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一点财经”(ID:yidiancaijing),作者刘亚杰,编辑刘煜。

2018年5月8日,北大120周年校庆创新创业投资论坛上,看着台下学子眼神洋溢着憧憬与期待,已经40岁的傅盛亦心潮澎湃,遂情真意切地讲了一句赞美中不失鸡汤美感的咏叹:

“年轻人最不怕的就是失败!”

或许是情到深处,向来严谨的傅盛没有给年轻作任何限定。他应该说,“真正的年轻人不怕失败”,毕竟在如今世道,太多人向嘴角眉间注射太多的杂质,额角唇边涂抹厚重的红白,装嫩。

在娱乐圈,很多人这么干,如今手机圈同样如此。

不论出道时风行校园的MP3,还是定制机时代异军突起的音乐手机,魅族总能找到与年轻人沟通的方式和语言。在所有人习惯微信、微博,甚至领英、易信等时代社交工具,魅族仍有办法让一群唇红齿白的面庞,泡在陈旧论坛上咿咿呀呀。这曾是一种逆生长的力量,很多人看不懂。

如今,魅族病了,而且情势奇险。创始人黄章讲述了身上痛楚,各方才发现,原来面上魅族如此青春,实则一幅龙钟老态。经过手机行业一场秋凉,魅族突然忘记了成功的心法,暴露出的问题竟然是领袖的独断专行与刚愎自用,这些垂暮企业才有的病灶——魅族已经不是青年领袖,却有点像天山童姥。

细细算来,魅族已经16岁,比起10岁的vivo、9岁的小米、6岁的一加,年纪都要更大。如今的魅族,不是在青春期跌倒,而是患上了“更年期的抑郁症”。

01|魅族坠落

2018年,魅族过得并不好。

按照IDC的统计数据显示,中国市场总共销售了3.98亿部智能手机,魅族只卖掉405万部,行业占比仅有1%,同比大幅下滑79%。

如此断崖式的数据,曾在2017年出现,当时深处现金流断裂困境中的金立,以全年出货量3000万部,同比下滑33%的成绩沦落进“下滑榜”。

魅族没有遇到金立相同的难题,却有了2倍的下滑速度。

表面上,形势的急转直下,并未对魅族造成过多影响:2019年行进过半,魅族共举行四场新品发布会,分别发布了魅族Zero、魅族Note9、魅族16S与魅族16Xs。

在一年前,相同的时间内,魅族同样发布魅蓝S6、魅蓝E3、魅族15、魅族6T四款产品,节奏没有凌乱。

不过这四场发布会中,魅族已经逐渐体现出疲态。

根据公开报道,2019年的第一场发布会,魅族要推出的是全球首款无孔设计新品魅族Zero。能够抢到创新技术的时间窗口,令各方兴奋不已。

不过最终,魅族只是将摄像头对准办公室,在B站直播频道举行了简单的发布会。魅族高级副总裁李楠口述产品的各项参数,让新技术的揭幕式异常尴尬。

更为无奈的是,魅族并未打算正式量产该产品,而是仅以概念机的形式展示。若非最后一刻,魅族高级副总裁李楠拿出了样机简要演示,这场发布会险些成为手机行业“PPT造机”的首案。

当时,该产品以众筹形式推广,目标设定为10万美元,最终只完成45%,仅有29人申购24部手机。

*3月5日,黄章在魅族社区回应:此次众筹就是市场部瞎搞的,无孔手机只是开发部的一个预研项目,我们从来没有打算要量产这个项目。

此后的三场发布会中,魅族放弃了动辄容纳上千人的高端会场,也不再邀请歌手开场表演,简单朴素成了这家公司最新的风格。李楠静静地讲,观众静静地听,这太不魅族了。

更无奈的是,魅族Note9以及魅族16S两款产品均表现平平(5月30日魅族16Xs发布,未上市),热度很快被随后发布的新品掩盖。魅族如此之快的衰老,让所有人惊讶。

众多观点认为,2018年产品销量大幅下滑,已让魅族内部十分空虚,无力支出庞大的营销费用;线下渠道不断萎缩,也让产品很难触达更多用户。

2018年3月和6月,魅族两次传出裁员风声。黄章否定了“公司将裁员至1000人规模”的说法,不过有言论表示,公司第三方服务人员、部分省代直营部门已全部裁撤。

年末,魅族已是军心涣散的队伍,因此进入2019年便没了战斗力。“这其实就是缺钱综合症。”一魅族前员工公开表示。

02|黄章的败局

看到青春不在的魅族,黄章自然难平心绪,不过制造这一切的何尝不是他自己呢?

