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学体育赛事能够进入中国,充分印证着这个联盟的商业化进程。然而,这座以美国大学体育为根基的大厦愈发雄伟背后,则是NCAA无法避免的商业化命题:如何切实保证大学生们的利益?如何保证联盟不被过度商业化反噬自身? 

NCAA中国赛落幕,背后是阿里的校园体育战略

北京时间11月11日,NCAA篮球联赛新赛季开始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篮球人才库,又开始了新一年度的纷飞战火。

在揭幕战中,北爱荷华大学以69-86输给北卡罗莱纳大学。与此同时,当天还上演了另外一场对决:Pac-12作为NCAA最成功的赛区之一,今年第三度把男篮比赛搬到了中国上演。在Pac-12中国赛上,UCLA 63-60险胜(GT)乔治亚理工大学,原汁原味的比赛十分精彩。

这是NCAA自2015年开始,连续第三年在世界范围内开设海外赛。而背后的助推者,正是阿里巴巴。

姚明也以嘉宾身份出现在了比赛现场

美国大学体育赛事能够进入中国,充分印证着这个联盟的商业化进程。

早在10月5日,阿里巴巴与Pac-12签署了新的战略合作。阿里巴巴除继续在中国冠名引入Pac-12联盟常规赛外,还将通过优酷土豆等流媒体,每年向中国观众独家放送Pac-12联盟旗下篮球、足球、排球、体操、游泳、曲棍球等总数超过175场赛事。

伴随着这次中国赛的落地,阿里体育还与中国大学生体育协会、中国中学生体育协会签订10年长约,从跑步、足球、功守道、英式橄榄球入手,协力运营校园体育比赛。

而在10月25日CUBA(中国大学生篮球联赛)正式开打之前,阿里体育刚刚与CUBA续约,与独家商业运营合作伙伴非凡中国体育联合宣布,将在优酷等媒体平台全面呈现赛事转播。

可以说,在这一系列动作的背后,是阿里的校园体育战略。

不过,在阿里、非凡体育等中国公司以NCAA为榜样发力校园的同时,以美国大学体育为根基的NCAA却遭遇了无法避免的商业化命题。 

在我们发展校园体育的同时,不妨来看看NCAA出现的种种问题,来帮助我们提前避开这些潜在的坑。

NCAA:生意与缓兵之计

近两年,已经有越来越多的球员跳出来发声,表示NCAA的球员受到了切实的利益损害。在去年,费城76人队的状元郎本-西蒙斯曾经发表过一部纪录片,他在纪录片当中这样说道:“现在的 NCAA的确是在走上坡路,但是除了球员们之外,其他几乎每个人都在赚钱。”

而在近日接受媒体采访时,本-西蒙斯更直言不讳地认为:NCAA是一桩“肮脏的生意”,NCAA纯粹是在利用球员赚钱,而球员们却没有得到什么好处。

而曾以“全美第一高中生”进入联盟的特雷西-麦克格雷迪,也曾在ESPN的《The Jump》节目中委婉地表示了他的想法:

“大学教练都拿着上百万的薪水;学校也赚了上百万的美金...为什么?因为在球场上进行的比赛本身让他们赚得盆满钵满。其实这个话题时不时就被人们拿出来讨论,只是从来就没有讨论出如何去解决——但他需要被解决。”

伴随着NCAA的商业化程度逐渐扩大,人们对这个问题的重视程度也随之被放大。

今夏,印第安纳大学的金融学副教授赖安-布鲁尔(Ryan Brewer)做了一项有意思的研究:如果每支大学橄榄球队像职业球队一样可以在市场上公开交易,那么市值会是多少?

他在分析了2016年每支球队的收入和支出,包括现金流的调整、风险评估和增长预测后得出结论,第一名是俄亥俄州立大学,球队价值为15亿美元,德克萨斯州立大学(12.4亿美元)和俄克拉荷马州立大学(10亿美元)价值都超过10位数。

作为对比,北美职业球队的出售记录为今夏出售的休斯顿火箭队,价格为22亿美元,而15亿的市值也超越了很多职业球队。

如此之高的市值之下,NCAA学校可谓是赚的盆满钵满。根据官方数据显示,2016年NCAA男篮锦标赛平均每场营收159万美元,根据NCAA联盟的补贴政策,这些收入将在未来6年内平均分给比赛获胜球队所在分区的全部球队。

2010年,NCAA与CBS、时代华纳签署了14年价值108亿美元的巨额电视转播合同,且仅是全国淘汰赛阶段。官方数据显示,2014-2015财年收入超过9亿美元,其中超过80%收入来自电视转播收益。

而高收入也代表着高支出。资助学生球员占据其中的重头,这其中包括奖学金、名次奖金、学生补助、学校补助和健康服务与意外保险。除此之外,还有豪华更衣室、健身房和训练馆,以及餐饮娱乐等硬件设备。

德克萨斯大学橄榄球队的更衣室

今年8月,内布拉斯加大学(The University of Nebraska)体育学院与阿迪达斯续签约了赞助合同。据《今日美国》报道,新合同为期11年,截止到2028年6月30日,总价值超过1.28亿美金,其中内阿迪达斯将提供6470万美金的服装和设备并支付6470万美金现款。 

从需求的方面讲,奖学金和豪华设备的吸引力是非常大的。一方面,美国大学的学费不菲,而四年制的大学的全额奖学金最高可达20万美元,不少学生也并不希望欠下太多的贷款。另一方面,高奖学金、运动装备以及豪华硬件设备,也是吸引大牌球员,以及教练“意中人”的重要筹码。

但是从教育角度来看,校园并不是生意场,NCAA也不是一个商业联盟。它并没有剥夺的球员的创造力和商业价值,只是相较于职业联盟而言,其商业价值并不对等。

目前来看,这个问题所牵扯的复杂利益分配以及教育和职业体育之间的悖论,恐怕不是一朝一夕能够拿出方案来解决的。

人才培养与资本入局:“原罪”谁人之过?

