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儿编程成为教育赛道的新风口。

昨日,网易正式宣布上线少儿编程平台网易卡搭编程,以社区、平台、课程等业务入手进军编程领域。网易卡搭负责人曹智清在接受36氪采访时表示,网易将会给予其编程产品流量倾斜。

随着教育行业的火热,互联网公司纷纷押宝教育行业。早在2013年,腾讯就开始布局教育行业,先后上线过腾讯精品课、腾讯大学,阿里巴巴也曾推出过淘宝大学、湖畔大学,百度也曾推出过百度传课、百度智慧课堂。

互联网公司布局教育行业的逻辑相同。从自身来说,作为互联网公司来说,它们已经拥有了巨大的流量优势和渠道优势,在获客成本逐渐上升的教育行业,可以利用自己强大的流量优势降低获客成本,除此之外,其丰富的数据库可以精准描述用户画像,进行精准营销。

从教育行业来说,近些年来随着家长对孩子教育的重视,在教育上的投入不断增多。然而即使是新东方和好未来这样的头部公司,总市场份额也不超5%,教育行业潜力巨大。

网易也看准了教育行业,并早早布局。2010年推出网易公开课,并于2012年推出网易云课堂,然而,这次又要进军少儿编程领域,网易的逻辑在哪?

少儿编程已经成为了教育赛道中的新风口,仅9月以来,傲梦编程、WeCode、妙小程、斑码编程等玩家相继宣布融资消息,即使在经济下行的背景下,编程赛道仍持续获得融资,资本正不断加码编程领域。除此之外,相关政策也在支持编程的发展。2017年国务院发布的《新一代人工智能发现规划》中就强调要“逐步推广编程教育,鼓励社会力量参与编程教学软件”。

在今年,浙江省还将信息技术加入高考选考科目。从以上来看,少儿编程赛道存在着众多“利好”。

然而,虽然万事具备,东风尚缺。对标美国的少儿编程市场60%以上的渗透率,中国目前少儿编程的渗透率只有0.96%的渗透率,从理论上讲,中国的少儿编程市场有百亿级规模。然而,果真如此吗?

目前只有少部分家长有意识去培养孩子的编程能力,大部分家长并未意识到编程对于孩子逻辑思维培养、解决问题能力提升的重要性,在中国大部分家长的观念里,孩子教育的培养还是以应试为主,少儿编程仍处于市场培育阶段。

对比美国的少儿编程市场,发展已经相对成熟,而中国的少儿编程市场还处于起步阶段。就教研体系来说,目前还不完整。虽然低幼龄学生已经开始接触少儿编程,但是目前市场的培育体系仍是聚焦在低年级,向高年级过渡中缺乏相应的教研体系,存在脱课现象。另外,师资问题也一直是存在于少儿编程领域的一大痛点。

中国有大量的编程人员,但却缺乏相应的编程教育专家,编程高手≠教育人员的痛点存在于编程行业之中。而对于普通教师来说,想要转做编程老师也是存在一定门槛的。

据统计,2016年的数据是,我国平均每所小学从事计算机教学的教师数量只有0.8,师资成为了中国少儿编程发展的制肘。

少儿编程或许是一门好生意,但困难却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