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25日,丁香医生发布了一篇题为《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的文章,引发热议。文中讲述了一个罹患癌症的4岁小女孩周洋,因权健公司介入治疗,病情恶化而死去的案例,对权健天价鞋垫、负离子卫生巾、火疗等产品和疗法宣传的功效提出质疑。

  权健公司品牌宣传部工作人员25日下午向媒体回应称,公司已经注意到该文章,文章根本没有符合真实的信息,是诽谤,文中说的有很多东西都是假的。对于哪些内容不实并没有进行回应,并表示权健公司将对这一事件统一发声。丁香医生方面表示,文章完全是以事实为基础,来自于与当事人、律师等相关人员的接触,有录音、书面材料,还对一些关键信息做了公证。

  26日凌晨权健正式发布声明称,丁香医生利用从互联网搜集的不实信息对权健进行诽谤中伤,严重侵犯权健的合法权益,致使社会大众对权健品牌造成曲解。要求丁香医生撤稿道歉,并声明权健是国家政府机构颁发直销牌照的合法企业,将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工作人员还表示目前公司的产品都在正常销售中。

  26日早间,丁香医生回应:“不会删稿,对每一个字负责,欢迎来告”。

丁香.jpg

  “包治百病”

  这篇来自丁香医生的文章,主人公是一个农民家庭,4岁的小女孩周洋患有骶尾部恶性生殖细胞瘤,在北京儿童医院治疗,进行了4次手术,23次化疗,过程很痛苦,但是肿瘤标志物有所下降。之后权健介入了周洋的治疗,周洋父亲花5000元从权健处得来一款紫草体用精油、一款粉末状固体饮料、一袋束昱辉开的没有配方说明的中药制剂,成为了周洋的新抗癌药,服药期间被告知不要吃西药也不要化疗。两个多月后周洋病情恶化,最终丢了性命。

  更加离奇的是,周洋病情持续恶化期间,权健在网上大肆使用周洋一家的姓名和照片进行虚假宣传,谎称周洋被权健秘方治愈重获新生。当前网络上仍然可以搜索到这样的文章和报道。周洋父亲周二力将权健告上法庭,最终败诉。

周洋.jpg

  丁香医生在文章中还引用了束昱辉传记中所谓秘方的制作过程,并描述了火疗、售价上千元的保健鞋垫、以及负离子卫生巾这三大包治百病的法宝,还有多起火疗造成的烧伤事故。权健这些产品能够实现的功效过于荒诞,甚至所谓的保健鞋垫也没有医疗器械资质。治百病鞋垫、传销等问题还登上过央视,2016年天津权健肿瘤医院还被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监测到虚假违法中医医疗广告,但是之后都没了下文。诞生十多年来,权健靠这些发家,赚了很多钱,还丰富了产品线。

  “树大根深”的权健和“儒商英杰”束昱辉

  多起与火疗事故相关的判决也没能动摇权健,面对事故,权健通常采用的做法是通过切割的方式将责任转嫁到经销商。此外,关于传销的质疑,权健也在2013年拿到了直销经营许可证,并且就在本月,权健还获得了2018亚太直销大健康推广功勋企业的称号。

直销.jpg

  查看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工商信息,股东包括权健集团有限公司、束昱辉和其子束长京,权健集团有限公司出资比例为75.36%,而权健集团有限公司背后的股东仅束昱辉和束长京二人,束昱辉占51.10%。

  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创立于2004年,目前对外投资6家企业,包括天津权健足球俱乐部有限责任公司。束昱辉本人关联的几十家公司覆盖了医药、保健品、肿瘤医院、母婴用品、金融、房地产、足球、马术俱乐部、文化传播、旅游景区开发、农副产品等各个领域。其子束长京关联的公司也大致是同样的情况。

  近年来权健公司每年都有上百亿的销售额,但可能是中药属性,让这家高调的公司带有一些神秘的色彩。束昱辉是“古老秘方传人”,收集对症于各类疑难杂症的中医药秘方已逾600副,但是这样神秘的色彩缺乏科学佐证。权健自然医学的官网上除了一些假大空的宣传,并没有任何详细的药品说明,包括最基本的成分、产地、批号等信息。权健的药品并未出现在国家药监局药品数据库中,反而有不少产品出现在原国家食药监总局官网数据库保健食品分类中,药品更没有直销牌照。

  目前天眼查可查得的专利信息有33项,包括一系列的医疗器材、鞋垫及运动鞋、空气净化器、直饮水机、功能性食品生产设备、植物原料浸提器、泡制容器、润肤皂、卫生巾、功能性食品、增强孩童脑细胞发展的液态饮、治疗慢性糜烂性胃炎的中药、核桃酒、火疗液等等。发明人均为束昱辉。

  除了这些神乎其神的保健产品,束昱辉和权健另一件为人熟知的事是足球。束昱辉曾投资中超球队,并且高调乘坐直升机空降球场激励球队。有报道称,2014年中超联赛结束后,天津某领导曾建议权健:“既然你们有钱,何不帮助一下天津足球?”投资由此而来。束昱辉也放大话表示只要敢报价,梅西都给你弄来。从这个角度看,束昱辉可以说是天津的英雄。

