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模式下,经过层层汇报,CEO很难接触和掌握一线的动态与细节,中台的各种分析、运营以及决策体系,让CEO具备了一线人员的敏感度与细节能力。

  即便不再担任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阿里仍然留有深刻的马云烙印,从组织、文化到价值观,甚至话语体系,莫不如是。

  比如中台概念,2015年由阿里提出,如今算得上是与新零售并驾齐驱的互联网显学。

  关于阿里中台战略起源,有一个广为流传的说法。2015年,马云带领高管,前往芬兰赫尔辛基参观游戏公司Supercell。这家不到两百人的公司,相继推出《部落冲突》、《卡通农场》、《海岛奇兵》等爆款游戏,几年内收入与估值翻番。

  在Supercell,几个人就能组成产品团队,快速开发公测。如果市场反应冷淡,果断放弃,重新开发。多个小团队的反复开发与公测,积累了游戏通用素材与算法,反过来这又加快了开发速度。回国后几经研究,阿里开始推行中台战略。

  当时,张勇担任阿里巴巴集团CEO不久。他解释,在大中台、小前台的组织机制中,作为前台的一线业务会更敏捷,更快速适应瞬息万变的市场,中台将集合整个集团的运营数据能力、产品技术能力,对各前台业务形成强力支撑。

  几年过去,中台对于阿里业务支撑与带动作用非常明显。阿里巴巴集团CTO、阿里云智能总裁张建锋在不同场合多次提到,由于智能中台,“每年几万亿的交易额,内部只有几百个运营。”阿里财报显示,2019年财年,阿里巴巴中国零售市场的总GMV为5.727万亿元,2020财年,这一目标是1万亿美元。

  同时,阿里中台已经成为一种可以复制和输出的能力。张建锋表示,如今在海外再造淘宝天猫,可能只需要两三个月时间,盒马仅用4周就开发上线。

  去年以来,腾讯、百度、京东等互联网公司先后效仿阿里设立中台。这些公司的目的很明确,试图通过中台实现技术的内部协同、节省资源,同时提高效率、加快创新。

  中台日益成为中国互联网公司的标配。

  一路摸索

  中台并不是字面上那么简单。中台在阿里也不是凭空出现,而是有一个漫长的摸索过程,其对中台的思考,最早可以追溯至2007年。

  那一年,阿里B2B业务在香港上市。淘宝亦快速扩张,甚至一口气引进了6名副总,但与支付宝的摩擦也越来越多,最核心的问题在于:支付宝应该独立,还是仅作为淘宝的一个工具。

  阿里“总参谋长”曾鸣在他的《智能商业》这本书中回忆,他2006年加入阿里,头半年大部分时间都在协调淘宝与支付宝的矛盾。当时,从集团层面来讲,对未来缺乏共识。

  马云提议,到海边去开一次战略会,平时大都在西湖边,看看大海,或许会有更开阔的视野。会议地点选在宁波,由于工作人员疏漏,开会的酒店总统套房根本看不到海。曾鸣觉得,从会议环境来说,这是最糟糕的一次,密闭的房间里,大家吵得不可开交。

  但也正是在这次会议上,阿里讨论出了未来十年的战略,提出要做千亿美元的公司,要建立一个生态系统,生态系统的核心是客户、数据和底层的信息流、资金流、物流。其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就是要把所有子公司的数据业务打通,这可谓是阿里中台的雏形,当时被叫作“奔月计划”。

  这次会议,甚至被称为阿里的“遵义会议”。“宁波会议定了几个基调,其中一个就是必须要投入云计算。”阿里巴巴集团数据技术及产品部总经理朋新宇说。

  后来,王坚进入阿里,主导建立阿里云,中台的基础设施得以搭建。

  2013年,阿里在电商体系中,针对商家推出“产品生意参谋”。其实就是基于各种场景和数据,为商家开发的一站式数据分析、挖掘、驱动的产品,商家在阿里实现全盘生意一盘数据,无论是B2B、C2C、B2C,背后的数据是相通的。实际上,这就是商家侧的一个数据中台,只不过当时中台概念尚没有正式提出来。

