盖当地医院,搭建城市媒体、医护异业人脉关系等,月薪7—14K不等。

1

左手公益,右手生意

2016年4月,美团第10号员工,前美团外卖全国业务负责人沈鹏辞职,创立水滴公司。他原是美团外卖地推铁军的中流砥柱。很多早期水滴员工都是沈鹏从美团挖来的。

线下地堆是美团的强项,早期水滴筹获取流量的一个重要砝码,也是地推,复制美团“农村包围城市”的策略。同美团一样,水滴筹下沉到渗透率并不高的三四五线城市和农村地区,除了在每个城市招募大量兼职人员和志愿者辅导当地人筹款,他们还在各地农村做刷墙广告。

截至目前,水滴筹在线下有300多个片区经理,管理的1.6万多个志愿者来覆盖了中国400-500个城市。虽然名义上是志愿者,但实际上也是地推人员,有兼职和全职之分,都提供报酬。

不过,美团式的地推也引来了不少争议。据财经网报道,水滴筹的地推人员不分时段,不分科室的给每个住院患者推销水滴筹业务,这种行为已经严重影响了医院正常的工作秩序。

2016年9月,水滴公司又收购了一家拥有全国性保险经纪牌照的保险经纪有限公司,上线“水滴保”,开始向用户推荐保险产品,同时销售体检、基因检测、线上问诊等健康服务,从而又多出两条生财之道。2017年初,水滴集市上线,水滴公司又开始向电商方向发展。

以水滴筹为主线,水滴互助、水滴保及水滴集市为增值渠道,至此,水滴公司的商业模式雏形显现。在两年时间内,水滴公司快速发展,同时也赢得资本青睐。

牛刀财经通过天眼查查询发现,水滴筹为北京纵情向前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主要产品之一,该公司其他两项主要产品为水滴互助与水滴保。

公司自述称,水滴筹是由水滴互助推出的众筹平台。

今年3月底“水滴公司”完成了由腾讯领投,高榕资本、IDG资本、蓝驰创投、创新工场等知名投资机构跟投的总额近5亿元人民币的B轮融资。其中,腾讯作为水滴公司A轮和B轮融资的领投方,又继续参与了水滴公司的C轮融资。

公开信息显示,该公司在2019年6月刚完成C轮融资10亿元人民币,这一轮融资由博裕资本领投,腾讯继续跟投,中金资本、高榕资本等投资机构纷纷参与。

自2016年迄今共融资近18亿元人民币。水滴公司得以获得大量关注和互联网巨头支持的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它开创了一个颇具想象力的社交+公益+保险的商业模式。

水滴筹创始人沈鹏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称,水滴筹平台目前的主流服务对象是“本身就治不起病的基层贫苦人民”,这部分人占到90%;其次是有产家庭,但是因病致贫。

通过水滴筹和水滴互助,水滴公司得以开创性地帮助普通用户解决“重大疾病资金筹措”的问题,得益于此,水滴聚集起庞大的用户群,再加上微信社交传播的裂变,水滴平台得以将自己的获客成本拉至很低,而且用户们的平台粘性还很高,这给了商业变现“无穷”的想象空间。

于是水滴保就成了自然而然的变现手段,大量水滴筹、水滴互助用户先天具备危机、保障等相关意识和倾向,平台省去了不少的用户教育和信任成本,互联网保险顺势推出自然就能带来大量的转化。

此外,水滴公司还与拼多多等下沉市场巨头一样将自己的业务发展重心聚焦在规模庞大的中国三四线城市市场,通过下沉市场积蓄起广阔的流量池来为水滴的商业闭环不断强化“地基”。

相关数据显示,水滴平台几乎超过四分之三的筹款用户、捐款用户、互助用户都来自中国的三四线城市市场。水滴筹虽然形成了自己的商业闭环,变现之路却不是一帆风顺。

2

监管漏洞,行业顽疾

从水滴筹成立到现在,它所面临的舆论危机和质疑就没有停止过,频繁“诈捐牟利”的事件就像悬在它头上的一把“达摩克利之剑”,让公众对水滴筹的监管责任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2019年5月,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本名吴帅)脑出血,家人在大病筹款平台水滴筹发起百万筹款消息引起了很大争议。

原本是一场普通的大病众筹,却因“德云社”三个字颇受关注。筹款消息发布后,有人爆料称,吴家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而且在北京患大病也有医保可报销,为什么还要发起百万筹款?

