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日的晚上,北京奥林匹克体育中心灯光璀璨,舞台上群星云集,一看就是有大事发生。

  这场晚会不但由胡海泉主持,成龙、王力宏、邓紫棋、张柏芝、迪克牛仔、光良、周传雄、SNH48等各个流派的明星也都纷纷上台演唱了歌曲。

  从《龙的传人》到《星语星愿》,从《有多少爱可以从来》再到《大城小爱》,从《童话》最后再到《寂寞沙洲冷》《漂洋过海来看你》,华语经典老歌一首接一首,响彻了北京四环边上的夜空。

  当晚成龙在演出时,还出现了一个小插曲,不小心被伴舞的小武僧一个连环脚踢中了肩膀,此事还一度登上了微博热搜。

  

 

  这并不是一场中年人的“怀旧青春”明星拼盘演唱会。

  这是新郎“辛巴(辛有志)”和新娘“初瑞雪”,为自己量身定制的一场简简单单的私人婚礼。

  

 

  左上:新娘新郎。右上:成龙、新浪。左下:新娘、张柏芝。右下:成龙

  这场婚礼成龙的出场费据新郎本人证实是650万,其他明星的出场费也从280万到100万不等,加上鸟巢体育中心的场地费用2000万,这场简单的婚礼总共耗资7000万。

  7000万花出去,但你还是不认识这二位对不对?

  不认识就对了。

  新娘“初瑞雪”曾经是全国最大的微商品牌CBB的创始人,微商们的教母。

  CBB是初瑞雪2014年创立的品牌,创立之初主要是卖面膜和马油皂,后来商品也逐渐扩展到了各种洗化用品。

  

 

  在当时,“厂商供货、免费代理、质优价低、品质保障、无需经验、只需一部手机、在家全职兼职都能做”的口号日常响彻朋友圈,微商之风盛行。

  不光声势浩大,CBB的商业模式也很偶摩西罗伊:忽悠代理大量囤货,再让代理努力发展下线赚取进货差价。

  但好景不长,一年后CBB就被央视报道为传销组织,各种幕后的信息也开始浮出水面。

  比如CBB的面膜一直都是由广州一家代工厂贴牌生产的,根本没有相应生产的资质。

  仅仅是几毛钱成本的面膜,经过层层加价,等发货到微商手里就已经变成了几百块。

  为了把生意做大做强,这位教母还做足了戏。

  小到朋友圈炫富晒单晒收入,组织微商大会,大到给代理商发豪车,和奥巴马合影,所有我们在朋友圈见识过的微商行为,这位教母几乎都是第一创始人。

  

 

  鉴于当时不少人上当受骗,如今在网上随便搜索“初瑞雪”三个字,最匹配的关联词都是“还我血汗钱”。

  

 

  被央视曝光后,朋友圈当然是不能再搞了,于是初瑞雪把割韭菜的镰刀挥舞到了快手上。

  从注册账号开始,初瑞雪就给快手的头部主播疯狂打赏,最多的时候,一场直播可以给别人打赏200万人民币,成功塑造了农村走出来的女企业家的形象。

  原来都以为洗白上岸了,但在初瑞雪自己开直播后,她又把朋友圈传销那一套搬了过来。

  策略和过去也一样,吹嘘自己的产品怎么好,怎么能赚钱,然后吸引粉丝代理产品、卖产品。

  轻辄几千上万,重则几十万上百万的代理费,让上钩的人倾家荡产,因为产品没人能卖出去。

  曾经有一段时间,从初瑞雪这里进货,但却卖不出去的快手用户们,集体改了ID名字,要求初瑞雪退货。

  

 

  而快手官方也很快注意到了这一现象,曾特意给快手头部网红发了私信,要求禁止在直播间给“鹿”和“大龄儿童”涨关注。

  这两个账号,正是教母初瑞雪旗下两个品牌的顶级代理商。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新郎辛巴也有着属于自己的光荣黑历史。

  打开他的快手主页,可以看到含有“农民CEO”的自我介绍,定位似乎主要是忽悠农民群体。

  

 

  辛有志是不是农民不知道,但人家确实是CEO,新闻可以证实这一点。

  

 

