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28日,哈啰出行在微博上公布了招募车主的消息,司机打开哈啰出行APP即可注册成为哈啰顺风车认证车主。2019年1月8日,哈啰出行开启哈啰顺风车十城投票活动,根据投票结果,哈啰出行于11日正式宣布,将于1月下旬在上海、杭州、广州、东莞、合肥、成都六个城市开通试运营,其他城市之后将陆续开通。

哈啰出行.jpg

  根据官网介绍,哈啰出行旗下包括哈啰单车、哈啰助力车、哈啰打车、哈啰顺风车等产品。在ofo、摩拜的对面,哈啰单车一直作为共享单车领域的正面教材出现。大数据平台、智能运维BOS系统的加持、AI赋能等技术手段,帮助实现科学投放、智能化高效管理,信用免押、从三四线城市构建基础。在共享单车沉没的2018年,哈啰单车却杀出重围,后来居上,成为订单量第一的品牌。

  2018年9月,哈罗单车升级为哈啰出行,同时与上海申通地铁集团启动“地铁+单车一体化智慧接驳“的创新合作,并且联合首汽约车、嘀嗒出行、高德地图等多家出行服务商构筑开放、多元、融合的智慧出行平台。当时官方数据显示,哈啰单车入驻了300多个城市和260多个景区,注册用户超2亿,日订单量2000万,哈啰助力车也已进入全国100多个城市。10月网约车业务紧锣密鼓地上线,并且通过接入首汽约车、嘀嗒出行,迅速进入81个城市。

  哈啰出行布局打车业务,但是本身不提供任何打车服务,打车服务均由首汽约车、嘀嗒出行这样的第三方服务商提供,哈啰出行只是提供位置服务及技术接口服务,协助用户与打车服务供应商之间达成打车服务协议。不对打车服务过程中产生的纠纷或争议承担责任,也不对任何一方使用打车服务过程中可能遭受的损失承担责任。那么之前外界所关心的关于哈罗进军网约车市场的牌照、合规等方面的问题,以及与滴滴争夺市场的问题也就不成立了。

  但是如今,在滴滴面临舆论重压,致力于全面升级安全保障措施,顺风车无限期下线的时候,哈啰出行高调推进顺风车业务。一方面引发人们对网约车格局的再一次猜想,一方面也再次将顺风车的安全问题摆在眼前。

  根据哈啰出行APP中的信息,对顺风车主的认证标准为:车主年龄要求19-70岁,无暴力犯罪及吸毒记录,驾龄1年以上,驾驶证C2及以上,无交通肇事犯罪、酒驾等严重违法记录。要求车辆为7座以下乘用车,非运营车辆,车龄15年以内(面包车、营转非车辆除外)。要求本人实名注册,因各地政策和法规不同,建议在顺风车提交时使用三证一致的信息提交,非本人车辆认证时(配偶、父母、子女等直系亲属)以具体审核结果为准。上传身份证、驾驶证、行驶证和实拍车辆照片,2个工作日即可完成审核。对顺风车主的准入门槛并不高。

  在哈啰出行的顺风车信息平台用户协议中提到,顺风车平台提供的并不是出租、用车、驾驶或运输服务,提供的仅是平台注册用户之间的信息交换及匹配服务。与滴滴不同,哈啰顺风车平台并未提到抽成的相关条款,只说明了向使用平台服务的用户收取信息服务费用,将顺风车限定为互助性质。但是仍有一些条款需要注意:

  顺风车平台无法保证其所提供的信息中没有任何错误、缺陷、恶意软件或病毒。对于因使用(或无法使用)信息平台导致的任何损害,顺风车不承担责任(除非此类损害是由顺风车平台的故意或重大疏忽造成的)。此外,对于因使用(或无法使用)与信息平台的电子通信手段导致的任何损害,包括(但不限于)因电子通信传达失败或延时、第三方或用于电子通信的计算机程序对电子通信的拦截或操纵、以及病毒传输导致的损害,顺风车平台不承担责任。

