饿了么 百度外卖.png

靴子终于落了地。

据媒体报道,饿了么最快将在本周宣布收购百度外卖。该交易完成之后,百度外卖将独立运营一年。

据《财经》报道,交易价格分为两个块:百度外卖5亿美元出售;此外百度打包一些流量入口资源给饿了么,作价3亿美元总共收购价格为8亿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这 8 亿美元中 2 亿美元为现金,饿了么增发股份 3 亿美元,交易完成后百度占饿了么股份 5%,剩余 3 亿美元锁定期为五年。

溃败从内部开始

两年前,百度CEO李彦宏200亿元人民币豪赌O2O,百度外卖从估值来看也能算上一只野心勃勃的独角兽公司。

20157月,百度内部开展了“航母计划”,将百度糯米、百度外卖、百度视频、百度音乐、百度文学、91桌面等曾经重金投入的业务分拆,独立融资。作为首批重点项目,百度外卖A轮融资金额高达2.5亿美元。

一年后的20167月,在Q1财报发布后的电话会议上,百度曾明确表示外卖的新一轮融资已经结束,且估值达到24亿美元。但最终,饿了么拿下百度外卖只花了5亿美元。这也意味着,如今的百度外卖身价连独角兽公司的门槛都摸不上了。

百度外卖的溃败,是从内部开始的。百度外卖的创始团队来自百度地图,20145月,百度外卖的1号员工王莆中带了4个产品经理、百度外卖CEO助理景辉(音译)以及宋振宇(音译)做百度外卖,打造了百度外卖引以为傲的配送系统“小度驿站”。

2015年,王莆中带着复杂情绪加入美团。初期负责产品和一部分技术,下半年负责外卖事业部。谈到离开,王莆中坦言,“很长一段时间里,老王(王慧文)会和我谈业务上遇到的问题、解决的对策以及自己的困惑,我们会很单纯地交流。一个月算下来,他和我交流的时间比老大跟我沟通的时间都长,你说我为什么走?”

理所当然地,王莆中的离开也带走了他的技术团队,之后又在清华招了一个专门做系统优化的博士,以及原来做过炼钢、能源等大型运筹方面的人才,搭建了美团外卖的后台系统。

之后,曾经负责物流的王耀弘、宋黎明(原拉手网联合创始人,现航美副总裁)也相继出走。201654日,原本负责渠道代理的副总裁陈锦晖也宣布离职。

王莆中出走的这一年,百度外卖的辉煌故事也随之落幕,转折点就发生在当年春节后。

由于竞争对手给骑手更多奖金和补贴,百度外卖的外卖员招聘一度受阻,以至于运力有限,这一结果导致了春节后,百度外卖的发展第一次出现了增长停滞的局面。

在此之后,由于未见市场份额增长,但补贴烧钱却一直不停,百度集团失去了耐心,要求百度外卖减少补贴。据 AI 财经社报道,16 7 月,百度外卖第一次大力度降低补贴。用户反馈直接,“光 7 月一个月,百度外卖的市场份额就得掉 4 个百分点”。

去年夏天,百度外卖终究没有挺住。至此,铸下掉队的命运。

根据比达咨询数据显示:中国第三方餐饮外卖市场格局,按交易额计算,2017年第一季度饿了么占比36.5%,美团外卖占比33.0%,百度外卖占比17.3%

在距离李彦宏砸入200亿的21个月后,新任百度总裁、COO陆奇同样宣布要投入200亿元来打造汽车无人驾驶系统,而这笔200亿,已经和糯米、外卖没有任何关系。百度外卖彻底被弃。

饿了么的“小九九”

百度外卖退出已成定局,外卖市场将再次生变。据易观发布的2017年第二季度中国互联网餐饮外卖市场分析报告显示,饿了么App月活人数达3402万,美团外卖月活人数为2989.7万,双方的对抗呈现胶着状态。有分析人士称,一旦饿了么争取到百度外卖的上千万月活人数,很可能借此奠定行业老大地位。

据媒体报道,此前百度外卖与饿了么之间的谈判一直有在进行,只是进展不大。

没能谈妥的原因,是因为百度一直试图将百度外卖和百度糯米打包出售,但是似乎没有人对糯米感兴趣。

直到今年5月,饿了么在去年获得阿里F12.5亿美元投资的基础上,又得到阿里的10亿美元投资,小富即安的饿了么加快了收购百度外卖的进程。一个月后,饿了么创始人兼CEO张旭豪带着自己的团队入京,和百度外卖就收购一事展开磋商。

有媒体解读,饿了么之所以对百度外卖感兴趣,出于两点原因:一,自动派单系统。要知道,饿了么至今没有上线自动派送系统,还是基于人为干预运作。二,人群定位较低端、客单价也偏低的饿了么,觊觎百度外卖的那群高价值用户,那群愿意为高单价外卖买单的用户。

但百度外卖一位前高管张宁(化名)却认为,“如果真是这样,只能说饿了么这帮人对外卖行业的理解还不深入。”他表示,饿了么绝不是因为技术层面的原因而没有上线自动派送系统,其中必然涉及到内部利益分配或机制等问题。至于高端餐厅资源,理论上也不是根本问题,从百度外卖挖几个得力人手,不是没有破局的可能。

相反,收购百度外卖之后,两家业务高度重合的公司必然面临系统的对接与打通。美团与大众点评合并之后,相同业务的整合调整曾是一段时间的重心,也不可避免地发生重复人员溢出。而关于交易背后的真实意图,恐怕只有当事人心知肚明了。

美团的“麻烦事”

虽然之前,美团和百度谈过,但是这次最终是饿了么收购百度外卖,这意味着百度外卖最终站到了美团点评的对立面。交易完成后,外卖市场的战斗恐怕并不会停下来,而是越烧越旺。

1、饿了么和美团双方不断招兵买马,不断整合、收购其他的小平台,加大各自的覆盖率。

2、从资本的逐利性来看,斗争不是最终的目的。不排除斗到最后,大玩家从中牵线,整合了饿了么和美团。因为大玩家是最大的股东,也是最终的利益获得者,不然,人家凭什么一轮一轮的投你,一直到F轮还砸十几亿美元给你?

3新零售已经成为外卖业务的另一个新战场,流量、物流和商家的供给都成为竞争的着力点。

两强争霸并不是王兴所说的“下半场”,事实上外卖市场仍停留在上半场,这是业内人士的共识。此前,王莆中表示,对比中美的情况来看,国内的外卖市场渗透率并未达到极限。“未来外卖的渗透率的增长3年至少有3倍以上的空间,当然餐饮本身也在增长。线上化率会越来越高,我认为会接近95%。”

饿了么首席运营官(COO)康嘉也持类似的看法,以现在的竞争局势,收购解决不了什么问题,也没什么必要,“外卖市场还在急速地扩大,随着行业发展,未来不光是份额的竞争,更是效率、模式等的竞争,外卖竞争的下半场时间会比上半场更长”。

而美团现在的问题是,规模大,不赚钱,IPO还没完成,这就比较麻烦。由于没有IPO,美团就需要后一轮投资者接前一轮的盘,而随着美团规模越来越大,烧钱越来越快,后续投资者越来越不好找。现在百度外卖和饿了么合并,市场份额再被反超的话,后续投资者的信心就更是问题。

由此,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美团点评和饿了么的外卖博弈将是一次漫长的战役,而且双方极有可能不会以合并作为故事的终点—至少在盈利压力凸显前,任何一方都不愿意将市场份额拱手相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