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jpg

编者按:昨天,创业家头条文章《又一个创业者离我们而去》引起极大的关注和共鸣。很多创业者后台留言,表示自己也有过至暗时刻。那么,当创业者遇到至暗时刻,如何自救?我们编发了两个内容,一个是华为系创业者龙国东自己的故事,一个是《创业家》2011年的专题报道《创业家“有病”》,希望对大家有用。

以下是华为系创业者龙国东自述:

2018年8月8号,本来挺好的,结果同一天传来两个不幸的消息:腾讯出来的连续创业者甘来从22层一跃而下,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我们安全圈的中坚力量,谷安天下和安全牛媒体的创始人李华因为身体原因不幸过世!

年初1月份,茅侃侃的事情还没有被人们淡忘;2年前,春雨医生张锐突然过劳去世;

巧的是,这四个人都是IT互联网领域的创业者。IT从业人员整体的工作压力在各行业中本来就是排名比较靠前的,活跃在这个领域的创业者无疑面临更大的压力!

IT互联网行业,技术更新非常快,老一代的从业人员不断面临年轻人的迭代;再加上整个行业充分竞争,想在IT互联网领域创业成功绝非易事;

甘来是做游戏的,刚好我有同学也在做游戏,有点了解:这个行业巨头都赚得盆满钵满,创业者想获取一点资源非常难,无形的门槛很高;而且甘来跟我一样都是14年开始创业,这么多年想必过得也是非常艰难;

李华是我同行,他所创办的谷安天下是安全圈里有名的咨询服务公司,孵化出来的安全牛媒体更是在短短一两年的时间里成为国内知名度最高的安全媒体,我们公司也多次和安全牛合作,这周五就有一场活动是跟安全牛一起举办的。因此,他的突然离世,对我的触动是非常大的。

晚上11点半,才得知李华是右腮部长了一大一小两个肿块,开始比较小后来越来大,去医院看块不是恶性肿瘤,住院准备做手术,后来医生说由于面脸神经非常丰富,手术切除后有面瘫的风险,可能嘴歪眼斜,所以他就没做,继续工作。

后来病情逐渐加重,前天晚上开始情况很不好,半夜120送到医院,医生说全身脏器衰竭,中午12:20他就离开了……

可能有很多人无法理解一个CEO会忙到没有时间去住院治疗,作为同行,作为创业者,我明白他的苦衷:公司的事情千头万绪,棘手的事情一大堆,优先级都高于去医院这件事情!我也是会把一年中身体上出现的所有问题,集中到一天去医院处理掉,去年12月31号,我就花了一上午的时间,一个人去医院割掉了大拇指和大腿根上长的两个肌肉瘤;今年五六月份,右脚不小心甲沟炎,指甲嵌进肉里快一公分,我还硬坚持着出了三趟差,出差回来又一个人下午去医院让大夫做了个手术,切了大半个指甲,然后自己用已经肿成馒头的右脚开车回家。这是我唯一一次下午不到下班时间提前回家,因为麻药药劲过后,真的是十指连心的疼,只好回家休养,连续两天晚上疼的无法睡觉;所幸是周五做的手术,周六周日也不耽误工作。

不能耽误工作,这恐怕是绝大多数创业者的最基本的觉悟,也是创业者的信念!

回想自己这五年以来的创业历程,也有多次至暗时刻:

15年六月份,因为公司内部的原因,本来已经谈好的A轮投资泡了汤,我不得已找我大学同学和华为的前同事借钱发了一个月工资,第二月工资也没着落,只好又厚着脸皮去求助有意向投资我们的老肖,那时候我跟他才认识2个月,一点都不熟;真的是运气好,老肖在还没有签投资协议之前,给公司账上打了一个月的工资,帮我度过了难关。

16年初,当我用比较极端的方式处理掉内部矛盾之后,随之而来的人员大量离职、股东质疑、同行加油添醋抹黑。一时间感觉走投无路!幸好还有一票兄弟不离不弃,在投资人过来当面调查问询时,都给我投了支持票,才打消投资人的顾虑,也才换来了几个投资人联手帮忙解决内部纠纷,让公司重新走上正轨。

17年上半年,在B轮融资过程中,再一次遭遇了投资人反悔的事情,已经反复修改了3轮的投资协议,老股东都签字盖章了,拿到领投方那里,就是以各种理由不盖章。此时,公司账上现金流已经所剩无几,压力排山倒海袭来,我有连续10多天无法入睡!也是天无绝人之路,以前中断半年的投资人又主动找到我们谈,在极力掩饰公司遇到的难题的同时,我们快马加鞭搞定了繁琐冗长的投资协议;按照正常进度,打款时间还是赶不上发工资的节点,关键时刻,还是跟投方,以前华为的老大哥出手提前打款解了燃眉之急。

中国的创业者,很多都是全部身家ALL IN。为了解决资金问题,很多创业者都会毫不犹豫抵押自己的房子,会找亲戚朋友借钱,会想尽一切办法筹钱。一旦公司面临生死存亡问题,创业者不但要面临员工和股东的质疑,更有可能丧失自己的房产,亲戚朋友的信任,直至所有人唾弃!这种压力,常人是无法承受的,就算是已经在创业路上摸爬滚打多年的人,也有可能在某个瞬间失去活下去的勇气,选择放弃!

