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原创,作者田甜,编辑尹茗。

至少在外界看来,刚刚过去的双11带给杭州知名社交电商斑马会员的不完全是喜悦。而且,呈现出矛盾特征。

11月11日晚,一张截图开始在互联网流传,称当阿里正在狂欢庆祝新的记录,社交电商环球捕手(“斑马会员”前身)却疑似跑路,警察已在其总部浙商财富大楼下站岗一天。

11月12日晚间,斑马会员通过其官方微信公众号“斑马会员卡”首度回应,该推文标题为《等消息很久了吧?因为我们在庆功宴呀》。文内包含多张“庆功宴”照片,有品自助餐、抽奖、绽放礼花等画面。

创业邦记者向斑马会员求证,斑马会员方面发给记者的战报截图显示:截至11月11日24时,斑马会员总成交额突破10亿元,会员权益业务突破13800万元。

此外,斑马会员创始人李潇通过杭州当地媒体《都市快报》表示,今年双11斑马会员成交额比去年翻了一倍。

斑马会员及李潇其人

斑马会员是个会员制电商平台,其用户以25—40岁之间、一二线城市中等收入家庭女性为主。斑马会员采用积分制会员体系,根据购物所得积分,将会员分成V0~Vn等,不同级别会员享有不同的权益。截至目前,斑马会员有近7000万用户,活跃用户为700多万。

在杭州电商圈,斑马会员创始人李潇是个名人,他先后创办了燕格格、格格家、环球捕手、小区乐和斑马会员。

成名及收获第一桶金是在开淘宝店时期,2011—2014年间,燕格格持续保持天猫淘宝全网第一。吃透阿里生态圈流量红利后,随着2014年天猫重点扶持转向国内一二线品牌及国际大品牌,李潇“出淘”,豪赌社交电商。

李潇的社交电商同样做得有声有色。目前,环球捕手已完成5轮融资,股东名单不乏顺为资本、真格基金等知名基金。2018年,小区乐仅A轮就融了1.08亿美元。

如今李潇前后几个创业项目已完成迭代,整合进斑马会员APP。

当初“出淘”,业内几乎无人相信在阿里的大本营,社交电商能有春天。因为李潇等创业者的出色事迹,杭州电商圈流传着“一个杭州城,两位肖(潇)老板”的说法。

另一位肖老板就是今年成功登陆纳斯达克、成为会员电商第一股的云集创始人肖尚略。

或许并非巧合,而是存在相互借鉴成分,两位肖(潇)老板早在2006年就已相识。

李潇曾告诉创业邦记者,他和肖尚略等几名杭州电商创业者有个微信群,早年他们常常一块儿骑行,吃宵夜;他与肖尚略大致同一时期“出淘”,早些年他对云集关注较多,不过现在很少打开云集APP了,因为定位不同,云集比斑马会员面向的人群更为下沉。由于各自创业繁忙,他和肖尚略如今见面少了许多。

有意思的是,两位肖(潇)老板离开阿里生态圈后,都是依托微信流量红利凶猛生长,而后又以会员制电商对运营模式进行规范。

李潇曾对创业邦说,“最好的生意不是向所有人做同一类生意,而是向同一类人做所有生意。”历数他的创业项目,都是围绕中产人群开展服务。斑马会员的Slogan叫“斑马在手,省遍全球”,一张斑马会员卡,成为他打开中产钱包的密钥。

警察站岗属实,内部照常办公

斑马会员方面回复创业邦,警察站岗确有此事,不过并非如外界传闻环球捕手跑路,而是“保护我们,防止有干扰公司正常运行的事情出现”。

这一阵儿斑马会员传闻不断,10月下旬,一张截图在互联网流传,称环球捕手CEO李潇已失联多日,不过斑马会员方面回复创业邦称,“没事情,公司正在融资。”

创业邦记者注意到,10月下旬至今,李潇朋友圈正常更新,截至创业邦记者发稿,李潇最新一条朋友圈为斑马会员双11破10亿战报。

创业邦记者向斑马会员提出采访李潇,斑马会员方面表示:“掌柜(斑马会员员工对李潇的称呼)这几天不在。”

