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潮讯,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资料显示,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于5月10日获上海浦东新区市场监管局核发的营业执照。这意味着特斯拉正式落户中国。

资料显示,特斯(上海)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亿元,法定代表人为Xiaotong Zhu(或为特斯拉中国总裁朱晓彤),经营范围是从事电动汽车及零部件、电池、储能设备、光伏产品领域内的技术开发、技术服务、技术咨询、技术转让,上述同类商品的批发、佣金代理(拍卖除外)及进出口业务,并提供相关配套服务,电动汽车展示及产品推广。特斯拉上海的股东为“TESLA MOTORS HK LIMITED特斯拉汽车香港有限公司”,持股100%。

但根据我国政府相关政策,特斯拉要想在华独资建厂仍十分曲折。相关政策规定,在分阶段陆续取消汽车行业外资股比限制的同时,外商依然要遵循相关投资管理政策。例如《新建纯电动乘用车企业管理规定》、《关于完善汽车投资项目管理的意见》等。

这些政策中规定了新能源汽车投资项目的准入条件和门槛。例如,外资在华生产新能源汽车只能通过在现有燃油车合资企业、或申请新建纯电动汽车企业,或收购其他纯电动汽车企业的方式;外资在华增加传统燃油车产能只能通过现有合资公司或收购其他燃油车企业的方式。

也就是说,股比放开后,即便外资企业可以通过独资的形式进入中国,但仍需要通过生产资质的核准和审批,而目前国内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的审批尚未重启。特斯拉要完成在中国独资建厂还需要相当长一段时间,并有诸多不确定性。

但此时内忧外患的特斯拉,不知能否撑到最后。

首先是严重的亏损。根据特斯拉2018年第一季度的财报显示,公司1-3月总营收为34.1亿美元,高于去年同期的26.96亿美元;净亏损为7.846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净亏损3.972亿美元,几乎翻倍。

特斯拉产能问题也一直未能解决。2017年底,特斯拉给自己定的目标是在2018年第一季度末实现周产2500辆Model 3,并于第二季度末将这一目标提升至周产5000辆。可现实没有特斯拉预计的乐观。今年一季度,特斯拉共生产了9766辆Model 3;在一季度的最后一周中,Model 3的产量为2020辆。截至第一季度末,尚未交付的Model 3订单总量仍旧超过45万辆。

为了加快Model 3的生产,特斯拉在美国加州Fremont工厂和超级电池工厂1号持续投入资金。并且为了工厂能够24小时开工,增加员工、支付加班费等。这些都让特斯拉的成本居高不下,导致亏损进一步扩大。

更糟糕的是,外界对特斯拉也不再如之前那般追捧。在特斯拉财报发布后的电话会议中,由于被问到有关Model 3的产能情况,马斯克直接切断了与高级分析师托尼·萨科纳吉的电话。马斯克的表现,令股民们非常失望,后果是特斯拉股价盘在短短20分钟不到的时间里跌了5%,市值瞬间减少20多亿美元。到了第二天,特斯拉股价重挫近7%。

许多分析师对特斯拉的未来表示不看好。前通用汽车副总裁鲍勃·卢茨(Bob Lutz)甚至断言特斯拉撑不过2019年。按着这个说法,特斯拉的寿命只剩不到7个月。

与此同时,特斯拉内部內震不断。经谷歌母公司 Alphabet确认,特斯拉前户外工程总监 Matt Schwall 已经加入“字母表”旗下自行驾驶汽车公司 Waymo 的安全团队。负责自动驾驶的“芯片大神”JimKeller在今年第一季度离开了公司,他在业界的地位非常高,也对特斯拉的自动驾驶技术有着不可磨灭的功劳。

5月8日,据科技媒体Electrek报道,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一份文件显示,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增持了价值近1000万美元(985万美元)的3.3万股公司股票。

马斯克在2017年3月也曾自讨腰包大战空头,增持价值2500万美元的特斯拉股票。

这次,钢铁侠马斯克还能挽狂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