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华大集团陷入“举报门”,这一事件持续发酵,华大基因于7月10日召开新闻发布会,再次回应。

  追溯到两年前,2016年4月17日,国家基因库官网发布消息“ 国家基因库细胞中心江苏运营中心成立,4月起接受样本”。

国家基因库细胞存储业务覆盖江苏.jpg

  当时,一家名为南京昌健誉嘉的公司与华大生命研究院签订了一份《国家基因库技术服务合同》,深圳华大基因研究院出技术方案,南京昌健负责市场经营和市场开拓。南京昌健成为华大生命研究院的代理商,为华大生命研究院提供细胞源,也就是脐带血干细胞采集存储、免疫细胞采集存储业务,并且以“国家基因库细胞中心江苏运营中心”的名义开展了这项商业活动。新华网曾刊登的《国家基因库细胞存储业务覆盖江苏》、《江苏37家医院获人类细胞存储采集质量认证》中,也提及了“国家基因库细胞中心联合南京昌健誉嘉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共同组建了江苏运营中心”、“国家基因库细胞中心江苏运营中心是2016年4月由国家基因库和南京昌健誉嘉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共同组建”这样的内容。

国家基因库细胞存储江苏运营中心.jpg

  然而2018年5月18日,华大基因发表了一则声明,指出华大研究院从未以任何形式授权南京昌健誉嘉以“国家基因库细胞中心江苏运营中心”的名义开展活动、发表相关言论,强调双方有技术服务合作关系,但是并不存在名称的授权使用或者实体的授权运营关系。由于对方违约,华大研究院已经与对方解除了协议。5月29日,华大基因继续在《江苏金融时报》上刊登声明,澄清与南京昌建誉嘉的关系。

  合作关系公开决裂,5月30日,南京昌健誉嘉向法院对华大科技、华大生命研究院提起诉讼。起诉书中提到,双方共同成立国家基因库细胞中心江苏运营中心,“国家基因库”只是一个有关部委批准使用的称号,没有独立的法人主体,在深圳是依托华大生命研究院的法人主体进行运营,在北京是依托北京誉马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法人主体运营。同理,在江苏是依托南京昌健誉嘉的法人主体运营。而6月12日,南京警方传唤南京昌健誉嘉总经理王德明,称华大基因方面报案诉王德明等人“私刻公章”。

  双方持续交恶,6月14日,王德明发布了一封实名举报信——《举报华大基因伪高科技忽悠欺诈涉嫌贿赂官员,大规模套骗国有资产》,举报华大基因在江苏省众多城市大范围与地方官员接触,贿赂相关官员,骗套国有资产,以高科技企业名义圈地。文中列举了苏州市新曲白马涧生态园6000亩投资120亿声明科技小镇、扬州市新中心江广融合地带扬州生态科技城、镇江市国家基因库长江流域种质资源库、水产养殖农业基地等项目。另外还提到“ 南京国家级江北新区全省之力打造‘基因之城’, 2018年5月20新签约”。 次日, 华大基因暴跌超过8%。

  很快有了回应。6月27日,华大基因发布《关于天涯论坛注册用户“独孤九剑王德明” 恶意诋毁华大基因的严正声明》,针对之前的“国家基因库”纠纷,再次强调不存在“国家基因库细胞中心江苏运营中心”为名的事业单位、民办非企业单位或其他独立的社会组织。另一方面,针对“圈地”说,表示华大基因未在江苏参与任何房地产项目,也未曾获得土地资源,举报信中内容无稽之谈。

  双方最初纠纷的关键在于一份关于国家基因库项目的合作协议,根据南京昌健誉嘉的起诉书,华大研究院在京津地区也与北京誉马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签署了一份合作协议,与南京昌健誉嘉的如出一辙,双方合作期为十年,而据媒体调查证实,北京这份协议也遇到了华大基因方面的终止。

  “举报门”的过程如此,后来华大基因针对举报信中的问题进行了更加详细的回应。

  CEO徐讯对媒体表示,他们先签了技术合同,但是代理商方面非常热情,于是双方开始讨论筹建国家基因库细胞中心江苏运营中心,就发了一个新闻,但是由于种种困难,最终这个中心未能真正建立。也就是说,当时新华网刊文提到的“国家基因库细胞中心联合南京昌健誉嘉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共同组建了江苏运营中心”,与事实完全相反。

  2018年的1月,华大研究院就向南京昌健誉嘉发出解约通知,违约的原因是,全年目标300例,南京昌健仅完成了17例细胞存储样本。而1月解约后,南京昌健依然以“国家基因库细胞中心江苏运营中心”的名义开展市场活动,发表相关言论,这才有了5月份的声明。1月份解约后,南京昌健仍然在使用“国家基因库细胞中心江苏运营中心”的公章,这也就引发了后来华大研究院向警方诉王德明私刻公章的案件。

  至于北京誉马生物科技收到的解约通知,华大方面表示,华大研究院前后与11家第三方合作方签订了技术服务合同,今年年初,向11家合作方全部发送了《解约通知》。据了解,2017年12月,华大基因方面给各家合作方发邮件称2017年只剩一个月的时间,希望大家再接再厉共同把细胞存储业务做好。并且将于2018年1月上旬进行目标考核评估,希望大家在一个月内把业务指标提上去。后来王德明回应说,收到邮件后南京昌健大力度推广,一个月内提高了1000%的业务量。最后的结果是南京昌健仅完成了17例细胞存储样本,被解约。