斑马会员方面所指“干扰公司正常运行事件”,源起事发半年前的一桩案子。

“周某是公司前财务负责人,2019年5月公司例行账务核对过程中发现个别子资金往来业务数据异常,突然就联系不到他,当时公司就紧急向辖区派出所报案,并积极配合调查。周某在担任公司财务总监期间,通过各种手段骗取了公司上下对他的信任,利用财务总监的职务之便,编造购买理财产品等各种理由,以欺上瞒下的方式借用本该由下属出纳保管的相关财务盾,并将相关财务盾长期占有使用或盗用,从而达到转移公司巨额资金的目的。他谎称这些非法占有资金已被用于购买理财产品,并告诉其他出纳人员无需经常查看这些账户,同时编造虚假的资金日报蒙骗公司领导。”11月12日晚,李潇通过杭州本地媒体回应近期传闻时表示,“公司运营一切正常。”

创业邦记者在杭州西湖区人民检察院官微“西湖检察”查询到,11月1日,西湖区检察院以职务侵占罪对周某依法提起公诉。起诉书指控,“周某在担任杭州某公司财务总监期间,利用全面管理公司资金、财务工作的职务之便,多次侵占公司资金共计2.6亿多元,用于个人赌博。”

11月13日下午,创业邦记者来到斑马会员总部所在大楼浙商财富中心,发现楼下警车依然停留。北门入口处一名保安告诉创业邦记者:“入口被封了,只有西门可以进。”那名保安表示不知晓封楼具体原因。

西门处,七八名穿着警服的人员值守,需登记身份信息或出示工作证才可入内。在斑马会员所在楼层,创业邦记者看到斑马会员公司入口处,地面贴着“警戒线禁止拍照”几个字,内部员工照常办公。

内控规范化是当务之急

斑马会员方面向创业邦表示,毕竟2.6亿元涉案金额大,如果有不明真相的用户或供应商找上门,场面必然失控,“目前能说的只有这么多。”

如果斑马会员对外公布信息全部属实,由此可见,10月下旬李潇失联的传闻并非空穴来风,不过也不是外界所传那样“涉案传销,社交电商跑路”,而是就周某案件配合警方调查。

快速发展中的公司如何加强内控,风险管理同步跟上,值得创业者深思。

据创业邦了解,涉案人员周某是斑马会员财务总监兼法务总监。一人身兼公司两大要职,而且这两大要职本应相互制衡,这就给公司带来重大隐患。

据天眼查、企查查消息,自今年5月周某案发至今,斑马会员尚未获得新一轮融资,且2.6亿元已被周某非法转移,可见斑马会员方面回复“公司正在融资”此言不虚。

李潇最新回应称,“短短几年时间里,我们从一个十几人的团队成长为现在近千人的知名平台型企业,过去我们专注于生存发展、业务增长,而疏忽了管理,此次事件对我们是一个很大的教训。”

李潇表示,案件发生后,公司第一时间在公司内控、审批制度、核对机制、资金管理等方面做出规范措施。比如在公司内控方面,从世界顶级的知名咨询机构聘请了内控专家,协助公司对资金管理、销售、采购、合同管理等方面进行全方位的诊断及梳理,建立统一的制度管理办法和内部控制流程,并固化成制度管理办法和内控手册,并且加强相应内容的培训。

2019年8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促进平台经济规范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以“生产力新的组织方式”“经济发展新动能”“数字经济新范式”对平台经济作出顶层设计,并鼓励发展平台经济新业态,加快培育新的增长点。

作为平台经济的新业态,社交电商站上了新风口。如何从野蛮生长进入稳健发展,社交电商还有很长的道路。

参考资料:

《杭州社交电商斑马会员前财务总监挪用公款2.6亿?创始人回应了》都市快报

《等消息很久了吧,因为我们在庆功宴呀》斑马会员卡

作者:田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