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png

1

风口兴起

灭掉一个风口的“最佳”方式是另一个风口的强势来袭。小电科技CEO唐永波对此体会颇深,“去年下半年,无人货架那波热潮起来后,打在我们身上的聚光灯转移了目标。”

2017年3月

唐永波的创业项目“共享充电宝”2017年上半年热得烫手:小电科技2016年12月成立,次年3月获得数千万元天使轮投资,4月A轮近亿元,5月B轮3.5亿元,投资机构包括金沙江创投、德同资本、腾讯、元璟资本、红杉资本等。

金沙江创投的朱啸虎与唐永波相识多年。“他非常有实力”,2018年3月,“独角兽捕手”当着数家媒体夸赞唐永波。离开阿里后,唐投身创业,先做了一个生活服务项目,朱啸虎虽然“不是太看好”,但也“保持对唐的关注”。2016年,唐永波重新找到他,谈了想做充电宝,朱觉得“靠谱”,投了天使轮。

朱啸虎有一条投资理念,“移动互联网创业窗口期越来越短,快是核心,超过3个月基本上没戏。”2016年他投OFO时,也曾表示“几个月内结束战斗”;小电科技去年飞速获得三轮融资也与OFO的经验相关:“介绍战略投资人腾讯迅速入局,元璟资本、鼎晖等投资机构投资,率先筑起资本壁垒。”

2017年4月

小电获得密集投资,让这个领域的其他玩家如坐针毡,来电科技就是其中之一。按照创始人袁炳松的规划,2017年下半年才到大规模市场推广阶段,“但没想到,2017年过完年后,这个方向一下子热了”。

袁炳松是位连续创业者,2004年就开工厂做电池,最辉煌时,工厂规模达到3000~4000人,年销售额1个亿左右。“2013年,雷军入局充电宝,把整个行业打乱了,作为创业者,我觉得自己被宣判死刑,只不过是缓期一年执行”。对未来的恐慌让他急于找出路,花了100多万的“幕僚费”。“这个人也是陈光标的幕僚,”袁透露。

既然不能通过传统售卖这条路,能否借助租用渠道触达用户?2014年起,袁炳松新创立的来电科技开启了探索之路。与小电的“桌面模式”不同,来电后来成为“大机柜模式”的代表,铺设场景集中在飞机场、火车站、医院、Shopping mall等公共空间。2016年,产品已经迭代到第四代。

在这个圈子里,来电早先的知名度来自打专利官司,云充吧和街电都先后被它告上法庭。来电也的确是这个领域专利最多的企业,艾媒咨询提供的资料显示,“从外观到技术,多达45项”,艾瑞咨询的统计则为53项。

从2014年到2016年间,由于外界对这个模式的陌生,来电在资金链最紧张的时候不得不内部筹资700万元,才将产品继续做下去。2017年初,袁炳松来到北京找资金,这次“正儿八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