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权健被查,束昱辉等人被批捕,保健品乱象和直销、传销等话题得到了广泛的关注。一个权健倒下去,越来越多的“权健”浮出水面。

  2017年华林的直销投诉居全国榜首,权健排在第二。宣传的“酸碱平技术”能够让股骨头坏死患者下地走路,还能让聋哑人开口说话。但现实是,发生了多次电疗致人死亡的案件。华林被批准直销的只有8种产品,酸碱平技术不包括在内,并且号称通过“拉人头”可以实现年入百万。如今联合调查组已经初步查明该公司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公司主要负责人和相关人员已被警方控制,总部已经“空了”。

  华林之后,还有第三个“权健”

  1月16日,一位认证为“幼童疑因无限极致心肌损害事件当事人”,名为“田淑平”的网友发文称,其三岁的女儿被医院诊断为“幽门螺杆菌感染”后,在当地一位“无限极指导老师樊乐”推荐下每日加大量给女儿服用8种无限极产品。根据这位无限极指导老师的说法,不要给孩子喝医院开的药,不要去医院,服用无限极病就好了。之后孩子被多家医院诊断为佝偻病,干眼症,眼压高、肝损害,心肌损害,低血糖等,原因为药物蓄积,滥用药物。

  据曝光的微信聊天记录,“无限极指导老师樊乐”介绍,无极限产品的研制原则主要是回归自然,预防为主,采用食疗两用绿色植物为原料,无毒无副作用,阴阳平衡双向调节等。并且声称其父亲的命是因为无限极救活的,本人是因为无限极怀孕的

  文章发出后迅速引起关注,无限极方面向媒体回应称,正在开展全面核查,将与当事人见面详谈。

  据澎湃新闻报道,1月16日晚田淑平在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陕西分公司附近的一家茶楼内与无限极相关人员进行了长达4个多小时协商。协议60万元补偿,并要求樊乐道歉。但是协议只有田淑平和樊乐双方,并没有涉及到无限极,还要求田淑平说明其女儿出现的症状属于服用无限极产品后的个体差异,而非无限极产品质量问题,并要求田淑平撤销稿件和在工商部门的投诉,消除影响,禁止将协议内容透露给第三方。最终田淑平放弃协商和60万元补偿,欲走司法途径。

  关于协商,无限极方面的相关人士表示,基本达成和解,但是田淑平在签署协议时突然要求将补偿金提升至100万,因此暂时没谈拢。

  无限极保健品被曝安全问题并不是首次,前几年一直有此类新闻。

  2014年四川江油市名为徐娅的女士购买无限极保健品时明确告诉工作人员自己有红斑狼疮病史,但工作人员比对产品说明书,向徐娅表示除儿童外其他人群均适用。之后徐娅听信并服用,病情恶化,最终病逝。针对该事件,无限极方面做出的回应是:

  “徐娅亲属以其生前曾食用我司产品为由,在缺乏事实依据的情况下,臆断我司产品导致徐娅死亡,索要巨额赔偿并多次采取极端过激行为,严重干扰我司正常经营秩序。”

  “成都市青羊区药监局指派汪家拐药监所,会同汪家拐街道办司法所、派出所,对事件进行调查处理,确认我司产品批准证书、检测报告等资料齐全,不存在质量问题。徐娅亲属不听劝诫并多次滋事,因触犯治安管理法规,当地警方将其中四人带入派出所进行了严肃警告处理。近期,徐娅家属又通过向媒体投诉等手段,歪曲事实,损害我司声誉。”

  “我司为从事健康产品开发、生产及销售的规范企业,严格遵守国家各项法律法规,产品品质符合国家相关标准,并取得了国家生产许可和相关批准文件。”

  2018年3月,又有一篇题为《无限极——保健品不保健 夺命害人没商量》的文章中提到,当事人由于备孕需求购买了无限极产品,服用无限极男士口服液十五天后陆续出现了呕吐、乏力、腹胀、头晕等症状,最终确诊是药物性肝损伤,二级病重。保健品宣传中提到“针对男士生理特点,运用现代高新技术精制而成,可以充沛精力、强身健体,改善男性身体状况,提升男士活力。服用安全,无内分泌紊乱、胚胎致畸等毒副作用”。

  在田淑平女儿事件曝出后,网友讨论中也提到了以前遇到过的案例。

无限极.jpg

  目前我们无法判断这些患者病情加重甚至死亡是否与无限极的产品本身有直接关联,但是像“父亲的命是因为无限极救活的,本人是因为无限极怀孕的”、“不要去医院,服用无限极病就好了”、“服用安全,无内分泌紊乱、胚胎致畸等毒副作用”、在消费者告知红斑狼疮病史后还坚称“除儿童外其他人群均适用”等等诸如此类的产品宣传,已经涉嫌虚假宣传。关于产品虚假、夸大宣传的例子远不止这些。

