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又有大麻烦了。

近日,美国NBC广播公司获取了Facebook公司近7000页的报告,并将其公之于众。 

据悉,这一报告记录了2011年到2015年的内容,其中4000页是Facebook内部的通信文件,包括电邮、聊天记录、笔记、演示文件和电子表格等,其中大约有1200页被标记为“高度机密”。

走漏的文件主页

概括来说,这些文件展示了Facebook CEO扎克伯格和他的董事会和管理团队如何想方设法利用Facebook用户的数据——包括朋友、关系和照片等信息——作为对合作公司的谈判筹码,最终目的是为了巩固这家社交巨头的统治地位。 

由此,Facebook陷入垄断丑闻之中。 

事实上,今年以来,Facebook屡遭“水逆”,多次涉及到隐私数据的危机,导致Facebook 股价大跌。

今年10月,纽约州总检察长Letitia James宣布,来自各州的47名总检察长计划参与一项由纽约牵头的针对Facebook的反垄断调查,这令后者如坐针毡。 

此次,Facebook再遭“暴击”,几乎坐实了垄断的传闻,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

Facebook以用户数据为筹码捞取利益,不择手段扼杀对手

据悉,这些泄密文件与英国议会在2018年调查Facebook时获得的部分文件相同,源自一家名为Six4Three的公司与Facebook的长时间诉讼所掌握到的敏感信息。 

Six4Three的应用Pikinis(现已停用)发布于2013年,它依靠访问Facebook的数据,让用户能够寻找到穿着泳衣的朋友的照片,并将泳衣照整理在一起。 

不过,2015年Facebook宣布计划切断某些类型用户数据的访问,直接导致Six4Three濒临倒闭,后者以损害其商业模式为由,起诉了Facebook。

在这些文件中,最引人关注的是Facebook将用户数据作为筹码,以从应用程序开发商那里,榨取资金或共享数据。 

2014年,扎克伯格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表示,用户之间的私人交流已变得越来越重要,为用户着想就是要做任何能让用户感到更加舒适的事情。

然而,文件里的内容却与扎克伯格的说法相反,Facebook在幕后提出了一种方法,要求第三方应用程序为从Facebook获取用户数据后需提供补偿。补偿方式包括直接支付、广告投入和数据共享。 

如此一来,Facebook拿到许多其他公司没有的敏感数据,并将这些数据分发给被认为是扎克伯克的“朋友”的应用程序开发人员,或是在Facebook上花钱并分享自己宝贵数据的开发人员。

其次,文件也显示,Facebook不择手段防止竞争对手变得过于强大。

扎克伯格在2013年的一封电子邮件中,表达了这一担忧:“我认为我们应该屏蔽微信、kakao和Line广告;这些公司正在打造社交网络并取代我们。与任何风险相比,广告收入对我们来说并不重要。我同意我们应该使用广告来推广我们自己的产品,但我仍然会阻止那些与我们的核心业务有竞争的公司从我们这里获得任何优势。”

一份Facebook高管2013年的电子邮件也显示,该公司计划将自己未拥有的应用程序和服务分为三类:当前的竞争、潜在的未来竞争,以及“我们在商业模式上与之结盟的开发者”。 

据了解,Facebook使用多种方案,来阻击竞争对手。比如在MessageMe诞生之初,就不允许其访问Facebook的数据、斥资190亿美元收购WhatsApp等。 

同时,Facebook对部分应用开了“绿灯”,比如亚马逊被允许介入,因为它在Facebook上投放大量广告,还有部分Facebook可能认为并不会对其造成威胁的应用。

约会APP被列入白名单 

Facebook的两面派做法,遭到部分员工质疑,但文件也显示,时任Facebook产品总监的Doug Purdy称扎克伯格为“谈判筹码大师”。

如今看来,这一称呼显得格外讽刺。

多次深陷漩涡的 Facebook

Facebook 成立于2004年,如今已经有15年了。从此前的默默无闻到如今的市值千亿美元的巨头,Facebook可谓是风光无限。

不过近两年,扎克伯格和他的Facebook一直深陷舆论的漩涡。 

2018年3月,据《纽约时报》披露,有8000多万个Facebook用户的个人信息被卖给了剑桥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而剑桥分析公司利用这些资料构建了一个强大的软件程序,来预测和影响选民的投票。这也是 Facebook 有史以来最大的数据泄露事件之一。

消息一出,便引起全球震动。据了解,这家数据分析公司与特朗普赢得大选、英国成功脱欧的竞选团队均有合作。 

为了应对舆论,扎克伯格不得不亲自出面来解决危机。从2018年4月,扎克伯格出席美国参议院商务、科学和交通委员会举行的听证会。5月23日,扎克伯格又前往布鲁塞尔参加欧洲议会召开的听证会,试图拯救公司于水火之中。 

“剑桥事情”给Facebook造成极大的重创,尤其是在资本市场上,Facebook曾在一天内市值暴跌超过1000亿美元,这也创下美股史上最大单日跌幅。

一直到今年7月,这个事件才得以结束。

2019年7月12日,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共有五名委员进行了投票,以3:2的投票结果通过了与Facebook达成的和解协议。FTC同意以罚款50亿美元和其他附加限制条款结束对Facebook的调查,这也创造下了最高罚单记录。

在与FTC和解期间,大家觉得Facebook会冷静处理一段时间,然而Facebook又在另一个领域掀起一场舆论风波。 

2019年6月18日,经过几个月的预热,Facebook加密货币项目Libra白皮书正式公布。扎克伯格宣称,Libra 的目标是建立一套简单的、无国界的货币和为数十亿人服务的金融基础设施。

然而Libra一经发布,立即遭到了美国国会议员和监管机构的强烈反对,他们担心Facebook已经过于庞大,对用户隐私保护不足。一部分人认为,Facebook依托庞大的用户基数杀入到加密货币支付和交易领域,将重塑整个商业格局,对国家主权货币的地位产生威胁,尤其是那些信用极其脆弱的法币。 

Libra 的发布也让Facebook再次陷入争议之中,扎克伯格多次被国会传召参加听证。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向美国国会委员会表示,如果Facebook不能打消人们对其数字加密货币Libra的顾虑,该项目就不能继续进行。

随着监管压力加大,越多越多的合作伙伴退出,包括Visa、eBay 等。扎克伯格也不得不宣布推迟 Libra 的发布,直到能完全解决其中的问题。

垄断丑闻、数据泄露、加密货币均引发一系列的争议,如今15岁的Facebook不断地深陷漩涡之中,而扎克伯格要如何应对未来潜在的隐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