  顺风车平台受理用户投诉,并联系合乘订单的对方对投诉进行调查核实。若乘客对合乘车主进行投诉,在争议得到合理解决前顺风车平台暂停第三方支付平台向车主支付被投诉订单当次的合乘费用。若车主对合乘乘客进行投诉,在争议得到合理解决前,顺风车平台有权暂时禁止受诉乘客使用顺风车平台的服务。

  公司对“哈啰出行”服务所涉及的技术和信息的有效性、准确性、正确性、可靠性、质量、稳定、完整和及时性均不作承诺和保证。不保证本协议项下服务不受任何干扰,不保证通过哈啰出行软件获得的任何资料不会导致用户个人的电脑或移动设备或任何数据有任何损害。

  您已充分了解并同意,在服务中分享的信息及个人资料有可能会被他人复制、转载、擅改或做其他非法用途,本公司对此不承担任何责任。

  经您了解并同意,在使用服务过程中可能存在来自任何他人的包括威胁性的、诽谤性的、令人反感的或非法的内容或行为或对他人权利的侵犯(包括知识产权)及匿名或冒名的信息的风险,该等风险应由您自行承担,本公司对此不承担任何责任。

  除了乘客、车主、平台的权利义务,收费方式和一些使用规则以及有限责任之类的内容,在滴滴顺风车恶性事件发生后外界普遍关注的安全保障、报警、救援、客服系统等方面,以及车主接单次数方面均没有相关内容体现。哈啰出行的顺风车服务目前仍处在一个相对原始的阶段。

  哈啰出行在单车业务的定位上,是将单车作为一个基石业务,通过高频的打开率从而发展更多利润更高的业务模式。因此我们能够通过哈啰出行APP看到各种各样的尝试,比如在出行业务之外,开通哈啰生活馆做电商,甚至做内容、问答、社区等等。但做好大出行仍是哈啰的主要任务,网约车之后,顺风车也是其中一个尝试。顺风车原本具有很大的需求量,滴滴顺风车下线整改之际,又逢年节,正是抢占市场的好机会。

  市场上不止滴滴一家有顺风车业务,不安全的也不止滴滴,但是作为行业的代表,滴滴在顺风车恶性事件接连发生后,折射出了行业整体的弊病。舆论不断发酵,监管端和滴滴自身在整改上的态度,以及整改进度的多次通报,使得外界一直没有放松对网约车安全和顺风车的关注。虽然没有到人人谈虎色变的程度,但是对于顺风车的态度,还是有不少消费者保持谨慎,安全问题仍是最敏感的问题。在这样的环境下,为了平台的发展、用户的认可以及切实的安全保障,哈啰出行在布局顺风车业务的时候更需要以滴滴为前车之鉴,从安全保障方面完善产品和运营,避免用乘客和车主安全作为试错成本。

  哈啰出行于2016年成立以来获得了超过10次融资,从共享单车到大出行领域,哈啰出行承担着阿里巴巴赋予的艰巨任务。如今哈啰的网约车业务不在自己手中,网约车新政落地之后,准入更加严格。在顺风车业务上,安全是首要问题,哈啰出行需要继续进行技术投入,完善安全机制和客服体系。在汽车后服务市场、共享汽车、汽车营销等等这些方面,哈啰出行目前没有动作。说要以顺风车业务打破网约车市场格局为时尚早。

  不过哈啰目前手握2亿注册用户,在三四线城市具有较好的基础,并且逐步渗入一二线城市,背靠阿里的资源,还有芝麻信用、人脸验证、犯罪记录筛查等作为保障,业务推进有很大优势。但同时,关于顺风车还没有一套完善的政策规范,这也是滴滴顺风车无法再次上线的原因之一。顺风车不需要三证,互助性质的顺风车又要以什么样的规则来约束,都是未来可能面临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