  直销企业的传销活动

  无限极同样也是一家直销企业,2017年销售额达到249亿,位列第一,紧随其后分别是安利、完美、权健、尚赫、玫琳凯、新时代、中脉、康婷、康宝莱。权健2017年的销售额是176亿元,无限极是其两倍。

  然而,涉嫌传销的问题无法回避,早在2012年就过很多详细的相关报道。

  媒体报道称,《直销管理调理》规定,教师、医务人员、公务员不得从事直销活动。而无限极直销员并没有对职业进行限制,通过疑似“洗脑”的课程培训,学员购买498元的产品,登记身份证办卡,即可成为无限极直销员。“如果想要迅速赚钱,就利用朋友推荐朋友的方式购买产品”。当时无限极还在山东展开活动,工商总局则表示,无限极在并未取得山东地区的直销权。

  此外,关于无限极的复合式奖金计划,允许各项奖金兼得。在“九项劳动报酬”中,包含销售折扣10%、培训奖励12.5%,业绩红利6%、公司分红10.5%(六个市场九个分区)、稳健奖金0.5%、优秀奖金0.3%、卓越奖金0.2%、杰出成就奖0.1%及旅游培训1%。做到一定级别个人提成点数将超过30%,同样也是违反《直销管理条例》的。

  此外,无限极拉人头多向中老年人群下手,被洗脑术套牢的人们更是用大部分开销购买无限极产品,饭都舍不得吃,仍然雷打不动每天吃“无限极”,还让家人一起吃。

  保健品乱象害人不浅,但“直销”也许更加接近根本。通过洗脑术来拉下线、灌输产品的神乎其神,都有“直销”这把尚方宝剑的庇护。《禁止传销条例》和《直销管理条例》中将传销和直销进行了明确的区分。

  传销中主要表现在拉人头、收入门费、下线人员再发展下线,形成层级关系,以下线业绩为依据计算和付给上线报酬。产品价值极低但价格高,一般无实物产品,如果有也多是幌子。空壳公司,没有经营地址。没有规范的人事制度,基本无固定营业场所。不存在售后退还制度。实质是金融活动。

  直销则由销售员在固定营业场所之外直接向消费者推销产品,或者培训其为下级直销商。价格相对合理,注重产品质量、服务和口碑。组织架构、财务制度、人员配备、产品产销和售后链条完整。与下属推销人员有正规的合同,直销人员未必要买公司产品才能准入。有固定场所设立服务网点,实质是商业活动。

  对于权健、华林、无限极这些有家底有牌照的大企业来说,完善的架构、营业场所、产品等等,均不是问题。但是一旦涉及到拉人头、入门费、团队计酬,均可根据《禁止传销条例》认定为传销活动。因此,在直销合法的外衣下,这些灰色空间恰恰是大众人群看不到的。

  直销撑腰的保健品

  与权健不同,无限极的股权结构和对外投资情况都非常简单,业务主要集中在健康食品、护肤品、个人护理、家居用品、养生用品几个方面,并没有向更多领域伸手。经过近30年的发展,获得了诸多荣誉,还积极投身公益。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并未公布企业资产状况信息,但是曾有报道显示,2015年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就为江门市贡献了25.88亿的税收,是江门的纳税冠军。

  在企业形象方面,无限极也做足了功夫。独家冠名了央视《健康之路》,央视多次播出无限极增健口服液等产品广告。一个月前,2018年12月14日,无限极高铁专列首发仪式在上海虹桥高铁站举行。

  2018年无限极更是全国各地展开打击“传销“”欺诈“”创建无传销社区”的普法宣传活动,涉及到新疆、三亚、乌兰察布、南京、西宁、南充、鄂尔多斯、郑州、福建、兰州等地。权健事发后,无限极迅速发布了“规范经营 诚信自律”《业务守则(2018版)补充规定》。

  同样摊子大、名头响的天狮、华林,都已经被查,此外,前十名的安利、完美、尚赫、玫琳凯、新时代、中脉、康婷、康宝莱,也有不少人从中体验过发展下线、听课洗脑这类涉嫌传销的经历。商家的虚假宣传和大众对保健品的滥用使得保健品正在逐渐成为国民健康的一大杀手。更紧迫的是,一纸直销牌照成为了许多企业进行非法传销活动的护身符,在这样的土壤下,消费者产生了盲目信赖,保健品之灾可能将比疫苗更加深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