因此,在这种巨大的、持续的压力下生存的创业者,其心理健康问题应该引起大家更多的关注,避免类似的悲痛的事情再次发生。

造成创业者如此巨大压力的根源,我认为主要是整个中国社会根深蒂固的成王败寇思想!大家对于失败者一点都不宽容,各种挖苦嘲笑;对成功者,无论他是正道还是旁门左道,都是极尽吹捧之能事。大家耳濡目染,当然不愿意自己是被人嘲笑的失败的那一个。在面临至暗时刻,为了免于被人耻笑,宁愿一走了之!

没有人能改变这个世界,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改变自己,提高自己的抗压能力,学会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淡定。

作为过来人,作为一个三次面临至暗时刻侥幸没有投降的还在路上的创业者,郑重告诫各位有志向创业的人:在开始前,要估计最可能遇到的难题,做好最坏最坏的打算,心要细,更要大,失败了被人嘲笑没什么,谁还没个虎落平阳的时候!另外,客观上也要防止自己在创业这条路上无限制的投入,真的有问题的时候还是要及时止损。当然,我也知道这句话对于真正的创业者来说,是没有用的,你一定会ALL IN的!

再次致敬所有的创业者,世界很残酷,但你,很勇敢!

以下为《创业家》2011年的专题报道《创业家“有病”》:

每晚散步到半夜

2010年新年,原世纪电器网董事长、现库巴购物网CEO的王治全日子很不好过。

2006年,王治全与桂春春、苏威等几个志同道合的同龄人,在北京成立了世纪电器网,从最开始做平板电视的在线导购、资讯服务转型到做网络版的家电卖场。

公司创办之后发展迅速,三年后做到了二三个亿的销售额。但是,到2009年年底,王治全遇到了问题。

从2006年开始,创业三年,王治全这个行业里该用的资源已用到尽头,而当时的公司还不能赢利。那个时期,做3C的电商都处在亏损状态。公司资金捉襟见肘,王治全开始时找朋友借,后来找银行贷款,也试图去融过资,但没成功。那一年,经济危机的阴影还没散去,对于B2C,风投都持观望的态度,没有一家B2C公司融到钱。

“贫贱夫妻百事哀。”王治全以此形容当时的困窘。为了节约成本,公司不敢招员工开拓新业务。没有资金,很多战略布局无法展开。2010年2月1日,王治全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把手机业务砍掉。

“员工都很难受,负责这个业务的小姑娘哭得一塌糊涂,她觉得自己很失败。”王治全说。手机业务2009年3月1日才上线,其实一年来做得不错,而且对于公司来讲,也是必须要做的领域,但因为资金紧张,只有先砍掉。

“明天产生不了效益的事,今天你就不敢去做了。做手机对销售额的贡献和资金周转的速度比不上家电,只能痛下狠心砍掉。”王治全说。这极大伤害了负责手机业务的员工感情,但当时他别无选择。

资金短缺,工作还辛苦。那段时间,王治全与团队一周七天都在公司,每天要干到很晚才下班。

“到月底,一看月报表又不行了,那种压力是巨大的,睡不着觉,失眠。”王治全说。那段时间,他回到家,不能谈公司的事,一谈起来就烦,人也很容易激动,脾气变得很暴躁。

当时,王治全正和一家国际投资公司密切接触,双方已经谈得很深入,看起来似乎就要成了,但在最后一刻,王治全却放弃了。他觉得引入投资,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他遇到的问题。

“其实双方都比较犹豫,我觉得拿了钱无非是让大家多活几天,继续烧钱,竞争力从何谈起呢?解决不了什么问题。我们的上游太强大了,都是百亿千亿规模,我们和人家就没有什么谈判能力。”

这是王治全与他的创业团队的悲惨现实。在这背后,隐藏了一个创业者的心智所承受的严酷的煎熬、考验。王治全不避讳公司遭遇挫败时有过的沮丧,他在当时也产生过放弃的念头。他告诉《创业家》,自己没有达到教父级企业家的那个境界,“有些老总说,困难面前从来不动摇,我做不到。”王治全说,他有过后悔做公司的时候,“打工不好好的吗,为什么把自己搞得那么累呢?这个生活方式是自己想要的吗?”

