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jpg

  一家小共享单车运营商关闭了,悟空单车官方正式发布公告停止运营。

  郑重声明

  2017年1月7日,悟空单车正式对外运营。截止2017年5月底,由于公司战略发生调整,我们只能很遗憾地宣布,自2017年6月起,将正式终止对悟空单车提供支持服务,退出共享单车市场。

  6月初,我司成立善后工作小组,在与投资人进行充分沟通后,全额退还一切投资款(并未产生一起经济纠纷);对市场上留存的单车,我司派出工作人员进行回收,现已基本回收完毕。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悟空单车的支持和喜爱。说再见总是很难的,但千里相送终须一别。自本声明发布之日起30天内,我司将继续为APP账户内存有余额(含押金)的用户办理退款,请各位用户尽快联系客服处理。

  (客服电话:400-8657133)

  重庆战国科技有限公司

  2017年6月13日

  距离悟空单车1月对外运营,只有不到半年的时间。

  1月7日,悟空单车于重庆首发,和悟空单车一起开启运营的是一个“合伙人计划”。

  你现在还可以在其官网上找到这个计划,悟空单车表示,“悟空打造共享单车纯平台, 邀您投资单车当老板, 单车收益、三年广告收益全归您, 享翘脚老板待遇,坐等资金增值。”

111.jpg

  悟空单车当时给出的投资方案。

  悟空单车将单车背后的资本做成了众筹模式,或者说把每辆共享单车打包成了一个金融产品,另一方面,这家做共享单车的团队不指望从VC那儿拿钱。

  根据悟空单车提供的投资方案,每辆车1100元,而实际的生产成本可能在百元左右,当然还要算上托管运营管理成本,而这个管理运营成本会随着单车数量增加不断下降。即便不靠租金,悟空单车依然有盈利空间。

  同时,投资者不断的参与会让平台拥有的单车数量越来越多,这在不断帮助悟空单车建立起车辆数量优势,后期平台的话语权会越来越大。

  即每一个投资者都为在为这个平台贡献原始的固定资产,但他们并没有因此拿到这个平台的股权。这是和拿VC的钱最大的区别,VC甘愿冒风险是因为股权,而拥有股权意味着共享平台的价值提升,以及退出时的巨大收益。而在悟空平台则相当于投资者冒了VC的风险,却并不享受这个平台成长过程的增值。

  实际上,悟空单车会采取这样的融资模式,也是因为它是由一家互联网金融公司孵化出来的。悟空单车的母公司是纵情向前,一家小额贷款流量分发平台,为个人和小微企业提供贷款渠道。

  当然,悟空单车不向VC融资有两个可能,一个可能是他们在风险资本市场上融不到钱;第二个方面,在这家公司看来,单车的盈利模式已经成熟稳定,实际上不需要VC的钱,是一种公众可以玩的投资项目。

  这两个猜测都被印证了,只是一个正面,一个反面。

  在腾讯创业对悟空单车的后续采访中,悟空单车创始人&CEO雷厚义表示,中国整个风投界对内部非常开放,但对外封闭。一个风投可以把项目介绍给另外一个风投,但前提是你要进这个圈子。如果不能进入圈子,那融资太难了。“风投实际上是认圈子的,你能不能进这个圈子是最大的困难。”

  显然, 雷厚义和悟空单车无法得到风投的支持, 而且雷厚义把无法得到拿到融资的主要原因归结为“风投认圈子”。

  而雷厚义的另一家公司,即悟空单车的母公司纵情向前,也并未拿到过任何VC的融资,但已经取得了盈利。

  雷厚义算得上是草根创业。

  2012年7月,刚刚入学不到1年的雷厚义从大连大学退学,9月,他来到了北大进行半工半读的生活,晚上做北大的保安,白天到北大旁听,后来加入一家二手物品交易平台的创业公司。再之后,雷厚义和其弟弟雷厚涛从北京回到重庆开始创业。

  根据自媒体公众号开山候,

  雷氏兄弟通过开发APP的方式,将各个互联网金融借账平台的产品API封装进去,然后通过运营自己的APP,给这些互联网金融借账产品导流,然后按照实际产生的借账交易流水,和互联网金融平台进行抽佣分账。

