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央视财经报道,近日有不少南宁的消费者发现一些餐饮商家在外卖平台上下架了。在采访中某店长透露,最初与美团外卖合作时,佣金为15%,后来上调至18%,如今上调到22%。

  也有其他商家表示,他们的网络外卖佣金从20%上调到21%,餐饮业利润一般为30%到40%,但是线上生意也要做,所以不断上涨的佣金压力也只能扛着。不少店家也因此退出了外卖平台,有些店家在考虑尝试安排自己的骑手配送外卖。

  根据美团外卖的工作人员的说法,提高佣金确有其事,主要是因为公司运营成本以及人工费用的增加。有些商家退出平台,一部分是由于店铺转让及合同到期,另一部分是是因为商家本身竞争力不强,退出是市场优胜劣汰的结果。

  不仅是新闻中的南宁,线上订餐加价的情况很普遍,即使扣掉各种所谓的满减优惠,从线上订餐也要比堂食贵得多。大量消费者依赖外卖,商家迫于佣金一再上调,不得不玩转各种优惠套路来保障利润,最终绝大多数是将佣金压力转嫁给消费者。

  从消费者的角度感受非常明显,从打电话订餐、店家自己配送的时期过渡到网上订餐这几年的过程中,首先是被便捷和补贴吸引。之后补贴越来越少,价格越来越高,配送费、打包费也日渐上涨。

红包.jpg

  日前还有媒体爆料称,美团在成都欲垄断市场。有餐馆老板表示,美团要求餐馆签独家协议,如果不同意,就意味着餐馆在美团平台上的单量急剧下降。美团方面回应表示,可以多平台一起做,但是商家多做一个平台他们就会提高抽成,而美团不会刻意给商家减少订单量。

  外卖市场发展到今天,份额已经绝大部分掌握在美团和饿了么手中。中商产业研究院的数据显示,2017年在线外卖市场规模为2070亿元,2018年上半年中国在线订餐的人数已经突破了3.6亿人。在线外卖市场两强争霸,但是美团仍然处于优势地位。美团占据63%的份额,饿了么则手握30%的份额。外卖平台起步靠的是烧钱补贴大战,如今行业已经一片红海,小平台难以入局,大平台难以盈利。

  美团第三季度财报显示,第三季度公司总营收为191亿元,同比增长97.2%,经调整亏损为25亿元。2018年上半年,变现率为11.4%,2017年同期这个数字是9.3%,到2018年第三季度,变现率继续提升至13.1%,成为美团营收上涨的主要驱动力。

  美团和饿了么现阶段主要依靠广告、竞价排名、会员服务、和商家的合作费用、以及订单抽成等方式来盈利。但是在高额的补贴面前,这些收入远远不够填坑。双方竞争仍然处在依靠投入来扩大份额、争夺订单和用户的阶段,盈利更是遥遥无期。虽然美团还在亏损,不过在O2O领域盘子足够大,增速也很快。

  饿了么如今背靠阿里,有足够的资金和资源支持,还有阿里的淘宝、天猫、支付宝等巨大的流量入口,并且合并了口碑,打通了盒马,在O2O、新零售方面开拓了更多的可能性。1月2日,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发布的2018年消费数据显示,旗下口碑和饿了么两大平台目前已经覆盖了全国676个城市,35万商家入驻,并且线上外卖和到店消费都获得了大幅增长。

  随着外卖市场继续向中小城市下沉,并且向更多人群扩展,用户规模增长同时,美团和饿了么也在寻找新的办法,尝试差异化的竞争。比如顺应消费升级和消费结构的多元化、外卖平台进一步推出商超便利、医药、鲜花绿植等配送服务,增加更多享受型消费,甚至向供应链端、向金融服务方向渗透等等。但是用户、流量是基础,对于美团、饿了么这样的平台而言,用户很难有忠诚度,哪边的价格更实惠是唯一参考因素。

  阿里旗下的口碑曾在2016年提出“全免费”的策略,商家在平台入驻、流量、佣金方面均不收费。以此积累了大量的商家和用户之后,近日也表示,2019年3月起,将面向全平台、全国范围的商家开始收取服务费用。

  随着物价上涨,商家的人力、房租等各项成本也都在上涨。在美团和饿了么酣战之际,不断通过提高抽成来覆盖运营成本,很大一部分商家将面临更加恶劣的生存环境,除了高抽成之外,还有各种刷榜的成本,将进一步稀释利润。正如南宁的商家在采访中表露的态度,一部分实力较弱的商家可能会选择离场,在线下继续开拓,或者考虑回归外卖的原点,安排自己的骑手配送。

  美团的高抽成已经被议论多次,这样的收割还会继续。行业马太效应,小平台没用户,大平台垄断,坐拥流量豪夺高佣金。商家没有赚头,中小商家离场,或者短期内选择拥抱其他平台。继续依托大平台的商家在承担越来越高的成本同时,不得不将注意力放在更加规模化、精细化、标准版的运营上,去打流量、转化率、复购率的牌。外卖市场或将逐步迎来洗牌。而消费者则会承担更高的客单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