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我们合同销售总额才6700万元,从12月份引入水发众兴集团作为战略投资者后,今年到目前为止合同额已经达到两个亿了。”9月19日,沃特佳董秘办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道。

十个月前,水发众兴集团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受让了沃特佳发起人股东持有的975万股,成为沃特佳控股股东,沃特佳也从民营企业摇身成为国企宠儿。

“我们很多行业的客户,比如钢铁集团、造纸厂等,水处理的投标规定必须是国有控股企业,或者注册资本达到一亿,以前我们都进不到他们的招标库,引入国资战略投资者,不仅扩大了公司知名度,合同金额也上来了。”上述沃特佳人士说道。

这一案例背后,是今年以来国有资本逐渐加速的投资步伐。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已经有10家新三板企业的属性由“民营企业”变更为“国有企业”。仅今年8月至9月,就有4家新三板民营公司变更为国有企业。

标的业绩各异

近一年来(2017年9月18日至2018年9月19日),已经有16家新三板企业通过定增、股权转让及表决权转让等方式,被国有资本收入麾下。

“公司本身有相对优质的资产或业务,依托于一个更大、背景更雄厚的平台,未来能获得更长远的发展,所以企业方有意愿出售。”9月19日,东北证券研究总监付立春表示。

付立春补充道:“而对购买方而言,相比于四板和非挂牌交易的企业而言,新三板企业规范度较高,又比A股上市公司便宜。”

具体来看,控股股东变更为国资的挂牌企业规模较小,仅一家总资产规模超过10亿元,今年6月被北京华夏水发水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夏水务”)收购的安和水电,截至6月末资产规模总计13.81亿元。

华夏水务出资10408万元对安和水电母公司安和工程增资,占安和工程增资完成后注册资本的 51%,从而变更为安和水电实际控制人。

而公司的规模最小的威纶股份截至今年6月,资产总计1651万元,日照唐风仅出资937.5万元便拿下了威纶股份的控股权。

其余挂牌企业资产规模则在1-6亿元不等,均为制造业,多分布在工业机械、农产品、环保、园林生态等资金密集、行业竞争较为激烈的行业。

与A股扫货看中企业业绩不同的是,国资的新三板标的基本面参差不齐, 2018年中报净利润过千万的企业仅三家,8家挂牌企业净利润水平在万元至百万元不等,还出现了5家亏损企业,其中中江种业上半年亏损1654.93万元。

“与A股逻辑不一样的是,新三板上即便是亏损企业,国资出于战略布局需要一样会收购,这是基于企业性质和生命周期的战略考量。”9月19日,研究中心新三板首席分析师诸海滨表示。

跨界并购销声匿迹

尽管对业绩质量要求不高,但通过比较近三年来国资收购新三板的案例,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国资收购更趋理性,倾向于选择更具业务协同性的标的,且多为战略投资,跨界并购销声匿迹。

据Wind显示,2016年实控人变更为国资的7家挂牌公司中,有3家为跨界收购。如南华生物收购城光节能案例中,前者是一家国资控股的干细胞产业主板公司,后者则是一家节能减排服务行业服务提供商,收入来源是EMC及BT收入以及公司技术服务的收入。

到了2017年,监管政策生变,跨界并购大大减少,但11家“民营变国资”的新三板公司中,仍有一例金融资本入主实业的案例。2017年8月,苏州市吴中金融控股有限公司以25213.44万元入主中晟环境。

2018年,出现了10例国资收购三板企业项目中,上述案例均消失,收购方皆为实业资本,且收购方与标的企业均处于同一行业或上下游产业链,部分挂牌企业与收购方之间存在业务往来,战略投资成为主流。

2018年5月收购格兰博的长虹华意董秘办人士9月19日对记者表示:“公司主要是做战略投资,格兰博在智能扫地机器人方面存在一定优势,每年我们都有一些业务往来。他们找到公司大股东,想出售资产,正好我们也想发展这个方向,所以在大股东牵头下完成了收购。”

一名民营转国资的新三板公司内部人士也对记者指出:“一般国有资本如果纯做财务投资,是不会通过实体研究所收购的,因为国资旗下也有专门做金融投资的部门,像基金公司、资本管理公司等。”

该人士对记者称,公司与国资结缘也是出于业务协同的考虑,另也存在制造业今年生产艰难,引进战略投资者缓解压力,进行产业升级等因素。

“我们是一个出口型公司,主要面向美国市场。今年受中美贸易摩擦影响,公司决定打开国内市场,但行业竞争很激烈,我们并不具备优势,正好有国资研究机构找到我们,可以帮助公司增强研发力量,他们的国资背景对公司未来发展也有帮助。”上述人士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