  他曾经在日本开中餐馆,确实是一个老板。

  但私底下做的生意是倒卖纸尿裤到中国,这事儿被日本警方定义为助长非法劳动,人还被逮捕过。

  辛有志除了擅长倒卖国外商品,还擅长给粉丝洗着脑。

  据河南电视台报道,今年四月,辛有志的淘宝店铺因为泄露用户信息,导致不少买家被骗走数万元钱。

  

 

  而报道里,受害者之一高女士是辛有志的忠实粉丝,被忽悠瘸了那种,店铺上新必买,属实铁憨憨。

  在被骗五万元后,高女士得到了辛有志亲自录制的道歉视频,看完之后非常感动,感叹“哪家的老板会有你这种行为!”

  我也想问,上哪里去找这么好的粉丝呢?

  辛有志和他媳妇初瑞雪挣钱的套路是不同的。

  辛有志擅长的是厂家直销套路,但商品还是自己CBB集团的那些马油皂和面膜。

  但不管他卖的是什么,粉丝就只管买。

  在他的直播中,就曾出现过一款洗发水产品3分钟内下了5万单的情况。

  今年4月,他更是在一场6小时的直播里,卖掉了近100万单产品,销售额近7000万。

  为了卖货,辛有志还曾包了一辆飞去泰国的专机,飞机外贴着自己的大名,专程去泰国的乳胶枕工厂直播卖货。

  

左二为辛有志

左二为辛有志

 

  现在新郎辛巴818(辛有志)在快手有2528万粉丝,新娘初瑞雪则也有1900多万粉丝。

  一位微商教母,一位代购男神,喜结良缘,珠联璧合,强强联手,打造出了属于自己的商业帝国时代。

  这一切都发生在快手内,外人对这一切一无所知。

  洗白上岸永远都是微商们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步。

  找点人给自己站台,则是最有效的手段。

  成龙做大哥这么多年,除了带兄弟攻沙,也逃不了被微商套路的命运。

  因为初瑞雪和辛有志举办的这场演出,本质上既不是一场演唱会,也不是一场婚礼。

  而是一场大型用明星攒人气的直播卖货活动。

  就在在婚礼演出接近尾声的时候,趁着人气还没有下降,新郎辛巴毫无征兆地在现场进行了直播卖货。

  短短一个半小时,直播下单的销售额就超过了1.3亿人民币。

  也就是说,这场演唱会刨去演出本身的花销,不算货物成本,这两口子赚了近6000万。

  其中销量最高的是一款单价69元的口红,销售量达到了50万单,总销售额3500万。

  

 

  辛有志的快手店铺,998元一只的口红,截图显示卖了240多万单

  不需要代理,不需要拿货,买给自己买给家人,这是厂长直销。

  “微商”摇身一变,成为了“电商”。

  这也并不是快手上第一个请明星出场,来给自己赚钱的“电商”老板。

  就在上个月,已经被快手封号的“铁汁二驴”也给自己的老婆办了堂会,二驴的堂会请了华少做主持人,陈慧琳、关心妍、李宇春以及林志颖做嘉宾驻场。

  目的自然也是直奔卖货去的。

  

 

  在堂会当晚,驴嫂涨粉100万,销售额超过了3000万,产品同样是自己生产的化妆品。

  

 

  卖化妆品的都转去搞电商厂家直销了,搞传销的也得与时俱进用互联网思维壮大队伍组织。

  快手的“吴召国”就是一个,他总能弄到和名人合影的机会,这一点真的是非常企业家风范。

  

 

  打开快手搜索吴召国,可以看到他和他的合伙人们。

  

 

  快手推荐页的推荐算法是这样的,只要你点进某一作品,它就会推送其他类似作品。

  于是就有很多他的合伙人(下线),专门利用吴召国作为封面标题,只要你打开一次吴召国的视频,就会被大批量的推送更多合伙人账号的作品。

  

 

  这些下线大多都是播着他的演讲录像。

  总结就是两点:1.他自己有多牛逼 2.你无论学历多低,只要努力就会成功。

  简单粗暴。

  

 