但这些想法都只是一闪而过,“我从来就没有考虑过放弃之后的设计,就是撤退的打法,没有从细节上真正的思考它。”

后来,为了让他放松,调整状态,太太每个周末都逼着王治全一起到植物园、动物园之类的地方散心。一段时间过去,他发现这个办法确实不错,能让自己缓解一些心理压力。后来散步成了王治全那段时间的每日功课。他当时住在清华大学附近,每晚九点多回家,吃饭之后,就在清华校园里走两个小时,走到十一点多钟,再回家睡觉。

“散步两个小时,首先人也累了,睡眠也得到改善,心情也得到比较好的释放。”那个时候2010年春节刚过,天气已经不冷了,正是万物生长的时候,校园里有水有树,大学生生龙活虎,他所见到的都是正面的“能量”,心态得到了很大改善。那段时间他的身体也得到了调整,还顺带减了肥。

那一年,王治全35岁,他和太太下决心要个孩子。

“六度”、《弟子规》的魔力

北京某IT公司董事长李黎和王治全经历很相似。他同样是2006年创业,在最开始的半年里,没挣到一分钱。

2006年8月,李黎带领着一个十多人的团队,在清华大学附近的一栋公寓楼里开始创业。大半年过去没有挣到一分钱。李黎说,那段时间,他看到钱就双眼发绿,“就好像监狱里的人没有吃过肉,见到老鼠都想吃,到了饥不择食的地步。”

有一天晚上,李黎收到一个同学给他发来的一条短信,“他说李黎,用佛教的六度跟你共勉,这六度是布施、持戒、忍辱、禅定、精进、般若。”

李黎那位朋友也信仰佛教,“我说你怎么知道我正犯难呢?”李黎向记者解释,“忍辱是说明知很困难,忍受着心理的折磨,拼命地朝目标去前进;禅定是指从容淡定,做企业有波澜起伏,要有这样一个修为的境界。后面的精进、般若,其实都讲的是一个意思,这些和做企业都是相通的。”

李黎原本在某大企业做副总,也做过天使投资,这次创业,自己全资投入,实际上公司前半年没花什么钱,但是始终挣不到钱让他很着急。

“因为你是经商嘛,要有现金流,要有利润嘛,所以就非常非常的急,急不可耐那种心态。”

这条短信在关键时刻点醒了李黎,他至今保留在手机里。“这其实告诉了我做一个企业的精神体系,如在名利面前懂得止步,从容淡定的心态,明知有困难,也能忍受挫折朝着目标前进等等。”

后来有朋友跟李黎聊天,帮他做分析,“他说你以前做大企业,做宏观、做架构、做投资,都没问题,现在你自己创业,这个过程是让你自己来补创业这一课。啥也没有,没有人,没经验,一步步走过来。”

在公司经营中,李黎有意识用一些佛教的东西来推行公司文化。“比如说见贤思齐,勿以善小而不为,用平等心来对待人、事和外界事物,用精进的心来对待你要做的工作。”李黎说,自己并非对佛法有很深的研究,但这些朴素的道理却可以让人受益。

李黎也非常注意去主动结交有同样信仰的企业家。他在公司买了很多佛教的书籍,碰到人就送一本。时间一长,也渐渐积累了很多朋友,大家经常在一起喝喝茶交流交流,互相都很有帮助。

北京汇通汇利技术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胡小林也信仰佛教,他一度患有重度焦虑症,最终借助佛教的智慧,调整了自己的状态。

胡小林在1993年地产开始热起来的时候进入地产业,每天为了博取政府领导和客户的欢心,跑前跑后请吃饭,拉关系。

“当时中国的商业环境就是这样,大家都抱着急功近利的心态,想一顿饭、一瓶酒、一头鲍鱼就解决问题。至于怎么抓产品质量,怎么经营,没人关心。”

早期的房地产业,暗箱操作很多,胡小林进了这一行业之后,一开始做得并不好,而且干的全是跟企业经营不着边的事,时间一长,他发现自己整个人完全变了。

“当时的员工都非常怕我,我喝得酩酊大醉,司机送我回家,拉到了都不敢叫醒我下车回家,大冬天的在车外面等到夜里两三点钟。员工能躲我多远算多远,都不愿意和我同坐一趟电梯。” 胡小林说。

就在那个时候,他病倒了。1997年,胡小林发现自己的身体和精神状况都不行了,后来在协和医院查出患了焦虑症。从1997年到2006年,胡小林一直在大把大把吃药。

一个偶然的机会,胡小林接触到了佛教。当他领悟到“因果论”的道理时,感到一切释然。“不再说瞎话,不再喝酒,不再吃肉,没有说喝酒是因,挣钱是果。”他的身体也慢慢开始康复。