  “现在行业提起中台,都是说效率、成本、质量,这并不是我们当时的出发点。我们只是相信云计算和中台的力量,做的过程中才慢慢发现了这些。”朋新宇坦陈。

  2015年,在张勇主导下,阿里实现了由PC向移动的转型,张勇也借此接替陆兆禧成为阿里第三任CEO。7个月后,张勇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组织架构调整,正式提出“大中台、小前台”战略。

  张建锋成为新组建的阿里中台事业群总裁,同时作为阿里与蚂蚁金服统一中台体系的总架构师,由他全面负责两大集团中台体系的规划和建设。张建锋花名行癫,2004年加入阿里,做过技术,又负责过1688、淘宝、天猫、聚划算等业务部门,兼具技术与商业背景。张勇认为,张建锋是落实中台战略的最佳人选。

  后来,张建锋担任阿里CTO兼阿里云智能总裁。

  张建锋说,由于中台战略,阿里的服务器、网络、机房都是统一的,数据与计算在一起,业务平台也在一起,到了细分的业务才由各部门工程师负责。阿里中台希望将所有业务方的创新成本降到最低,比如阿里数据中台做好自然语言处理,各个业务团队都可以用。

  石头变石油

  今天,阿里对中台的理解越来越深。

  “为什么我们讲平台和中台不一样?平台是提供能力,中台是提供一个方法。你有这么多数据怎么去管理?怎么去处理?这是一个方法,它既要有能力又要有方法,才能把这个东西跟你的业务完整地结合起来。”张建锋说。

  阿里将中台分为数据中台和业务中台。

  数据中台,提供大量数据产品,包括数据的获取、数据清晰、数据归档和数据处理等,提供一整套服务。比如在新零售中,数据中台可以应用于选址、货品分析、人员分析等。

  业务中台,是把集约化的能力统一包装、提供服务,就像搭积木一样。比如在阿里体系中,业务中台可以提供用户服务、账单服务、交易服务等基础服务,前台淘宝、天猫、饿了么、盒马等业务部门处理账单时直接调用即可,大幅度收缩了后台系统。

  中台也为前台业务创新创造了条件,更加机动灵活。比如,基于中台数据,天猫联合传统品牌商,打造出高露洁爆珠牙膏等一系列爆款产品。

  如今的阿里小二,可谓CEO级小二,因为数据中台让其具备了CEO级别宏观洞察、判断和数据视野。反过来,中台也让CEO成了小二级的CEO。传统模式下,经过层层汇报,CEO很难接触和掌握一线的动态与细节,中台的各种分析、运营以及决策体系,让CEO具备了一线人员的敏感度与细节能力。

  “近两年,在阿里经济体中,从电商到文娱、健康等,阿里云把中台一系列产品、方法、组织变成了产品,产品又变成商品服务。”朋新宇认为,阿里中台战略就像手电筒发出的光,从宁波会议开始,影响和辐射范围越来越广。

  当中台成为一种可复制的能力时,其必然走向更大的市场,如今阿里与多家企业合作,输出中台能力。

  比如,阿里云在5个月内,为海底捞建立起3000万会员的智能服务系统,不仅排号、订位、点餐等基础功能更流畅,还创新性地集成了社区、短视频分享、智能语音交互等功能和新技术,在功能性的基础上,为用户提供游戏、社交、娱乐等增值服务,此外,还有智能客服24小时随时在线。

  另一个例子是华硕,这样的传统企业有大量数据趴在电脑里,没有被激活。阿里帮其构建数据中台,对历史数据进行整理、归类和标准化,形成用户画像,从而唤醒沉睡用户、精准触达潜在用户。数据显示,与传统广告模式相比,华硕导购效益提升了一倍多。

  朋新宇形容说,“以前,很多销售把数据或者资料存在自己那里,就可能变成数据孤岛。数据孤岛并不可怕,但如果数据永远放在那里,就可能变成石头,没有什么价值,而数据中台可以把石头变成石油。”

  朋新宇向「蓝洞商业」等媒体强调,阿里数据中台跟SaaS软件有本质的不同,SaaS以流程效益为主,企业可谓买别人的智慧,包括订单、销售、采购等流程;数据中台核心是数据,其中有不可预知性,充分挖掘会有更好的可能性,第一层是看清楚历史,第二层是发现未知,第三层是改变未来。

  中台成为了阿里推动数据经济的新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