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17日晚间,酷派集团发布公告,委任陈家俊为执行董事、行政总裁及提名委员会成员。距离上一任CEO蒋超被罢免一切职务、终止所有相关合约及雇佣服务才过去不到一个星期。突如其来重大变动引起外界对酷派未来走向的关注。

  曾经国产四大手机品牌“中华酷联”如今命运各不相同。其中之一的“酷派”曾在2012年到2014年实现了从116亿港元到154亿港元、196亿港元的营收三级跳,并且排进国产手机前三。然而之后酷派的营收数据逐年大幅缩水。直到2018年12月,酷派才对外公布了2017年的全年财报,总营收33.78亿港元,较2016年同比下滑57.61%,全年亏损27.23亿港元。截至2017年底,酷派资产负债比率为80%,上年同期为58%。移动电话及配件销售、无线应用服务、融资服务,这三大板块的营收均在2017年呈断崖式下跌,其中销售移动电话及配件的收入占比为96.62%。

  昔日风光无限的酷派,如今几乎到了查无此牌的境地。只有看到“酷派起诉锤子,索赔450万元”、“酷派罢免CEO蒋超”这样的新闻,人们才能想起还有这么一个手机品牌。

  随着电信运营商补贴下降,订制机的时代开始远去,原本依赖运营商渠道的酷派逐渐失去优势。2014年12月,酷派与360牵手成立合资公司奇酷,奇虎360持有奇酷45%的股权,酷派占55%。奇酷负责互联网手机,酷派负责运营商和零售渠道。2015年6月,乐视出资21.8亿港元购买了酷派18%的股份,成为酷派第二大股东。最终在股权之战中,360公司所持奇酷科技股份增加到75%,酷派因为与360签订的股份调整框架协议交易,产生预期亏损18.9亿港元。

  2016年,乐视系再次以10.47亿港元增持酷派近11%的股权,持股28.78%成为酷派的第一大股东。然而酷派和乐视的重组最终变成了一个双输的局面。管理方面的混乱,产品策略的无效,开发投入大量资金、销售能力却不足、巨额亏损负债累累。随着乐视崩盘,酷派也迅速陨落。

  2018年1月,乐视系香港子公司乐风移动以0.9港元/股的价格,将所持8.97亿股酷派股份出售给威日创投,乐视所持酷派股权从28.78%降至10.95%。1月11日,乐风移动继续出手,将所持剩余酷派股权悉数转让给威日创投。经过两次交易,酷派彻底告别乐视系。

  与乐视绑在一起的两年,酷派持续亏损,经销商退出,高管不断离职,裁员风波、甩卖资产......市场也已经变了天。国内手机市场被华为、小米、OPPO、vivo等牢牢把持,智能手机市场整体低迷,酷派在手机领域没了翻身的机会。但是2018年,酷派仍然在手机业务上做了很多事,移动电话及配件销售仍是主要的收入来源。2018年酷派先后推出了Cool 2、酷玩7、酷玩7C、酷派M3,又在中移动合作伙伴大会上推出酷玩8、锋尚K2pro和锋尚K3C三款新机。然而这些低端机已经毫无竞争力。2018年让酷派回到大众视线的几则新闻,除了和乐视撇清关系之外,就是起诉小米侵权和起诉锤子拖欠货款。相比之下其推出的多款产品没有任何水花。

  随着手机业务日薄西山,酷派也开始追逐5G的机遇,并且在5G方面有一定的积累。自2012年以来,酷派就开始在5G方面进行投入,组建团队进行研发,参与3GPP、IETF和CCSA的标准化工作。到目前酷派已经申请5G相关专利约850件,约320件获得授权,约180个专利内容与3GPP标准一致。2018年10月,中国移动终端公司、中国移动研究院主导的“5G终端先行者计划”合作项目正式启动,酷派作为乙方之一签订了合同,酷派还计划在2019年下半年推出酷派的第一款5G手机。在AI方面,酷派也在全球范围内拥有140余件专利,还在美国组建了AI研究院,布局人工智能领域的研发创新。

  虽然国内业务境况惨淡,但是2018年酷派重组了美国团队,管理层来自阿尔卡特和三星美国,销售额占到了酷派的90%,日前还表示将继续开拓北美和加拿大市场。海外或许是酷派新的机会,尤其是北美,仍然由运营商把持渠道,这对一直以来玩转运营商渠道的酷派来说算得上一点优势。然而带着决心准备为酷派在海外谋求新出路的掌舵人蒋超却突然被罢免了在公司及其附属公司的所有职务,“包括但不限于在本公司担任执行董事、副主席、行政总裁及所有董事委员会角色之职务。终止所有相关服务合约及雇佣合约”。

  在蒋超的计划中,国内已经没有机会,重点放在美国,酷派将逐渐变成一家“美国公司”。蒋超出局之后,酷派的走向也无法预料。当前出任酷派执行董事、行政总裁及提名委员会成员的陈家俊,是京基集团创始人、董事长陈华的二儿子,投资者及创业家,拥有南加州大学金融学硕士学位,今年27岁。据悉,威日创投最终控制人为陈家荣、陈家俊兄弟,酷派的公告中显示,酷派最大的股东威日创投全数已发行的股本由陈家俊100%持有。陈家俊当前持有酷派17.83%的股权。

  陈氏兄弟,过往的投资记录中也多次涉及到科技股,包括美图、雷蛇等。但是在陈家俊身上更显眼的是背后的京基集团,是地产标签。酷派手握多个地块,土地价值近百亿元。酷派一直面临缺钱又没法造血的局面,2017年10月开始,就为了解决资金链危机,引入地产开发商,开发手中的土地资源。陈家俊的入局,将有利于帮助酷派进一步盘活手中的土地资源,全面解决资金问题。

  但是在蒋超被罢免全部职务的同时,也隐隐折射出酷派内部在手机业务上的态度或许并不明朗。国内难觅生机,美国业务有不少起色,况且如今除了5G、AI专利之外,酷派还拥有手机相关的专利技术储备13000多件,在手机厂商纷纷出海寻找机会的同时,酷派布局美国算得上一个不错的选择。但随着蒋超出局,情况又产生新的变化,手机市场竞争激烈,全球市场也并不景气,靠手机业务重回当年“中华酷联”的辉煌并不现实,5G业务也强敌环伺充满变数。曾经的双卡双待之王,再怎么辉煌如今都已经被消费者遗忘。落到京基手中,房地产可能成为酷派的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