2016年,中国手机市场的销量增长幅度开始下降,不过手机平均单价开始提升。相关数据显示,2015年第一季度的平均定价为1207.81元,一年后已经提升至1643.76元。厂商们开始投放价格更高的产品,用户也开始适应用更高的成本,购买更好用的手机。

黄章有异于常人的敏感,自然体会到新趋势的凛冽。

这一年魅族卖掉了2200万部智能手机,这总要归功于“老白”白永祥、李楠、杨颜组成的“铁三角”。

不过由于面向普及市场的品牌魅蓝,以及魅族的中低端机型占比过高,如此结构显然不符合市场发展需要。找到愿意掏更多钱卖手机的用户,魅族必须改变。

进入2017年,“铁三角”给了黄章改变的理由。

7月26日,魅族发布Pro系列新品Pro7与Pro7Plus。由于创新的双屏设计,以及联发科Helio P25的配置并未获得市场肯定,最终全线产品销量惨淡。魅族被迫积压大量库存,不得已降价销售,一年后,Pro7系列的售价,已经从最初的2880元起步,将至1249元。

这样的尴尬,让黄章难以忍受。因为就在新品发布时,行业内全都是“华为P10半年销量破600万部”的声浪——P10系列的起步价为3788元。

“外来的和尚会念经”。黄章失去对“铁三角”的信心,果断让白永祥开始退居二线,邀请营销大师杨柘主导魅族销售工作。

杨柘擦掉了魅族身上“青春无畏”、“小而美”、“性价比”的基因,甚至将“音乐”——属于魅族代表作MX系列最大卖点——全部抹去,改用语出《尚书·大禹谟》“惟精惟一”作为口号,改造魅族底层代码。

在黄章的主导下,阳光青年魅族插上了传统文学的翅膀,这样的改变过于颠覆,过于震撼,最终产生了负面效果。

杨柘在魅族种下魅蓝S6/E3/6T、魅族15/16/Note 8等大量种子,最终却全面欠收。他曾经用“心系天下”成就了三星的万元机型W系列,用“君子如兰”、“似水流年”、“爵士人生”炮制华为P7/8、Mate 7等销量百万级销量,却没能改变魅族。

2017年魅族销量已经降至2000万部以内,2018年上半年增速持续下滑,销量已降至不到700万部。2018年的魅族,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倒退,用户不断被稀释。

不久后,黄章拿下杨柘,断了培养魅族格调的念头。经过这两轮折腾,黄章不再相信任何人,只相信自己。

出现问题后,黄章并没有理会外界的意见让“老白”出山。其还同时放逐负责系统开发的杨颜离去,赶走了国学大师杨柘,引入珠海国资基金支持后将李楠踢出核心管理层。

自此,“小而美”与“惟精惟一”都捏碎在黄章手里。

不过他不愿承认事实,因此不断向外界宣泄自己的不满:他拒绝原谅“老白”开发PRO 7的失误,也不肯接受被竞争对手超越的事实,还将贸然尝试创新技术的“铁锅”甩给了市场部。总之,所有的错都是别人的。

03|或止于“折腾”

2018年中,黄章的言论频繁在互联网出现,直言“这么多年我没管公司就是个错误。我回归也是对前几年公司策略和人事的否定。”

而一点财经在和众多行业人士交流中,得到的较为普遍的看法是——其实魅族如今的凌乱与操切,根源正在黄章。

无论继续坚持“小而美”的初衷,还是改旗易帜“惟精惟一”的情怀,只要魅族不畏困难,都有可能成功。不过在黄章折腾下,在坚守传统与放手创新之间震荡跳跃,最终摧毁了企业内部的化学反应,落得一地琐碎。

回顾手机行业来时路,历经过出货量高峰的癫狂,如今承受用户热情减退的萧索。大喜大悲、大起大落之间,折腾似乎已经成为常态,只是结果普遍惨淡。

2015年5月,为圆自己高端商务手机的理想,360董事长周鸿祎整合酷派旗下互联网品牌大神,推出了奇酷手机。不过由于奇酷产品定位与大神原始用户分属不同群体,最终让这个品牌一直停留在不上不下的夹层中。

联想同样心乱不靖,为了抓住移动时代的尾巴,在收购MOTO品牌之后,又开始创立ZUK和青檬等新品牌。一阵折腾之后 ,ZUK与青檬均已不复存在,联想主品牌与MOTO销量也未见高升。

这段动乱的年月,魅族波澜不惊,沉稳的运作,换来了发展的黄金期。台前“铁三角”翻云覆雨,幕后黄章打磨产品,面向普及型市场的魅蓝与面向中端的主品牌魅族各司其职,成就一时兴盛。

在手机市场告别高速增长期之后,黄章表现出过分的恐慌、急迫,以及前所未有的控制欲,于是“一波操作猛于虎”,魅族弯折了平稳航行的轨迹。几番周折,魅族拆散了管理层,牺牲了魅蓝,既不得“小而美”,又难寻“惟精惟一”,行走在商业无间道。

“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当用户开始分流,需要手机厂商开拓细分市场的时候,“合久必分”逐渐成为了主旋律,小米独立红米,vivo培育iQOO,OPPO放飞Realme,不一而终。

不过在一言堂的魅族,黄章一直逆潮而动,2018年主导魅族与魅蓝合并之后, 2019年却又毫无深挖细分市场机会的态势。而魅族也因为自己的一系列纠偏操作,逐渐行走在偏离主航道的方向上。

只是,在不断转身之间,魅族正渐渐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