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缕浓香,一缕温暖,南方黑芝麻。”古朴的街景,旧日的穿着,橘红色的马灯,熟悉的叫卖声,共同构成了一幅儿时的回忆。

这则广告的主角——南方黑芝麻糊,作为超级单品,将曾经的“广西南方儿童食品厂”一路扶持成长为市值超30亿元的上市公司南方黑芝麻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方黑芝麻)。

然而,今时今日的南方黑芝麻,对于“主业过于聚焦”的经营方式,似乎有了不同的考量。

11月13日,南方黑芝麻发布了一份“停牌公告”,对从上周五开始的停牌做出了进一步解释和说明。至此,近一年的“收购礼多多计划”,有了明确的进展,最起码,通过非公开发行股份募集的2亿元暂时进展顺利。

早在2017年1月3日,南方黑芝麻就曾停牌并在两周后宣布收购重组计划。

2017年5月9日,南方黑芝麻发布公告称拟采用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相结合的方式收购上海礼多多电子商务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礼多多)100%股权。

根据重组计划,黑芝麻拟以6.88元/股发行8157.08万股,并支付1.39亿元现金,合计作价7亿元收购新三板公司礼多多,同时拟配套募资不超1.75亿元。

乳业专家宋亮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单个产品的电商空间并不大,因为效率不高、成本贵。“南方黑芝麻收购礼多多,更像是在开启新的营销模式,我认为这是南方黑芝麻在从生厂商向平台商转型。”

南方黑芝麻2015年、2016 年年报显示,糊类销量分别为900.67万件、637.91万件,同比减少5.39%、29.17%;同时期的库存分别为21.55万件、27.66万件,同比增加19.19%、28.35%。

不难看出,伴随着入股烘焙类食品公司,剥离亏损物流业务,并涉足锂电池业务等诸多动作背后,是南方黑芝麻超级单品南方黑芝麻糊销量下滑的困境。

寄希望于“多元化”提升业绩的南方黑芝麻,2016年净利润约为1632万元,上年同期净利润为1.49亿元,同比下降近九成。此时,距离南方黑芝麻集团董事长韦清文念念不忘的“100亿目标”,仍有巨大差距。

事实上,收购行为对企业的影响并非都是乐观的。此前,南方黑芝麻由于收购礼多多涉嫌利益输送,市场给与了悲观预期,并收到深交所的问询函。8月15日复牌的南方黑芝麻遭遇一字跌停,此后又遭遇三连跌,股价从8.06元跌至6.78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