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不断有便利蜂员工在脉脉职言发布便利蜂正在裁员的情况。包括要求员工主动离职,不离职就以违纪为由强制开除等手段。还有人表示,便利蜂年底已经裁了一批应届生,没有补偿,最近又要裁社招的,也不给赔偿。为防止劳动者抱团,便利蜂此次裁员利用小规模、多批次的方法,包括应届生按比例裁员、社招末位淘汰、社招答辩、文化考核、强制辞退等多重手段。全部没有赔偿。

  便利蜂方面回应表示,是正常年末绩效考核,有些员工业绩没达标,但是许多员工并不认同这一说辞。根据一些员工的说法,两个月前就有高管开始收集部门间交接遇到的问题,每个错误开一人,甚至工时低也会被裁掉,员工疯狂加班。

  1月27日,更有新的爆料称,便利蜂裁员再出新招,要求员工参加数学考试,考试不及格的都开除。还有没收员工电脑、关在办公室不让出去,强制签字等方法迫使员工离职。虽然内部信显示该考试仅仅是测试基层员工的数学和逻辑能力,不会和辞退挂钩,但便利蜂裁员计划已久也确是实情。

timg.jpg

  便利蜂成立于2016年底,2017年2月,斑马资本向便利蜂投入3亿美元。2018年10月,有知情人士透露,便利蜂获得了腾讯和高瓴资本的大笔投资,估值达到16亿美元,腾讯和高瓴资本各占8%。但是这笔融资至今尚未得到确认。

  2017年2月,便利蜂开出了第一家门店,到2018年2月,开店数量突破百家,到2018年9月,全国共开出310余家门店。据悉,如今便利蜂已经在四个城市开设了近600家店铺。2019年的开店速度将是两倍,目标是新开业店铺数量超过1000家。

  两年来,便利蜂一直高调扩张。先是买断北京7-11鲜食合作工厂呀咪呀咪,2018年初又以数千万的价格收购了无人货架运营商领蛙。除了便利店、无人货架之外,便利蜂还布局了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等业务。能追的风口都追了一遍,还在2018年9月于北京海淀大街华奥商厦开出了第一家BeeSelect咖啡馆。

  便利店的营收在于产品、供应链和物流,在于流量转化、客单价和毛利率等等。便利蜂在店面扩张的过程中一度表现出不计成本和坪效的姿态。不同于传统的零售商超,便利蜂的门店干净整洁空荡荡,在寸土寸金的中关村,这样规格的便利店堪称奢侈。此外,便利蜂还有不少消费补贴。对于重资产模式的零售行业来讲,除了开店的投入、自营店的运营成本,还包括生鲜供应链的改造、以及外卖配送环节的投入等。相较之下,便利蜂早期的3亿美元资金并不算多。

  在这样的资本条件下,便利蜂还同时投入了共享单车和无人货架。共享单车没能成功,大规模投入铺设的无人货架经过几个月之后纷纷撤站。而便利店的模式还没有跑通,仅靠3亿美元,难以支撑飙车一般的扩张速度。

  有经验的团队、与罗森、全家、7-11等老牌便利店差不多的SKU、供应链上的布局,外卖业务的开展,还有将老牌便利店巨头远远甩在后面的开店速度,以及“使用大数据和智能软硬件,突破固有的便利店购物体验”的愿景,便利蜂的形象可能是光芒熠熠。

  另一方面,外界对于便利蜂的模式也多有诟病。激进扩张,不计成本试错,对共享单车、无人货架等曾经的“风口”盲目追逐,重资产模式下的运营压力、老牌玩家都没能做到的速度......便利蜂的扩张看起来是不成逻辑的。对标的企业从7-11、全家、罗森,到共享单车企业,到盒马、每日优鲜等等,便利蜂更像是一个讲故事的。

  便利蜂的愿景中提到,要“通过互联网的方式,改良现有的零售模式”,还提到“大数据和智能软硬件”。便利蜂王紫曾经表示,便利蜂将门店视为整个服务网络的物理节点,采用细化到每平米的网格式管理,监控动销情况,用算法驱动优化坪效等等。

  但是在数据方面便利蜂究竟做到了什么程度,我们不得而知。不论是7-11这样的老牌便利店还是阿里生态下的拥有数据和技术资源加持的新物种盒马,当前可能在很多方面都比便利蜂拥有更强的壁垒。而长期的利用数据对供应链、运营、输送链等各个环节进行改造,其他头部玩家的机会更大。

  早在2017年9月,便利蜂就经历了一次裁员风波,当时也是以“人力资源梳理”为由,裁掉“业绩表现与业务需求不匹配的员工”,占比2%-3%。当时裁员的范围涉及到直接负责店铺前期选址、签约的开发部门,也包括与政府资源对接的公共事务部门。不论是开店速度不及预期,还是政府补贴没有到位,都可以成为裁员的理由。

  而这一次酝酿多日的裁员以及五花八门的手段折射出的状况,是便利蜂在2018年的业务表现和运营情况可能不及预期,以及2019年将继续缩减成本,寻找更好的生存方式。如果腾讯和高瓴资本的投资消息属实,且资金到位,那么便利蜂在2019年又会为腾讯系的新零售布局讲出一番什么样的新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