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8日,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说法,Uber正在讨论收购其在迪拜的竞争对手Careem Networks FZ,向中东市场扩张。知情人士表示,这笔交易对Careem的估值可能在20亿美元到25亿美元之间,谈判正在进行中,Careem的管理层正在努力让该公司的股东相信这笔交易的价值。目前两家公司还没有做出最终决定,但是很可能决定不进行这笔交易。

  Careem成立于2012年,2016年到2017年完成了共5亿美元的E轮融资,当时估值超过10亿美,元成为中东最有价值的科技初创企业之一。

  2018年1月,路透社报道称Careem正在和银行进行IPO谈判,准备招聘财务顾问。Careem的首席执行官Mudassir Sheikha表示:“对于Careem这样一个快速成长的企业来说,IPO是‘天然的里程碑’。但公司眼下的重要目标,还是集中力量扩展到更多的市场”。

  5月,消息称Careem正在与投资者谈判,计划融资5亿美元。当时有知情者表示,Careem正在与金融顾问洽谈交易,融资后可能会IPO,融资中估值最高可能会达到15亿美元。

  7月份,外媒报道称,网约车巨头Uber正在同Careem进行初步谈判,考虑合并双方的中东网约车业务,从而结束该地区代价高昂的竞争。双方探讨了若干种潜在的交易结构,其中包括Careem现任管理层继续管理合并后的业务,保留一家或两家公司的中东品牌,或者是Uber完全收购Careem。并且在与Careem的谈判中,Uber表示如果不能完全收购Careem,需要获得合并公司超过半数的股权。目前的谈判应该是7月份的延续。

  Careem背后的投资方包括日本电商巨头乐天株式会社、沙特电信、沙特王国控股公司、德国汽车制造商戴姆勒、滴滴出行等。拥有100多万名司机,其业务覆盖阿联酋、卡塔尔、沙特阿拉伯、巴林、黎巴嫩、巴基斯坦、科威特、埃及、摩洛哥、约旦、土耳其、巴勒斯坦、伊拉克和苏丹等100多个城市,最大的市场在沙特。Careem的应用可以让顾客预订汽车、自行车、高尔夫球车、船只和人力车,是Uber在中东地区的主要竞争对手。

  从中东到北非,Careem的业务一直在扩张,在多个国家建立了研发部门和呼叫中心,今年1月还进入伊拉克首都巴格达,Uber在这里还是空白。

  日前Uber首席执行官Dara Khosrowshahi表示,Uber计划于2019年下半年上市。Uber2018年第二季度的财报显示,第二季度营收27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相比上涨了51%。总预订量达120亿美元,同比上升41%。亏损同比收窄24%,但较上一季度增加32%。 比第一季度营收和预定量增长速度均有下降,第一季度营收同比增长67%,预订量同比增长55%。不过Uber今年仍然有望实现逾100亿美元的营收。

  Uber此前多重负面堆积,财报也非常不乐观。2016年全球营收65亿美元,亏损28亿美元,2017年营收达75亿美元,亏损高达45亿美元。尽管今年第二季度亏损与去年同期的11亿美元相比有所收窄,但依然亏损了8.9亿美元。而今年第一季度,Uber调整过后的亏损额也高达3.12亿美元。

  在美国市场,Uber仍是第一大共享出行企业,同时也面临着Lyft的迅猛追赶。

  今年三月份,第三方分析机构Second Measure发布的数据显示,Lyft的市场份额为27%,Uber为73%。5月份, Lyft首次公布了其市场份额,称拥有美国共享出行市场35%的份额,表示其在16个美国境内市场的市场份额超过40%, 并在少数几个市场获得了主导地位。这意味着,Uber在美国市场的份额又一次出现了下滑。 eMarketer也下调了对未来几年Uber增长率的预期。 根据eMarketer的数据,到2018年底,Uber的市场份额将为77%,低于2016年的90%。Lyft的市场份额达到约44%,高于此前的近29%。到2022年,Uber的份额将为77%,而Lyft为约59%。有些用户会同时使用两种服务。

  Lyft的估值还远远低于Uber,但是其从2016年以来估值已经翻了三倍左右,与Uber在全美覆盖的城市数量也趋于一致。Lyft甚至可能抢在Uber之前上市,如此一来,必将更进一步地缩小与Uber在资本和品牌方面的差距。

  放眼全球市场,Uber也正面临不同程度的收缩。

  今年3月,Uber将其在东南亚地区的出行和食品配送业务出售给了本土竞争对手Grab, Grab的新加坡公司将接管柬埔寨、印尼、马来西亚、缅甸、菲律宾、泰国、越南以及新加坡的业务。并逐步将Uber的司机、企业和客户迁移到Grab的平台上。 Grab也宣布自己拿下了东南亚手机打车市场中95%的份额。 作为交易的一部分,Uber获得了Grab公司27.5%的股份,其CEO加入Grab董事会,停止在东南亚的烧钱大战。 但是这一交易由于涉及反垄断调查,尚未完全结束。

  退出东南亚之后,4月份Uber的首席运营官Barney Harford表示,未来在印度市场要投入更多资源。当时Uber覆盖了印度30多座城市,而竞争对手Ola覆盖了110座城市,获得了45%的市场份额。Uber在印度市场还没有盈利。不少媒体报道称,在软银的撮合之下,Uber和Ola商谈合并事宜,但是Uber不愿意放弃合并后新公司的控制权,Ola的创始人也反对合并计划,未能达成协议。Uber在印度依然面临强烈的消耗。

  与此同时,印度的这家网约车巨头Ola也在不断扩张海外市场,已经进入了澳大利亚和英国, 近日该公司又宣布其业务将覆盖大洋洲新西兰。与此同时,Uber也在澳大利亚、新西兰运营着网约车业务,两家的竞争从印度市场继续延伸。

  在欧洲市场,Uber面临和监管机构的冲突。欧洲将Uber定性为一家出租车公司,而非互联网服务公司,Uber提供服务将被纳入交通服务范畴,各成员国可以对这种服务进行监管,发展阻力重重,另外还有欧洲本土的企业在迅速崛起。在拉美, 巴西是Uber除美国以外最大的市场,表现强劲,但是滴滴也在紧锣密鼓地布局,先是收购巴西最大的共享出行公司99,近来又在墨西哥加码,企图与Uber展开对抗。

  8月份第二季度财报发布期间,Uber曾表示他们正在巩固其在印度和中东的领导地位。如果在中东收购不成,Careem作为发展迅速的创企,在极具潜力的中东和非洲市场将成为Uber越来越大的威胁。

  共享出行领域各市场烧钱大战仍将继续,包括网约车、共享单车、无人驾驶等等业务,Uber在全球市场面临严酷的竞争的同时,更紧迫的是与Lyft的IPO之争。6月份,Lyft获得6亿美元融资,估值151亿美元。8月底Uber获得丰田公司5亿美元投资,估值接近760亿美元。但是在IPO方面,Uber不紧不慢,Lyft则表现得更为激进。如果能够率先上市,必将比对手早一步争取到更多的投资者,在美国市场再向前推进一大步,同时能够获取更多资源拓展海外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