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直播平台斗鱼被曝紧急裁员,武汉总部HR直接抵达深圳办公室,开始最后的薪酬谈判。据悉此次被裁员的分公司注册主体为斗鱼(香港)有限公司,人员多数base深圳,主要任务为拓展海外业务,拥有自己的产品、技术、运营团队,此次裁员预估波及范围达70人。还有员工爆料称,从11月中发往武汉总部的报销单就一直未处理。

  之后媒体向斗鱼方面求证,斗鱼方面回应称,此次并非紧急裁员,而传闻中的被裁的深圳团队只是斗鱼某个业务线上几个团队中的一个,此次裁员只是团队正常的优化调整。目前这项调整工作还未完成,有员工将进行转岗,也有的员工将遭到裁员。关于报销,相关负责人也表示报销如果走正常流程会很快,公司OA里有闪电报销流程。

  但是据员工反映,一些正在国外出差谈合作的员工突然接到通知全部紧急回国,还有些员工得到了N+6.5的赔偿。此外,也有被裁员工还在与HR谈判中,还有员工准备通过劳动仲裁的方式拿到离职赔偿。被裁的员工时近年关,难以找到合适的去向,关于补偿问题也还没有达成一致。

  由此看来,斗鱼此次裁员可能并不像官方回应的那样云淡风轻。据悉,该部门主要负责海外业务,今年10月份斗鱼上线了一款主打东南亚市场的海外版直播产品Doyo,就是由此次被裁的斗鱼(香港)有限公司运营。Doyo在东南亚市场的拓展看起来很顺利,一周前负责数据的leader在工作群中还发布捷报,包含“越南GP社交榜第一”、“泰国GP社交榜第二”等等这样的字眼。在这样的时刻将团队裁掉,那么Doyo是要被直接放弃还是转移给其他团队继续运营目前都不得而知。但将整个负责团队裁员和转岗意味着斗鱼在海外战略上可能会有较大的调整。

  目前斗鱼还有一款出海的产品叫NonoLive。2017年6月,斗鱼联合微影资本、阿里巴巴,共同向NonoLive注入数千万美元战略投资。Nonolive于2016年6月初首先在印尼上线,融资后计划进军更多的国家和市场。当时Nonolive在用户规模、收入规模和知名度都是当地Top2的直播平台。因为能够根据海外的终端和网络环境进行高度适配和优化,让用户能在 Wifi\4G\3G 等不同网络接入方式和网速下自适应编码和传输,还有自行研发的高效率美颜算法,低端手机也可以观看高清的直播,因此在当地破受欢迎。但NonoLive是否会成为斗鱼海外战略的下一个重点也并不明确。

  不过斗鱼去年就过得略微艰难,今年也确实遭遇了一些负面。斗鱼此前一直传出即将IPO的消息,但最终都没了下文。另一方面网络直播平台监管趋严,卢本伟、陈一发儿等知名主播接连被罚,许多网络直播平台主播被封号,动辄千万级的签约费用给斗鱼带来了不少损失。国庆节期间斗鱼APP下架了几天,也是受到监管的影响。

  斗鱼的主要收入构成包括广告、打赏、电商、以及游戏联运。虽然2017年广告和游戏联运营收有明显增长,但是在线直播仍然是其核心业务。在直播业务上,头部主播是其最主要的盈利来源,而其余的绝大多数主播仍然处于粉丝积累阶段,少有爆款,超一线的优质主播数量极少。“一哥”、“一姐”级别的主播要花“天价”才能签到,而二三线、十八线的小主播又吸引不到多少用户刷礼物。在过于依赖“一哥”、“一姐”的情况下,巨额投入是不得已的选择,但是又要承担巨大的风险。

  除此之外,巨大的带宽成本压力也是直播平台面临的老问题,带宽成本已经成为直播平台盈利的最大阻碍。观看体验差使得斗鱼受到了不少用户吐槽,也造成了一部分用户流失。

  卧榻之侧,竞争对手入如春笋般崛起。今年以来短视频的火爆可以说几乎要影响一代互联网用户,抖音、快手、西瓜视频们病毒式的传播迅速覆盖了更多人群,抢夺了更多用户的时间,进而开拓直播领域。这些短视频平台与斗鱼形成了交叉竞争的关系。抖音的秀场,快手、西瓜的游戏直播,都依托已有的巨大流量抢占了不少直播用户,一些直播平台的主播也纷纷利用短视频来获取曝光。斗鱼这样的直播平台获取用户成本进一步增加。

  在激烈的角逐中,虽然斗鱼平台的用户增速相对其他平台来说较为可观,但斗鱼采用的主要手段是强势投入——除了将头部主播揽入麾下,利用头部主播自带的粉丝群来获取用户数量的增长和行业份额的增加,还大量的邀请明星,与平台的主播互动,将明星流量引入平台,同时帮助主播提高曝光度。在电竞方面也是大手笔,举办赛事,赞助电竞俱乐部,签约战队等等。一路迅猛高歌的背后,斗鱼烧钱的速度非常可观。

  从去年斗鱼就被曝资金链紧张,今年最主要的投入来源于3月份的融资。3月初,腾讯向斗鱼投资6.3亿美元,暂时缓解了危机,之后斗鱼用这笔钱进一步巩固国内第一梯队地位的同时,也开始走向海外。但是近日来有内部人士向媒体透露,斗鱼目前在越南、印尼、泰国等地签约的主播均有不同程度的欠薪情况。

  此次裁员意味着斗鱼可能将短暂地收缩海外业务。已经上市的虎牙与腾讯强势联手在海外推出直播平台NIMO TV;YY于6月份收购Bigo Inc.,在东南亚获得了很大的优势;天鸽互动的海外战略也在稳重求进,谋求本地化;还有其他大大小小的平台在东南亚争抢份额。东南亚地区由于不同的种族、国家、信仰、文化背景等因素,导致市场分化复杂,本地化非常严重,需要长期深耕,国内出海的企业也走得并不快。斗鱼虽然已经出海,但似乎仍然没有一个明确的战略。

  国内直播行业日益饱和,开始深度洗牌,进军海外是直播行业的大趋势,斗鱼势必不会放弃海外市场,但何时能有更大力度的布局还很难说。斗鱼在国内的业务也面临胶着,“直播寒冬”之下,没能上市获得二级市场融资的斗鱼也无法长久依靠高额的签约费行拉流量。收缩一些业务,养最少的人,赚更多的钱,也是必然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