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一种再熟悉不过的刷屏方式,爆款剧《致命女人》第一季于上周完结。短短十集的体量,不仅斩获豆瓣9.3的高分,而且每次更新都会被顶上微博热搜榜,大结局更是引发无数网友和各大媒体争相讨论,其在中国的热度甚至超过美国。

  谈及这部剧的魅力,“爽”“女性意识”“复仇”等是被频繁提到的关键词。大结局也不负众望,让观众直呼过瘾。本期全媒派(ID:quanmeipai)就带你走近《致命女人》,看爽剧背后的爽点套路为什么总让人嗨到停不下来。

  多元角色三条主线,爽点不同招招“致命”

  《致命女人》以一栋房子为纽带,串联起了三个时代分别生活于此的三对夫妻的生活情景。

  影片一开头就介绍了三对夫妻的大致背景,并通过三具尸体暗示了杀戮结局,让观众产生了疑问和兴趣:被杀者是谁?杀人者又是谁?《致命女人》要讲一个怎样的故事?

  随着剧情发展,观众逐渐窥到了三对夫妻婚姻生活的全貌。

  

从《致命女人》看爽剧热潮:影视剧三千,观众为何因它而狂?

 

  1960年代的故事以女权主义复兴为背景,夫妻角色的设定是温柔多金丈夫Rob+贤妻主妇Beth Ann。这段貌似完美的婚姻却因为女主角发现丈夫出轨而分崩离析。最后,在看破丈夫自私、冷酷、不忠的本质后,Beth Ann毅然决定为女儿复仇,借邻居之手杀了丈夫。

  “出轨”“家暴”“复仇”成为60年代这条剧情线里牵动用户情绪的高潮点。在父权话语体系下,从饱受束缚到逐渐觉醒,独立果敢的Beth Ann受到观众的一致喜爱。在她的身上,映射出了当代女性所追求的品质——有勇有谋独自美丽,渣男丈夫必须手撕。

  女性走出家庭寻求独立与男权的压迫限制之间的矛盾如何解决?编剧选择了用暴力来结束这一切。所有恩怨情仇在三声枪响后烟消云散,正义得到伸张,Beth Ann也如观众所愿逃离了丈夫的掌控,获得生活上的自由。这段故事结束后,观众在社交媒体上一致叫好,为渣男受到惩罚而喜大普奔。

  

从《致命女人》看爽剧热潮:影视剧三千,观众为何因它而狂?

 

  1980年代的设定则更显轻松开放。操着一口伦敦腔的Karl一上来就俘获了观众的心,上流贵妇Simone飒爽的行事风格,也让情节充满了戏剧趣味。然而,同性恋丈夫长期出轨的设定,制造了一个巨大的冲突点,在Simone发现了骗婚真相后,原本美满的婚姻关系急转直下。

  为了满足虚荣心,这对夫妻维系着一段名存实亡的婚姻关系。最终Karl被艾滋夺取了性命,Simone不再为他人眼光所困扰,在送走丈夫后,继续秉持着“老娘天下第一美”的态度享受着生活的精彩,她与年轻的Tommy之间的“忘年恋”也戳中了一大批女性观众的心。

  Simone的形象——不依赖男性而生存,拥有自信、美丽和富裕资产——某种程度上契合了当代女性对自己的理想要求。在当代婚姻关系中,“我”而非“我们”的理念愈发获得强调,婚姻对女性单方面的过度束缚也愈发被排斥。正常的道德范畴里,“自我的快乐和满足”意识正在超越传统的家庭责任。

  

从《致命女人》看爽剧热潮:影视剧三千,观众为何因它而狂?

 

  2010年代的设定则体现出了后现代主义的思想。妻子Taylor作为双性恋和家庭中的breadwinner,与丈夫Eli实行着开放式婚姻。这种“新潮”的关系随着第三者Jade的加入而失去平衡。最终极端的Jade自食恶果被反杀,懦弱的丈夫反而存活下来,与妻子回归传统婚姻的生活模式。

  开放式婚姻是一个大胆而创新的议题,然而Jade的反派形象吸引了大量的注意力,似乎掩盖了这个议题本身的价值,成为观众关注抑或说口诛笔伐的集中对象。毕竟,所谓的“小三”和“绿茶”等从来都是极易遭到厌恶的设定。

  在Taylor的婚姻关系里,传统的丈夫和妻子的形象发生了对调,也产生了更多不协调感。对于如何解决这对夫妻的矛盾,编剧给出的办法是妥协并回归传统的婚姻模式。第三者自食恶果的结局让观众拍手称快,但另一方面,和好如初的结局和被搁置的婚姻问题,则让人觉得在嗨爽之余好像还有点美中不足的地方。

  

从《致命女人》看爽剧热潮:影视剧三千,观众为何因它而狂?

 

  三条剧情线里多元的女性形象和复杂的婚姻矛盾,让观众在看一部剧时,体会到了三种套路集中轰炸的紧张刺激感。各种敏感的两性情感问题在这里纷纷上演。从三位女性的蜕变过程中,身处不同生活背景的观众都能找到代入感,致命女人们的反抗也寄寓了当代女性独立自主的思想诉求。这些文化因素,为影视剧在互联网上的炸裂传播提供了基础。

  但遗憾的是,种种女性诉求与父权体系间的撕扯争夺,还是被草率结局了。暴力、不可抗疾病、回归传统......剧情的呈现是一种答案,但可能并不是最佳选项。体验了密集的爽点后,我们也许还可以思考更多其他的可能性。

  爽剧套路大赏:你为什么欲罢不能

  《致命女人》的火爆,让爽剧再次得到媒体的大量解读。这一影视剧类型为何成为现如今市场上的香饽饽?什么样的爽剧能够从红海中脱颖而出?虽然观众的喜好有时捉摸不定,但成功的爽剧总有套路可言。

  现实很骨感,爽剧很丰满

  影视剧的爽点分为多种形式,有主角一路升级打怪的爽,有主角先抑后扬上演终极复仇的爽,还有配角突袭“反杀”主角的爽……可以说,人类的白日梦有多精彩,爽剧的题材就有多丰富。不过,我们从爽剧中获取快感,归根结底还是想消遣、排解和调和现实中的其他情绪。

  在爽剧中看似唾手可得的东西,在现实中往往需要耗费巨大的精力和代价来获取。成人世界的复杂,也注定了我们无法随心所欲,特别是在人际交往中,大家都带上了一副枷锁,想做到真正的我行我素并不容易。

  

从《致命女人》看爽剧热潮:影视剧三千,观众为何因它而狂?

