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9月13号,雷军向全体员工发出了一封颇为重磅的内部信,这封信主要针对小米集团目前的业务架构以及人事划分调整,这也是小米上市以来第一次做出如此规模的人事架构调整。重点可以归纳成以下两点。

加强组织建设

新设集团组织部和集团参谋部,进一步增强总部管理职能,并同时调整王川、刘德、洪锋和尚进等高管的工作分工。

刘德担任组织部部长,集团组织部负责中高层管理干部的聘用、升迁、培训和考核激励等,以及各个部门的组织结构设计和编制审批。王川担任集团参谋长。集团参谋部负责协助CEO制定集团的发展战略,并督导各个业务部门的战略执行。洪锋担任小米金融董事长兼CEO。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继华为和阿里之后,第三家专门设立组织部的巨头公司。阿里也有组织部,华为的叫做总干部部。大部分公司在人力资源部以外很少再专门设立机构进行核心团队管理。

业务组织结构裂变

电视部、生态链部、MIUI部和互娱部等四个业务部重组成十个新的业务部,其中四个互联网业务部、四个硬件产品部、一个技术平台部和一个消费升级的电商部,各业务部的总经理直接汇报给CEO。

小米内部邮件.jpg

业内人士这么看

此次小米的架构调整,将核心团队的管理交还到了有经验的、曾经和雷军并肩作战的老管理者本身,手把手的扶植新管理者。

清华大学经管学院胡左浩教授表示,“团队年轻化符合互联网公司业务特性,加之以业务调整及组织支持,能够更大限度地发挥干部队伍效能。”

小米正朝着干部年轻化的方向演进,做好了人才梯队的传承准备。正如雷军在邮件中坦言“没有老兵,没有传承。没有新军,没有未来。

在业务发展方面,西南证券首席分析师陈杭表示,小米此次架构体现出442阵型布局:即4个互联网部门+4个智能硬件部门+IOT平台部门+有品电商部。从战略上看,“未来业务将向互联网和IOT硬件倾斜,基于小米目前庞大的MAU和立体化的硬件矩阵和全球最大的物联网平台,来探索布局变现未来的互联网业务。”

互联网是小米当下阶段利润的落脚点,是前锋。智能硬件是小米目前战略布局的媒介,是中锋。有品电商和IOT平台部门是战略的支撑,是后卫。

笔记本电脑部门单独列出,作为整个数码电子消费品领域仅次于手机的单品,是小米自建硬件产品之一(手机 电视 路由器 笔电 音响),未来将成为小米收入的重要来源之一,也是承载小米众多互联网和软件服务的核心载体。

点拾投资创始人朱昂表示,“小米作为一个软件公司的模式越来越清晰,战略集中在轻资产高毛利业务,而非重资产。这也指向了小米上市后发展的主战场。手机以及智能硬件销售只是底层的渠道和用户流量,未来小米真正利润方面将来自偏软的那块。”

但光大证券也提示,目前国内中高端手机未成功放量,海外手机市场开拓受阻,IoT设备渗透进程放缓,互联网变现进程不及预期,这些都是小米未来可能遇到的风险。

调整仅仅是个开始

此次内部邮件发出后,雷军在接受采访中称在2016 年亲自接管手机业务时就做了提拔年轻干部的组织管理尝试。后来在销售与服务部进一步做竞聘选拔的试点,结果非常成功,可以说是小米2017 年奇迹逆转的核心支撑力。这个过程中,这次组织架构的思路就逐渐成型。在去年底雷军跟刘德、王川他们聊了这个话题,上市后又集中反复讨论了 2 个多月,这个系统性调整方案最终就定了。

这次调整的基本思路,在雷军看来首先是加强总部职能,合伙人回到集团,从战略和管理层面为年轻管理者引路护航。王川、刘德带领的参谋部、组织部的工作,就是协助他制定集团的发展战略,并督导各个业务部门的战略执行,还要做好核心人才培养和管理。雷军说他这次首先想的是,如果小米要成为万亿营收的公司,必须增强大脑能力,把经验丰富的核心高管集中在总部工作,才能让这个大脑也不是我一个人。大脑强了,你还要保持持续的肌肉力量。必须把一线业务阵地交给年轻人,让年轻人才像创业初期一样涌现出来建功立业,必须不断有新鲜血液融入,这样才能有人才梯队交接的长效机制。

此外,雷军还透露这次是个重要的开端。公司有近 20000 人,这次调整才涉及原来的四个部门(MIUI、互娱、生态链、电视)的 4700 多名员工。手机部、销售与服务部只是接收了一些分拆出来的团队,并不在这次调整范围内。未来 2 年内,小米肯定还会陆续进行一系列调整和优化。组织调整这是个渐进的过程,需要在各个组织维度上都要全面进行的工作。小米总裁林斌,他之前带领小米网,去年年底开始接手手机部,目前还在不断优化手机部内部的架构。

雷军.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