  通过投资足球增加了知名度之后,原本的关于权健传销、虚假营销的质疑也再次被提及,“神医”、“发明家”束昱辉本人则经历了一波学历造假的质疑。对外宣传的清华大学毕业的说法被束昱辉老家的多位村民否认,并有报道称束昱辉最高在读学校为盐城工业学院,真实学历最终没有得到核实,但是束昱辉清华硕士的相关信息已经被清华大学否认。

  不过近年来在家乡,束昱辉也尽显阔绰——坐直升机降落盐城引来围观,给儿子筹办婚礼在当地高端酒店大办500桌,邀请当地知名人物。此外,在许多媒体上,都能够看到许多束昱辉的高调言论。

  除了7000多家火疗养生馆之外,权健另一项重要的布局是肿瘤医院。权健肿瘤医院位于天津武清,由权健集团投资兴建,按三级甲等肿瘤专科医院规划建设。同时在广州、西安、成都、沈阳、盐城各规划建设2000张床的肿瘤医院各一所,盐城的权健医院于今年5月底封顶。网络上一直流传着一张权健肿瘤医院秘方汤药的价格表,展示了权健针对多种病症的“秘方”。

医院.jpg

  通过权健肿瘤医院将这些“秘方”销售出去,同时权健肿瘤医院也成了一个参观展示的场所。2017年曾有媒体前往天津权健肿瘤医院,并拍下照片,大厅不同于一般医院,看起来富丽堂皇更像酒店,没有一般医疗机构该有的设施,也看不到太多就诊的人,反而是参观、“考察”的人更多。

大厅.JPEG

  有“神药”、有实际案例、有网站、有医院,更容易获得患者的信任。而参观、体验、试用、免费等等这些套路与传销集团发展“下线”别无二致,但是不会拉本地人,相反,还会为本地创造一些就业机会。根据公示的信息,2014到2017年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纳税总额分别为2.06亿元、1.42亿元、1.47亿元、1.09亿元。

  从种种情况来看,权健对于天津当地做出了极大的贡献。权健在此次的声明中这样介绍自己:“是一家立足于传承和弘扬中医药文化产业的民营企业,涉足医疗行业、中草药行业、保健品行业、中医药化妆品行业、金融行业、体育行业等诸多领域”。“积极响应国家号召,推动中医药传承与弘扬。挖掘、整理失传的中医药经方与验方,并将其产业化”。

  声明中屡次提到“国家对中医药发展的重视”、“响应国家号召”、“国家政府机构颁发直销牌照”、“合法企业”、“多地政府职能部门的帮助和指导”这样的关键词。

  束昱辉本人也多次被冠上各类“慈善家”、“好人榜”的头衔。2017年6月30日,束昱辉当选为天津市工商联第十四届执行委员会副会长。2018年1月25日,当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委员。

  “儒商英杰”束昱辉本人也向外界全面地展示了这些头衔下该有的品质。本人热衷于慈善,有不少报道。2016年的5月20日,权健时代周刊刊文《权健集团董事长束昱辉:愿做肿瘤患者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束昱辉向记者展示了他购来的秘方,文中这样描述:

  【这张仅仅写着几十个字的秘方是束昱辉花60万元买下来的。按照他的统计,权健目前拥有的600多个秘方总共花费了近10亿元。在这样大手笔的交易里,一掷千金和一字千金都不再是虚指。】

  【为什么要投入这么多钱购买药方?在束昱辉看来,这主要出自两方面的考虑,一是由于目前中医药价值远远被低估,这些凝结了祖辈智慧的药方已经变成了濒临失传的珍稀古籍;另一方面则在于,每一张能治愈疑难杂症的药方对患者和其背后的整个家庭来说都是希望,是社会的无价之宝。“现在没有人在干这个事,但是我觉得非常有必要,这不是仅仅能用钱来衡量的事情。”】

  【从一个商人的角度来考虑,既然投入了10亿元来购买药方,那么就应该通过现代工艺加工和批量生产让它创造更多价值。但束昱辉却做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举动,将200多个社会急需、但自己短时间内没有能力转化的药方免费公开!】

  【“虽然我手里有这么多方子,但实际上很令人心痛,因为这些药方制成的药很难获得国药准字,也没办法用它来生产药品,治病救人。”束昱辉告诉记者,由于中药的很多复方药都会加入原本就带毒性的成分,比如苦杏仁、蛰虫、蛇等,无法通过病理实验,因此无缘国药准字一些药方即使能经过病理实验,也要面临长达八九年的三期临床试验。“可是很多患者没有10年的时间来等待,那怎么办,我就想在申请批文的同时开办医院,通过医院制剂的方式,让更多人能尽快用上这些药方。”】

  一篇文章满满的医者仁心。保健品治癌已经够荒唐,用无法通过病理实验、难以获得国药准字的中药方子给患者服用,有草菅人命之嫌。仅针对这些言论,权健方面就该做出详细的回应。

  周洋已经去世三年,再次诉讼存在很多困难。前有莎普爱思、鸿茅药酒,风波已经慢慢平息,权健此番面临的舆论风波也仅仅是在互联网上发酵,不过多久也许又会石沉大海,权健将有机会迎来新一轮的收割。随着时间的推移,魏则西、周洋等事件仍然在上演。在这些教训的背后,我们希望能看到更多监管的落实、迎来更加合法合规的环境,给更多人的生命留下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