除了工资层面,本-西蒙斯还从另一个层面即“上大学就是浪费时间”抨击了NCAA:

“我觉得在这些职业运动员身边我能学到更多。回顾在LSU的一年,我都不知道我在理财方面有什么长进,或者作为一个人有什么成长。我觉得在费城这一个多赛季,我学到东西要比在大学多得多。”

但是这个锅真的要由NCAA来背吗?不要忘了处在NCAA篮球支配位置上的NBA,这个联赛与NCAA的关系,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

2006年,NBA更改了选秀规则,即高中球员不得直接参加选秀。这个规则也更直接的将NCAA的商业化进程问题推至台前。

杰拉德-格林:NBA最后一位高中生球员

对于很多新秀来说,这一年的大学教育几乎是浪费时间。翻看2017年选秀,首轮中有16位大一新生,此外次轮则有3人,相加总共19个大一新生,为历史之最。因此对于能拿更大合同的球员来说,为什么还要去NCAA或者大学中耽搁一年时间?

从NBA的角度讲,这么做无疑是经过细心琢磨和历史经验沉淀的结果。无论是大卫-斯特恩还是亚当-萧华,都致力于推动对年轻运动员的保护,太多拥有天赋的球员因身体和心理未成熟、球队培养不足等原因而陨落,这无疑触及了NBA这个依靠球员保证商业价值的联盟。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西蒙斯等杰出新秀们的观点,能否代表多数的NCAA球员呢?很多不具备NBA潜质的球员,同样需要NCAA这样的平台来展示自己,并获得大学教育,体育赛事对于他们来说不是职业联盟的阶梯,而更多是担当着体育教育的职能。

对于NCAA来说,如何连通球员从学校晋升到职业联盟的渠道,并不是他们的主要课题。

体育教育:本质没有改变,但模式不再单一

同样是在NCAA开幕时,美国国内最著名的大学篮球教练、杜克大学篮球队主教练克尔泽维斯基(“老K教练”)在接受美媒采访时表示,他觉得限制那些天才高中生直接参加NBA选透的做法是不对的。

“我会完全支持那些有能力直接去打NBA的高中生。”老K教练同时表示,即使放开限制允许高中生直接参加NBA选秀,NCAA也不会受到多大的影响。

的确,从90年代开始,NCAA的超级巨星和NBA的超级巨星中间再也不能简单的画上等号了。奥尼尔、加内特、艾佛森和科比等人也引领了一批高中生直接进入NBA的历史潮流,只要他们展示出足够的天赋和能力,即便在AAU便能够获得球探的赏识以及追捧。

而从近几年选秀来看,NCAA和职业的距离,也越发明显。

摩西-马龙是第一个高中生进入职业联盟的球员,2001年入选NBA名人堂

因此,NCAA作为职业联赛人才库的地位也受到了挑战:体育作为教育的一部分,它与商业化的距离究竟该如何把控?

达拉斯小牛队的老板库班在10月份接受采访时表示,如果能够建立NBA青训营,无疑可以最大限度消除各方势力对优秀青少年篮球手的负面影响。这里他所指的“负面影响”,包括AAU缺乏战术素养、青少年球员成长条件和NCAA商业化等阻碍球员发展的多重复杂因素。 

按照库班的思考,NBA球队应该尝试在美国本土建立青训营梯队,以更加职业的方式来培养运动员,而最终无论是为球队效力、出售、转卖还是租借,对俱乐部来说都是稳赚不赔。

虽然这种方式目前尚未在NBA中成形,其未来的形态是否如库班所愿也未曾可知。但是顶尖人才培养的模式,或许不再单纯依靠球员的“自生长”了,校园体育作为教育的本质并不会有变化,但是职业体育的人才培养模式,显然已来到动荡的前夜。

“我们同时必须得与NBA方面、球员联盟进行合作。一个孩子直接从高中走出来,那他们是否有资源能够照顾好这个孩子呢?”老K教练坦言,无论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根本且不能动摇的核心是球员。

同样的,NBA也早已意识到选秀年龄限制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在上赛季全明星媒体日上亚当-萧华表示,他与工会执行总裁米歇尔-罗伯茨一致认为,NBA的年龄限制应该重新进行研究:

“我们需要知道球员们在大学里和通过选秀都能够得到什么,AAU系统是否起了作用?高中系统又是怎么样的?在NCAA规则之下,教练们会教他们什么?如果降低选秀年龄门槛的话,很难确保新秀们能够适应 NBA。说实话,年龄问题十分复杂,这也是我们在劳资条款中没有解决这个问题的主要原因。”

NCAA作为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篮球人才库,的确帮助过无数的天才过上了属于他们的完美人生。但是个别项目太过强势的商业属性,导致了学生整体基础素质下降也是不争的事实。

当我们以学习的姿态仰视NCAA时,美国校园体育也在找寻着属于自己的那个平衡点。毕竟,对于院校体育来说,“教书育人”与“赚钱养家”到底哪个才是最重要的职责,是一个需要我们认真思考的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