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游戏观察”(ID:gamewower),作者 Gamewower。

三年后,巨人对Playtika的收购最终以放弃而告终。

11月4日早间,巨人网络发布公告,Playtika拟寻求首次海外上市,因标的公司体量较大,为避免触发涉及分拆上市的相关限制性规定,公司暂时终止重组以色列高科技公司Playtika的方案。

这桩发起自2016年6月的收购案,在3年间几经波折,就在2个月前,巨人还刚刚调整了收购方案,将交易的支付方式由发行股份变更为现金收购。

最终,巨人对Playtika的收购案还是没能完成,而这3年的时间却无法暂停。而重组的终止,对于巨人而言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1

2016年6月24日,一家名为Alpha的公司在开曼群岛悄然成立。一个月后,巨人网络发布公告,旗下全资子公司巨人香港作为发起人于2016年7月30日与弘毅创领、上海并购基金等财团出资人共同签署了《财团协议》。

该协议的主要内容为巨人香港将与财团出资人或其指定第三方共同对Alpha进行增资,并以Alpha为主体收购凯撒娱乐旗下休闲社交游戏业务资产Playtika。

2016年10月,巨人正式开启对Alpha的收购事宜,巨人网络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支付,其中交易对价的83.6084%,共计255.04亿元以发行股份方式支付;交易对价的16.3916%,共计50亿元以现金方式支付。

从这起收购案公布至今,就一直进展的不太顺利,其中仅证监会对该收购案的暂停、终止审核就多达数次,时间分别为2018年8月、2018年10月、2019年1月。

除此之外,证监会也一次又一次的向巨人网络发起“反馈意见通知书”,要求巨人就主要的问题已经相关的资料进行补充。

因此在这三年的时间当中,巨人的收购方案一再调整,增加了业绩对赌、50亿元的定向募集资金改为全部通过发行股份,并且不停的补充相关的问询材料,而最近的一次就是2019年7月,将交易的支付方式由发行股份变更为现金收购。

但这一切的努力在如今看来都成了徒劳,收购Playtika一事最终还是画上了句号。

2

然而时间无法暂停,这3年的时间当中,巨人大量的“成本”消耗在了收购Playtika一事上。

根据相关的财报资料显示,2016年上半年,巨人网路的营收为10.5亿元,净利润为4.68亿元,其中游戏业务的收入10.14亿元。

而随着2016年下半年《球球大作战》这款手游的爆发,巨人的业绩开始高涨,在2017年上半年期内实现营收约14.03亿元,同比增长33.61%;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6.97亿元,同比增长39.55%,其中游戏业务收入13.99亿元,同比增长33.53%。

进入2018年后,巨人的业绩开始出现止步不前的状况,上半年的总收入为19.99亿元,但其中有6.38亿元的收入为收购旺旺金融后所带来的金融业务收入的并表,剔除这部分收入游戏业务收入为13.57亿元,相比2017年已经出现小幅度下滑。

到了2019年上半年,游戏业务继续下滑至12.89亿元,相比于2017年上半年而言,少了1亿元的收入。

从财报中可以明显看到,在这三年间,巨人的业绩止步不前。

3

到底是不是因为在内部看到了增长的天花板,继而将目光聚焦于依靠寻求外部力量的帮助,还是因为将目光聚焦于了在外部寻找突破而导致了内部的停滞不前,这是一个有趣的因果关系。

但毫无疑问的是,如果单看业绩表现,Playtika的确是一个十分优质的资产,数据显示Alpha在2017年、2018年的营收分别为77.1亿元、99.7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8.9亿元、24.1亿元,截至今年一季度末,Alpha公司总资产393亿元、净资产361亿。

以305亿元的价格收购Alpha,无论是从市盈率去看,还是资产表现去看,都是一个看上去合理的收购,但事与愿违。

而随着最终这起并购案的结束,我们也无法判定对巨人到底是好是坏,因为正如前文所说,这个因果关系极为有趣。

在失去了一个可以依靠的外部力量后,巨人的内部力量或许会出现相关的转机。

因为从当年的端游巨头转型手游以来,除了腾讯与网易这两大巨头外,实际上我们会发现一个特殊的现象,即这些端游巨头无一例外极其的依赖端游的IP,而在创新上有所不足。

盛趣(盛大)以来的是传奇、龙之谷这两大IP,畅游是天龙八部、完美世界则是完美世界、诛仙这两大IP、金山是西山居,而唯独巨人,在征途IP之外,诞生了《球球大作战》这一可以被称之为现象级的手游。

这证明了巨人在游戏的研发商和运营上有着一定的能力,可以推出好的产品。

4

当然值得一提的是,巨人是否彻底放弃了资本上的动向也不一定。

就在今年的9月份,港股上市公司乐游科技披露重大收购事项,公告中称,该公司目前正与多名独立潜在投资者就可能交易进行初步讨论,其可能采取的形式为可能收购由该公司控股股东之一郁国祥于公司实益拥有的权益,或可能收购集团业务的主要部分。

颇为玩味的是,2018年11月份,在巨人网络重启对Alpha的收购案后,几乎同一时间Alpha出现在了乐游科技的控股名单当中,持股比例达到了17%,为上市公司第二大股东,郁国祥持股61%,为第一大股东。

另外一方面,在收购Alpha一案中,郁国祥实际控制的公司上海瓴逸和上海瓴熠合计出资10亿美元持有Alpha21.74%的股权。

其中,在去年证监会终止审核巨人网络收购Alpha后,网络曾传闻史玉柱与郁国祥传出不和,此后就出现了Alpha收购乐游科技股权一事。

此外,2019年中报显示,Alpha公司持有乐游科技16.83%的股权,为上市公司第二大股东,郁国祥持股乐游科技69.21%。

在Alpha收购乐游科技股权后,郁国祥一直在增加持股从61%增加至69.21%,但在9月20日披露重大收购事项时,郁国祥的持股下降至52.37%。

从今年8月30日开始,乐游科技的股价就开启了上升通道,从约2港元/股,到今天为2.62港元/股,2个月时间股价飙升了30%。

同期其它在港上市的游戏公司股价却并没有出现较大波动,其中如IGG、创梦天地等游戏公司股价与8月底相比并未出现明显变化。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在不计算腾讯的情况下,乐游科技的市盈率是在港上市的游戏公司当中最高的一家,达到了50倍,而其它游戏公司普遍在15倍以下。

但乐游科技的业绩其实并不算突出,2019年上半年财报显示,乐游科技的营收为1.06亿美元,同比下滑2%,毛利6390.8万美元,同比减少13.4%;净利928.8万美元,同比减少26.3%。其中游戏业务收入9140万美元,同比下滑4.8%。

营收下滑的另外一面是公司旗下的核心产品《Warframe》(星际战甲)对业绩的影响持续升高,目前已经占比超过整个游戏收入的90%。

然而《Warframe》的发行时间是2013年,这款产品还能支撑乐游科技多久值得关注,乐游科技还有没有替代品也值得关注。

总之,乐游科技到底是不是一个好的资产,又会不会是史玉柱和巨人网络来接盘,目前来看一切还是一个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