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t.jpg

  裁员?“不实”,CEO卸任?“不予置评”

  虚拟货币市场暴跌之际,矿机巨头比特大陆也开始大规模裁员。有比特大陆员工透露,各个部门都会被裁,北京公司最后只会留300人左右。还有报道称,接近比特大陆人士表示,新加坡、台湾、上海、包括北京做AI的团队都要裁掉很多人,裁员比例达50%以上。

  对于猛烈袭来的传闻,比特大陆向媒体回应表示传闻不实,只是视业务发展情况进行的年末正常人员调整,未来也一如既往欢迎各界人才的加盟。不过根据近日的动态,比特大陆确实已经在办理裁员,并且设计了不同的补偿方案。

  大规模裁员的同时,比特大陆在管理层上可能也将面临不小的变动。12月28日媒体报道称,詹克团和吴忌寒两人将同时卸任比特大陆CEO,新一任的CEO已经有了人选,正在交接过渡当中。继任者王姓人士原本是圈外人,进入公司已经有一段时间。随后比特大陆回应表示,不予置评。如果消息属实,那么比特大陆未来的走向将蒙上更深的阴影。

  9月26日,比特大陆向港交所提交了招股书。招股书显示,詹克团旗下基金持有比特大陆36%的股权,吴忌寒旗下基金持有比特大陆20.25%的股权。日前就有詹克团和吴忌寒不合、分家的传闻。

  天眼查的数据显示,11月7日,比特大陆进行了工商信息变更。原本的懂事赵肇丰、葛越晟、周锋,以及监事胡一说退出,而原董事长詹克团变更为执行董事,原董事吴忌寒变更为监事。

比特大陆.jpg

  在负面舆情中难以脱身

  内部风波不断,外部更是危机重重。自传出IPO的消息几个月来,围绕比特大陆IPO的问题一直争议不断。甚至就在提交招股书的前几天,数字货币资讯网站Coingeek创始人Calvin Ayre还在Twitter上发文称比特大陆将终止IPO并尝试重组。但是比特大陆最终迈出了IPO的第一步,不过之后迟迟未获得聆讯,三个月来充斥着大量的负面。

  11月份,由于吴忌寒与长期自称“中本聪”的澳大利亚人Craig Steven Wright的“内斗”引发了BCH的第二次硬分叉,导致比特币再次暴跌。投入了大量的矿机,消耗了巨额的资金,重挫了投资者的信心。

  12月初,弗罗里达的区块链公司UAC在美国起诉吴忌寒的比特大陆和美国加密货币交易所Kraven等数家公司,指控他们在11月的算力大战中联手操纵BCH,造成比特币现金市值蒸发超过40亿美元,美国和加拿大的炒币者因此蒙受巨额损失。12月18日,Coingeek创始人Calvin Ayre发Twitter表示,吴忌寒、比特大陆以及Roger Ver等人在美被诉案件可能会导致其他交易所被牵涉其中,还会把比特币扯入案件。并且指出把根本不是比特币的东西成为比特币经济模型,本身就是一种欺诈。

  12月11日,以色列媒体报道称,比特大陆关停了两年前在以色列开设的区块链与人工智能技术研发中心。23名员工全部被遣散,负责领导该研发中心的副总裁加迪·格里克博格也已离职。

  12月17日,媒体引述《香港经济日报》报道称,港交所对矿机巨头IPO申请“非常犹豫”,由于行业非常不稳定,港交所不希望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批准此类IPO的交易所。

  12月19日,港交所一位发言人通过一份邮件表示不愿批准比特大陆IPO的消息是谣言,但是在被问及关于比特大陆IPO的详细情况时,对方不予置评。

  12月20日,《南华早报》报道,香港股市监管机构和运营商表示在适当的监管框架到位之前不愿批准比特大陆IPO。

  IPO渺茫,裁员之后做什么?

  除了这些比特大陆自身的收缩和政策上的困境之外,行业整体上一片冰冷。三大矿机巨头,除了比特大陆的IPO进程不明朗之外,亿邦国际和嘉楠耘智也是前途未卜。

  亿邦国际在2018年2月发布公告称拟赴港上市,3月从新三板摘牌,6月正式在港交所提交招股书。但是中间爆出与银豆网的5.429亿转账风波,亿邦国际涉嫌非法集资、虚增收入。此外,亿邦国际还陷入矿机诉讼纠纷,多为矿机消费者将亿邦国际告上法庭,要求巨额赔偿。忧外患之下,香港上市未能成功。

  目前距离上一次递交申请已经过去六个月,12月20日消息,亿邦国际提交了新的申请草案,披露了截至今年6月30日的财务信息。今年上半年该公司收入为21亿人民币,约3.04亿美元,同比暴增878%。利润为1.35亿美元,是上年同期的16倍。但第三季度矿机的月平均销售量明显下降,第三季度财务数据没有详细披露。

  亿邦国际上半年收入8倍增长也曾被质疑与非法集资案有关。此外,亿邦在6月提交的招股书中还说明了一项潜在风险——曾向伊朗出口价值420万人民币的电信产品,可能违反美国实施的制裁及出口管制条例。自身的负面与大环境影响,亿邦国际此次仍然窘迫。

  另一家矿机厂商嘉楠耘智是在今年5月向港交所提交的IPO申请,目前已经失效,嘉楠耘智也没有再次申请。

  虚拟货币价格不稳定,矿机厂商的营收过于依赖矿机销售,盈利模式存在巨大风险,短时间内成功上市的几率并不大。三大厂商集体选择转型人工智能,但是布局AI芯片市场不是一朝一夕,不论从研发还是制造上,都需要很长时间的积累,还面临国内外各老牌厂商的挤压。虽然喊出了AI的口号,但是比特大陆每年的营收中来自AI的收入占比还不到1%。AI目前不能带来营收,并不是一个好故事,矿机又变成废铁,比特大陆目前进退维谷,直接的选择就是收缩。

  比特大陆仍然占据着近七成的矿机市场份额,裁员、收缩、以及管理层的动荡可能会进一步造成比特币现金的抛售,继续下跌。投资者撤离,矿越来越少,矿场亏损严重,比特大陆难以依靠自身的模式抵抗寒冬。泡沫破裂之后,比特大陆接下来可能不得不靠进一步收缩、抛售资产过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