尽管此后吴鹤臣妻子张泓艺在微博上解释称,自己不懂众筹平台的规则才会错填100万,房屋和车辆因种种原因均不能卖,但仍不能平息争议。

5月4日,水滴筹相关负责人回应称,审核信息没有界定“有车有房就完全不能发起筹款”,但前提是“要按照平台的规定,去提交这些相应的证明材料”。

该负责人还透露,只要发起人的“信息完全地去公开、真实地披露出来,然后做出说明,其实社会人士可以根据自己判断,选择去帮助他或是不帮助他”。

近年来,在以水滴筹、轻松筹为代表的一批网络众筹平台上,求助人相关信息屡被质疑。此前据新华社记者调查报道发现,在这些平台发布信息至少有四个环节可能存在漏洞。

漏洞一:救助金额和目标筹款金额可随意填写。记者在水滴筹申请筹款发现,“想要筹多少钱”的金额上限已经限定为50万元,50万元以下可以任意填,平台并没有要求出具医院或专家的相关证明。

漏洞二:医院证明等核心资料可造假。记者在QQ搜索医院证明、病历等关键词找到不少卖家,最低只要50元,2小时就能开好一份三甲医院的诊断书,病名和医院可以任选。

新华社记者询问有没有能通过众筹平台审核的证明材料,卖家马上发来680元套餐介绍,其中包含B超、血清癌胚抗原检查、病理报告等证明,姓名、就诊时间等都可以定制。“很多人都来我这里开过发众筹的材料。”这名卖家说。

漏洞三:相关资料由个人填写,并不要求公示相关证明。福建一位曾发起水滴筹的患者说,住院时曾有平台志愿者主动来问是否需要众筹,只要了病历材料和身份证,5分钟内就在平台发起了筹款。

在填报材料时,该志愿者强调“填苦一点”。这名患者在填报房产信息时就少报了房产金额,10天后提现成功,整个过程中平台没有让其出示不动产证明。

漏洞四:验证环节可造假。水滴筹技术人员告诉记者,水滴筹的审核包括两个阶段,平台完成材料审核后进入社会验证阶段,需要有发起人的熟人对筹款进行验证方可提现。

新华社记者调查发现,现在有很多众筹转发代刷群,只要花不多的钱就能让陌生人冒充亲友转发,帮助通过社会验证。记者加入一个众筹代刷群,常有类似的“订单”出现:“筹款链接发到朋友圈,一次1元。量大,有需要做兼职的可以拉你们亲戚朋友进来找我领红包。”

产业时评人张书乐表示,水滴公司已经在领域中是头部企业,最大限度的扁平化了慈善的距离,让捐赠者和受捐者有了很细节化的交流,极大的解决了捐赠滞后性和中间环节耗费等问题。

但在野蛮生长的状态的同时,一些漏洞导致出现的骗捐、善款乱用的问题,需要用更多的制约手段打压,确保慈善效果。

面对不公开营收数据这点,水滴公司也需要反思,应将时差过程中巨大流水中所形成的“利润”做好公开,并给出去向。否则,因“公益”而起的水滴公司,最终也难逃因“公益”而陷入舆论纷争的境地,一旦“爱心破了产”,那么水滴公司赖以生存的根基就丧失了。

如今,对于渴望疾驰的水滴公司来说,如何挽回自己的企业形象,让爱心归于真正有需要的人,是水滴筹接下来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