  与此同时,其他合作方也一样被解约,依据的是“鉴于自合同订立至今的业务合作情况不能达到各方期待的效果,我院决定行使《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四百一十条规定的任意解除权,解除与贵司就签署事项的合作关系”——来自华大研究院发给北京誉马的《关于解除<技术服务合同>的通知函 》。而北京誉马在复函中表示了反对意见,并且提出,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的相关规定下,在双方未达成赔偿和解的情况下,会继续按照合同规定使用“国家基因库”及关联方相关的名称和商标

  近日在华大的回应中,可以看到这样的说辞:“我们决定国家基因库还是主要集中在现行的科研和技术上,把商业部分尽可能剥离出去”,“保证国家基因库的纯正性”,因此终止与第三方的合作,专门成立了一家叫“深圳华大细胞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的企业来集中负责商业化运作。到这里,华大研究院单方面终止协议,可见不仅仅是因为业绩没有达到预期,更重要的原因在于想要把细胞存储业务整合到自己手中,重新调整业务部署。由此引发合作方不满也是顺理成章。

  双方各执一词,孰是孰非背后是利益之争。但是华大基因负面一直不断。

  5月28日,华大基因董事长汪建在2018数博会论坛中表示,公司所有员工都必须活到100岁,还制定了三项规定,第一项就是员工孩子不允许有出生缺陷,否则就是7000名员工的耻辱,引发了广泛争议。还有举报信中提到的华大首席科学家仅有高中学历,而华大回应“不排斥有文凭、有创意的人”。徐迅表示, 华大研究院现在并没有首席科学家这个职称,这个高中学历的员工是一个项目的首席科学家。但是以教育常识来看,生物科学专业性非常强,需要很强的理论基础和实验积累,恐怕不是高中学历加上短短几年的自我学习就能造就的。对于这一点,轻描淡写的“看能力”似乎并没有说服力。

  另外,虽然有消息称2017年华大基因在疾病筛查技术方面有多项突破, 生育健康、复杂疾病、基础科研以及药物研发等领域获得营收显著增长,但是财报显示,2017年研发投入为1.74亿元,同比减少1.36%,并且从2014-2017的四年间,其无形资产账面原值几乎未变,也就是说这期间没有新的专利诞生,资本化研发支出占当期净利润的比几乎为0,而营收增长无非是在吃老本。举报信中提出的骗取政府补贴,也在其年报中有体现,2017年,华大基因或政府补贴391.57万元,2016年则达到3441.25万元。

  举报门引出的圈地说,也引出了更大的质疑。

  关于“5月20日新签约的基因之城”,7月10日,华大集团召开新闻发布会,集团执行副总裁朱岩梅承诺,集团将专注技术研发,永远不会从事商业性质的房地产开发。CEO徐讯也回应,集团没有参与房地产项目开发,也没有在生命健康小镇项目中获得任何土地。但是据媒体查证报道,5月20日南京市政府及江北新区分别与华大基因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共同打造健康医疗大数据中心以及基因科技研发与应用示范基地等,但是合作的具体事宜并未涉及。

  另外据了解,苏州生命健康小镇的项目,规划中包含产业、商业、办公、住宅等配套的业态,小镇产业将涵盖健康科技、健康服务、精准医疗等。项目占地约2平方公里,四家股东联合成立了苏州高新生命健康小镇发展有限公司(高新建设)来协调此项目。四家股东中,深圳华大和苏南万科分别持股25%,另外两家国资背景的股东分别持股30%和20%。徐迅表示,华大集团是受当地政府邀请加入,主要对小镇整体规划、产业部分项目运营管理提供科研支撑,没有参与产业载体建设或商业地块的开发

  根据目前的信息,华大基因不参与硬件开发,但确实是作为产业园的内容合作方。另外,华大基因还和西安、珠海、吉林、银川等多个城市和医院达成了合作,各类“研究室” 、“实验室” 、“产业园”、“中心”等等频频展开宣传,但似乎并没有凸显其高科技属性,反而与科研成果和专利不足形成了对比。人们看到的更多的是“基因科技造福人类 ”,“要活100年”、“未来5~10年,可以合成任何生命” 这些“假大空”的口号,而非实质的技术进展。因此外界也有这样一种声音:相比起高科技,华大基因营销玩得更好。

  2017年7月华大基因上市,股价一路上涨,到11月份涨到261.99元,但是之后伴随着大盘的调整和各种各样的质疑,一路下跌,总市值跌去300多亿。7月10日的消息,华大基因逾2亿股原始股将于7月16日解禁上市,占总股本的50.17% ,本次申请解除股份限售的股东有40名。50%以上的天量解禁,风口浪尖上的华大基因又出一危险信号

  其招股书、年度报告的数据、股价走势、科研成绩、成果转化、甚至针对举报信中的各项回应,目前看来都站不稳,与合作方的纠纷还没有结束,也许接下来还会有新的爆点,被公众评价为“没有任何核心技术 ”的华大基因预计在即将到来的7月16日又会给投资者带来新一波的惊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