  吴老板的企业,经营模式也很简单,就是不断在快手上招人,招来的都是合伙人。

  创业索要具备的能力也很简单,只要会玩手机就行。

  被骗上钩的用户只需要交一份创业基金,什么都不用做,交钱就完事儿了。

  在所有的宣传小视频里,吴召国也从来没有介绍过产品。

  打开所有合伙人的主页统统都在介绍老板早中晚参加晚会、各种慰问群众、打着鸡血喊口号,比川普还要忙。

  而那些上了当的快手用户,加入后也不需要卖货,只要跟着发吴老板全国各地视察的视频、鸡血成功学洗脑视频即可。

  视频发完后,就可以自己开直播,招人加入发展下线。

  除此之外,今年6月,吴召国还上线了“未来市集”App。

  而对于这款App,产品介绍是这样写的:

  “这是一款社交应用类圈层电商移动端App,宣称“自购省钱,分享赚钱”,适宜碎片化时代的应用场景,通过社交分享,链接资源实现分享。”

  对不起,我一个互联网五年从业者,愣是读了好几遍但还是没搞懂是要做什么,每个字都认识,连起来就懵逼。

  不懂没关系,很快吴老板就宣布,“广州未来集市科技”已获得赛富亚洲、华创资本、360金融的三轮融资。

  这个App的模式赚钱的模式为分销模式,简单点说就是一个传销电商App。

  而如果你要进这个App做店主,想成为未来集市店主,分享社交电商红利,还需要购买价值399元的商品。

  如果店主想赚钱就需要继续拉人进场入驻当店主。

  很多用户发现交钱后不但没有人发货,也没有人退款,人工客服也永远没有人在线。

  

 

  微信官方还是给力,上线仅不到10天,未来集市公众号就因“涉嫌违规分销”,在7月初被微信官方封号。

  

 

  号称三轮融资的投资方赛富亚洲、华创资本、360金融也并未在广州未来集市科技及吴召国旗下思埠集团的工商注册中有任何体现。

  用快手做自己的形象人设展示,用自己的App做自己的韭菜基地。

  这招实在是高。

  搞成功学加盟的用户除了吴召国,还有其他很多人。

  搜索励志、成功关键词,随便点开一些头部账号主页,都是“农民出生”、“励志演说”、“未来趋势”、“送豪车”、“开分公司”、“生意经”。

  

 

  

 

  即使是富可敌国的沙特王子,也不敢一口承诺送5辆劳斯莱斯和10辆玛莎拉蒂以及100量奔驰宝马。

  但是我们的波哥励志老师就可以。

  等你真的加了这些骗子的微信,就等着交学费,帮人做下线吧。

  互联网时代下的传销,骗子玩的花样翻新,包装的人模狗样。

  挣了那么多钱了,还各个排着队要带你致富,都是大善人啊,我都不知道我祖上积了多少德。

  从微商教母到传销之父,神棍和骗子在快手疯狂建造自己的“商业帝国”。

  8月20日,快手官方紧急出台政策,禁止快手电商在网红直播间挂榜销售商品。

  如果主播直播间出现有电商主播打赏到榜首,且存在卖货的行为,主播很可能将被直接封号。

  

 

  像教母初瑞雪这样,动不动给人刷200万人民币,壮大自己微商事业的机会也一去不复返了。

  不过就算是微商摇身一变,成为了厂家直销的电商,依然无法真正解决从微商时代就遗留到现在的问题:产品是否是三无产品?产品的卫生安全是否有保障?有没有样品的质检报告?

  这些问题的答案恐怕只有网红和买了他们货的粉丝们才心里清楚。

  不过就算是购买了产品,这些粉丝可能也不想站出来承认自己买到了三无产品。

  毕竟智商够数的人,根本就不会去买。

  就在昨天,刚刚邀请成龙参加完自己婚礼的教母初瑞雪在自己的快手动态里说,自己想退出网络了,退之前想把自己的事迹拍成电视剧。

  

 

  微商办个婚礼都能请成龙,演电视剧那肯定也得是最火的明星出演吧。

  流量圈的小生们,一搏、一龙、还有和会唱、跳、rap和篮球的阿坤,应该都有可能接洽这个剧本。

  让我们拭目以待88集大型电视连续剧《微商大业》登上各大卫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