 

  而当我们现实中的欲望因种种原因无法得到满足时,一部爽剧就可以轻松帮你找到疏解口,排出情绪垃圾,加满能量格。观众需要做的,只是轻轻点击屏幕进入角色,然后命运之神就会开始眷顾,主角光环让每个人无论做何事都能有恃无恐,2018年爆红的《延禧攻略》便是将这个套路发挥到了极致。

  有仇报仇,有恩报恩,爱恨分明,绝不手软,在一众傻白甜女主中,清宫版的“致命女人”魏璎珞显得特立独行,以一己之力挑起了全剧爽点,在传播上做到了男女通吃。

  对于观众而言,当看到爽剧主角活得自由潇洒,配角跟着走上人生巅峰,除了单纯地看着过瘾外,恐怕也会产生“我也想这样过一生”的幻想和期待。

  

从《致命女人》看爽剧热潮:影视剧三千,观众为何因它而狂?

 

  玛丽苏到大女主:新瓶旧酒仍买账

  “玛丽苏”“傻白甜”大行其道的过去,观众喜好身世凄惨、善良平凡、单纯无害的女性角色。这类女主大多平平无奇,却总能吸引一大批优质男性,在各种甜蜜爱恋加持下走上人生巅峰。这样的人设无疑让平凡的我们有了很强的代入感,枯燥的日常在粉红滤镜的修饰下,足以让大批观众心跳加速。

  不过,吃多了“爱情为王”的甜腻点心,观众逐渐对编剧千篇一律的套路感到乏味和失望,傻白甜女主的眼泪再也无法唤起同情心,“鹿小葵,加油”一类的梗甚至成为群嘲的对象和标签。

  

从《致命女人》看爽剧热潮:影视剧三千,观众为何因它而狂?

 

  如何让女主智商在线,不完全依靠男性角色的同时依然能够一路闯关?编剧们灵机一动,大女主剧应运而生。尽管并不是所有大女主剧都是《致命女人》式的爽剧,但从观众反馈来看,爽剧热潮的确蕴含了比较明显的观剧趋向。

  从《极光之恋》里的“爱女主者昌,逆女主者亡”,到《延禧攻略》里的“我命由我不由天”,女性角色成功的方式已经悄然发生了改变。同样是一部女人的成功史,有些甚至只是新瓶装旧酒,但“强势、独立”代替了“柔弱、依靠”,成为爽剧女主形象的关键词。在观众看来,这样的女人才真正“致命”,这样的平步青云才符合常规逻辑。爽剧反玛丽苏的新套路,显然更符合当下的审美需求。

  追求快节奏,拒绝慢消化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影视剧穿透传播圈层,也越来越讲究这一要诀。在碎片化时代,观众很少有大把的时间陪着主角慢慢成长,快节奏成了爽剧成功的必备要素。

  教科书级别的《延禧攻略》,可以让主角在半个小时之内完成“化解危难-惩治坏人-救助同伴-再次让坏人自食恶果”四个步骤。“社会魏姐”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给坏人发盒饭的速度远超其他影视剧主角,相较于《甄嬛传》中嬛嬛平均耗费两三集才能扳倒一个恶人,《延禧攻略》如此高效的剧情焉有不爽之理?

  

从《致命女人》看爽剧热潮:影视剧三千,观众为何因它而狂?

 

  现代生活中的人们,追求情节的高潮迭起、反转变化,如《天盛长歌》《如懿传》一般细水长流式的叙事方法很难再博得这一代用户的欢心。立意可以不深刻,但一定要符合心理预期,充满刺激感,这是被日常琐碎缠身一天后的观众们在娱乐放松时最真实的内心欲求。倍速观看视频现象的常态化,便赤裸裸地暴露了两个特征:第一,剧情太水;第二,观众太忙。

  此外,如果剧情过于费脑,那也很可能达不到“爽”的效果。因此,从怼天怼地的《延禧攻略》到高潮迭起的《致命女人》,从一路逆天的《斗破苍穹》到凝视人性的《轮到你了》,掌握剧情中雅俗的平衡是重中之重。

  有些爽剧处理不好便容易跑偏,“无脑”“没逻辑”“编辑瞎写”这类的评价,近来也常见于一些爽剧的剧评当中。这样的爽剧,仿佛是劣质白酒,入喉时一瞬间的刺激和劲道固然让人为之一振,但下肚后才发现食之无味,亦无口舌生香。

  不得不承认,爽剧正在服务更多追求快节奏、拒绝慢消化的观众。经过《延禧攻略》的冲击后,我们对“爽”的要求越来越高,对“爽点”的要求则越来越密集。《致命女人》凭借高超的剪辑和精巧的剧本满足了我们现有的期待和诉求,那么在《致命女人》之后,什么样的爽剧才能再次俘获观众芳心?在这种频密的刺激下,观众是会继续亢奋还是陷入麻木?

  时间很紧,来不及思考,下一部爽剧已经在路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