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露露”一役,三表总结说,腾讯的资产在流失。

  事实可能更严重些,这牵涉一个业务存在的必要性。抛开什么盗号风波和腐败可能性的话题,我们就来粗略算笔账好了,看看引起巨大舆论风波的背后,腾讯到底能赚多少钱。

  按照目前企鹅号等资讯平台补贴用户的标准,“露露”们每生产 1000 阅读量,平台方提供的相应补贴约在 30 元左右,而假如按照行规——每六七条内容左右加入一条信息流广告、每 1000 次广告阅读可以带来的收益约在 40 至 60 元左右。这相当于,平台每投入200块钱,才能换来50元收入。

  这个市场只能靠做大规模取胜。今日头条风骚之余,一度第二的一点资讯一直尚未盈利。

  你自然可以说,前期亏损后期赚钱是互联网常态,但目前各平台之间的内容争夺依然激烈,各家还没法停止补贴,加之2018年下半年以来,广告行业不景气,流量价格反而出现了下降。

  从长期看,广告主只会越来越不信任做号一族建立起的低质流量——由于这个人群购买能力较弱,低质内容转化购买的效率并不够理想。下载量或许是一个重要的效果考核指标,但目前已鲜少有投资机构仅凭用户规模判断一个公司的好坏了——当寒冬来临,红利已过,规模不如利润重要——买量行为也将趋于理性。

  这不仅是对露露的挑战,更是对企鹅号这类做号集中地平台的巨大挑战。

  能够看出,企鹅号的诞生是为了应对头条号,这是一种战略选择。但目前头条的重心早已向视频倾斜。腾讯补贴的钱花得不仅没有效率,还给自己制造了巨大的麻烦。

  腾讯应对此事发起的清退计划看起来难以实施。在目前的商业模式下,优质内容难以和“露露体”对抗,而假如向这些“低流量”内容倾斜补贴,前面的账本则将更不平衡。

  “露露事件”背后,腾讯不仅需要考虑如何改良现有企鹅号运营机制,更重要的是思考它在微信公众号以外存在的必要性和合理性。内容因为流量而成了热闹的生意,但想要做好这门生意,却不是笔简单的账。这就是商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