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克伯格虽然现在“臭名昭著”,但是未来依然会载誉颇丰——只要他按照比尔·盖茨的轨迹走就行了。本文作者ALEXIS C. MADRIGAL,原文标题Even If You Hate Zuckerberg Now, You’ll Love Him Later

Mark Zuckerberg被哈佛大学授予荣誉学位

人们现在只要提起Facebook这家公司,就会自然而然地对它的CEO——Mark Zuckerberg表露出某种厌恶之情。就在上周,该公司在Instagram著名创始人离开Facebook之后刚刚宣布,有5000万人受到数据泄露的影响。无论是黑客攻击还是企业斗争,Zuckerberg都没能从中获得哪怕一丁点儿好处,更不用说像 Steve JobsJeff Bezos这样的公司CEO一样,能收到大家的尊敬了。

与Zuckerberg不同的是,Instagram的Kevin Systrom、Mike Krieger、WhatsApp的Brian Acton和Jan Koum在保护自己心爱的产品的斗争中,不知怎的就变成了令大家非常同情的角色。尽管他们所有人要么跟Facebook做交易,要么在Facebook工作,而且从中至少获利数亿美元。

所以归根到底,Facebook给人留下的的印象就是贪婪、贪婪、一如既往地贪婪。Acton向《Forbes》讲述了他向人们收费而不是向他们播放广告的计划。他说,Sheryl Sandberg否决了这一计划,说这么做没法扩大规模。Acton表示:

我有一次把(Sandberg)叫了出去。我当时问,你是不是觉得主要是挣不了多少钱?她沉吟片刻,支吾了一下。然后我们就接着聊了下去。我想我已经说明了我的观点……他们是商人,他们是好商人。他们只是代表了一套商业惯例、原则、道德和政策,虽然我不一定同意那些东西。

《Recode》的Kurt Wagner写道:“随着Facebook的管理一直在收紧,Systrom和Krieger厌倦了与之抗争。”《The Wall Street Journal》的记者Deepa Seetharaman就Systrom和Zuckerberg两人之间的恩怨情仇这一主题进行了一系列的报道。

创始人的纷纷退出应该使我们能对Zuckerberg和Facebook这家公司的具体情况有所窥探。如果你看看美国顾客满意度指数(American Customer Satisfaction Index)的数据,社交媒体公司的调查结果和满意度远远低于其他如网络零售、蜂窝电话、网络金融服务、互联网搜索引擎、计算机软件和网络旅游服务等技术领域。社交媒体——以及Facebook本身——和健康保险公司、邮局以及“固话”电话公司中排名垫底。它说明了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即顾客对免费产品的平均满意度甚至比健康保险还低。

在过去的一年里,各种各样的民意调查以及其他CEO的批评都表明,无论是在硅谷还是在更广泛的技术领域,这家公司都变得越来越不受欢迎。而作为公司经常出现在台前的代表性人物Zuckerberg,也自然而然地受到了影响。不管公平与否,CEO的形象就是一家公司的形象,反过来,一家公司的形象也必然是CEO的形象,只有这样,人们才能从抽象和复杂的事物中具体化一个代表物出来,这就是为什么一个极为庞杂医保计划变成了所谓的“奥巴马医改(Obamacare)”。

不管在未来几年在Zuckerberg身上还会发生些什么,不管Facebook如何重塑形象,他的长期形象其实很容易预测——你和其他大多数人最终都会爱上他。这或许难以置信,但他有一位亲密的顾问和学习对象,两人所走的道路也惊人地相似——Bill Gates(没想到吧?)。

微软(Microsoft)当年被欧洲监管机构和美国竞争对手紧追不放,其商业行为被各方指控,甚至公司本身也成为了“邪恶帝国”。不过现如今,人们对微软的存在的种种问题已经忘得差不多了。哈佛商学院名誉教授Thomas Craw告诉《Daily Beast》,该公司“毫无疑问是业内30年来最遭人厌恶的公司,就连它的许多商业客户也对它讨厌得不得了”。

而Gates本人就是在这样一家受人鄙视的公司担任了25年的CEO,直到44岁时辞职。在那之后,他以董事长的身份保留了控制权,而Steve Ballmer则成为了微软的CEO,但从那时起,Bill Gates的角色和形象就开始有所改变,逐渐从公司里的恶魔变成了受人爱戴的慈善家爷爷。所以你可以看到,要想完成这样一种角色的转变,最重要的是需要付出大量的金钱,同时远离公司的日常头条新闻。18年过去了,如今Gates不仅被视为美国最受尊敬的人,也被视为最有能力的人。而他的“暖人”民调仅落后于Ellen DeGeneres。

如果Zuckerberg在25年后卸任,他的时间表Gates将和盖茨差不多一样。他可以在45岁时离开领导岗位,不过仍旧可以通过自己的股份保持控制权。在最近的高管人事调整中,他将自己的亲信Chris Cox定位为自己的“Ballmer”。而他创办的慈善组织Chan Zuckerberg Initiative整体规模已经相当庞大了,它决定在哪里投资,就能在哪里掀起波澜。

就像Carnegie(卡耐基)和Rockefeller(洛克菲勒)、Stanford(斯坦福)和Vanderbilt(范德比尔特)一样,如果你捐出足够的钱,你的名字最终会成为善良、慈善、智慧、能力甚至温暖的同义词。

好名声总有个价格,花钱就可以买来,更何况那个价格比Zuckerberg和妻子承诺要捐出的450亿美元要低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