2007年,胡小林决定改变以往做企业的思路,他用《弟子规》的理念经营企业。概括起来就是“感恩”、“改过”,说话做事负责,自己公司做不到的事情,就不去忽悠。他现在的公司做的是供暖生意,卖的是壁挂炉。

一开始胡小林也不是十分有信心,但两年的时间,证明了他的正确。2007年,汇通汇利的销售额增长了30%到40%,2008年北京奥林匹克,公司半年不干活,仍然卖到了2.5万台。这连他自己也感到不可思议。

2008年金融危机,胡小林没有给公司裁员、降薪、降福利,反而给员工涨了30%~40%的薪水,依据的是《弟子规》中的一句话:

凡取与,贵分晓,与宜多,取宜少。

死一次,知道自己要什么

乐百氏创始人、今日投资董事长何伯权曾参加过一个“沉船游戏”,让他看明白了很多事情,也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

“他制造让你死去的那种环境,灯全部黑了,让你躺在地下,完全漆黑。那个导师说,何伯权你已经死了,你现在正被装到棺材里。然后是盖棺材的声音。他说何伯权,你上个月不是说要陪父母吃饭吗,你不是想去旅游吗,现在你没机会了何伯权,你死了。”何伯权说,那个时候,自己忽然明白了很多生命中根本的东西。

“哇!这个时候突然就感觉,自己是真的已经死掉了,然后再一想,自己还有很多的计划都没有来得及去做。我们每一个人都有很多很多想做的事情,有很多梦想,但都是一天推一天,以为是做完现在的事情可以再做,最后都没机会。在这样的环境,我一下子清醒了,我真正最需要的是什么?是不是要把现在这个企业再做大一点、赚更多的钱?假如这样继续重复下去,结果是什么?”这次沉船游戏之后,何伯权决定把乐百氏卖掉。

“100%的创业家都被心理层面的问题折磨过,80%的创业家长期失眠,甚至焦虑到一定程度,自杀未遂的,都有很多。”聚成董事长刘松琳,因为工作原因,接触过很多企业家,“很多人都光顾着外部能力的生长,乏于心智的成长。”

经纬创投创始人张颖也曾经告诉《创业家》杂志记者,他见过一些创业家,因为压力过大,精神状态不好,要靠药物控制。

也正因为此,如今,很多机构都开设了各类心理辅导班、国学班、禅修班,针对企业家进行心智模式的辅导。何伯权的沉船游戏,就是在这类心理辅导课上体验的。

刘松琳自己也遇到过心理危机。2005年,刘松琳24岁,他创办的聚成资讯集团旗下已经拥有18家公司,身边的同龄人视他为偶像。

在这个时候,他发现自己“出了问题”。

开到第18家公司的时候,他觉得应该要开二十几家才对;别人说他的演讲很精彩,他自己觉得不过如此,甚至觉得,“讲得太不好了” 。而且,那个时候,正赶上创始团队内部纷争,这种焦虑和压力使他有次见完客户谈完事后,一转身就晕倒在地。

去医院检查,什么毛病也没有,他在国外一个朋友的推荐下,参加了北京海文培训学校的应用心理学课程。

“那个时候,我不懂得欣赏自己,也不会欣赏别人,因为缺少欣赏别人的能力,这其实会给一个公司的团队带来很大的压力。”刘松琳的事业如今越做越好,在2010年初,公司接受了联想近亿元的投资。

和他一样变得从容的,还有本文开头提到的世纪电器网创始人王治全。2010年11月,王治全把公司80%的股权作价4800万元卖给了国美电器。

对王治全而言,最糟糕的时光终于趟过去了。

他现在也有压力,国美给他们的业绩要求是,2011年要有10个亿的营收,对一个去年营收还徘徊在二三个亿的团队来说,这是一个不小的压力,而且,各分公司都要求给下面的弟兄加薪,但王治全觉得,这个压力和去年的压力已不是同一个量级了。

王治全觉得创业者承担各种压力,是做企业发展的一个过程。2010年最后一天,他坐在位于北京鲁谷路的办公室,谈起一年前的艰辛,非常感慨。

“这就像高考,在那个年龄段压力是巨大的,但最后大家都迈了出去,走向了另一个天地,回头看,都应该觉得还挺幸福的,因为经历了高考,我们心智更成熟。做企业也是一样,拼进去回头再看的时候,你会觉得自己心智成熟了,抗压能力强了,现在遇到事我觉得再大的事有我那时候惨吗?”

他的老婆在2010年怀孕了,今年他将会有一个孩子。

本文前半部分由蓝血研究(lanxueyanjiu)授权转载,作者龙国东,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