  他们并不是开了一家公司来共同运营,而是就像他们的孪生关系一样,1:1的成立了一系列孪生的公司,打造孪生的网络借账流量分发平台。

  互联网金融是一个疯狂进化的领域,产品与服务的创新,远远早于法律法规的及时到位,因此行业中出现很多问题,政府与监管部门后来直接划定了红线:互联网金融不得借助主流媒体进行品牌与业务的推广。

  互联网金融想花钱推广获取流量而不被允许,而随着互联网金融平台的日益繁盛,这种被长期压抑的需求、花不出去的推广费,已经形成了商业推广的堰塞湖,亟待释放,主流媒体挣不了这个钱,自然就给其他的方式创造了机会。

  雷氏兄弟正是在这种情况下,从2016年初,创办公司开始了网络借账流量分发业务,这应该也是雷氏兄弟的第一桶金。

  只是,共享单车和一个互联网金融分发平台不一样,共享单车需要投入固定资产,而且后期需要运营。

  而悟空单车寄希望于从公众渠道众筹到融资的计划也失败了,“中国小商家的安全意识很重,这是最大的缺点。”雷厚义对腾讯新闻表示,他认为个人投资者不愿投资是因为不够有冒险精神。然而,如果悟空单车连最具冒险精神的VC们也无法说服,便无法强求对风险抵抗能力更弱的个人投资者们陪他一起下赌注。而且,按照悟空单车的投资方案,出资者承受了VC的风险,但即使成功的话也无法获得和VC相当的收益。

  而最致命的原因还是来自运营。如果悟空单车的运营足够顺利的话,或许他可以取得个人投资者的信任,以及向VC证明自己,但这个团队的运营也没有跟上。

  一方面是悟空单车在前端设计上没有考虑到降低运营维护成本。

  运转效率低。第一代单车没有安装智能锁,几百辆投放后,根本找不到车在哪里。

  “一个区域找了一上午,就找到了三辆车。”使用效率低下,单车的损耗成本,维护成本却直线上升。

  此时,重庆的雨季来临,第一批悟空单车开始生锈,平均一辆车的维护成本高达十几到二十元。

  实际上,ofo也有上述问题,只是在资本的支持下,这还没有给ofo带来太大麻烦。

  在后端供应链上,悟空单车更加无法与拿到天价风投融资,大规模扩张的摩拜、ofo竞争。“ofo和摩拜在最疯狂的时候基本上控制了行业大部分的供应链,而控制了供应链就控制了供应能力,”雷厚义表示。

  “悟空单车从1月份开始在大学城的投放量只有几百辆车,而ofo同期投放了数千辆车。悟空单车的第一代产品,和ofo小黄车颜色一样,数量上的差距,使悟空单车仿佛直接就被淹没了。”自媒体公众号开山候写道。

  而没有供应链的支持,悟空单车就无法进行规模扩张,进一步加剧了劣势。

  当下共享单车的运营团队犹如雨后春笋,有的拿到融资,有的没有拿到。尽管摩拜、ofo已经估值几十亿美元,众多共享单车运营商依然有自信可以依靠共享单车的模式分得一杯羹。

  悟空单车在运营和融资上存在了各种问题,所以这只是一个个例吗?还是,作为小的迟到的共享单车运营商,注定无法和已经集结海量资本的共享单车团队竞争,共享单车最终会走向几家头部运营商垄断?

  共享单车是单边市场,即只要集聚用户一方的流量即可,而且这种流量集聚只要做到单个城市规模即可,最初共享单车是有先发优势的,最先在一座空白城市运营的团队可以将用户的流量沉淀到自家App中。

  但支付宝后来的加入打破了这种生态,小的运营商,可以和支付宝合作,利用支付宝的入口导入流量,流量本身不会成为最大的问题,这为后来的小型运营商带来了发展的机会。

  具体到悟空单车的案例,其没有利用最初ofo、摩拜尚未进军重庆市场的窗口期,ofo当时已经在重庆市场投放了;而在后期ofo以及摩拜先后投放后,悟空单车的投放规模又不及二者,无法争夺用户;后期,ofo还跟支付宝合作免去押金,摩拜还可以用微信小程序扫码开锁,悟空单车本来没有积累多少的用户更加会加速流失;另外,尽管支付宝是开放性平台,悟空单车也没有与其合作,以导入更多流量,当然,也可能悟空单车无法达到支付宝的合作门槛。

  未来支付宝会如何影响共享单车的生态系统现在还无法过早定论,不过,即便不存在垄断平台层面上的垄断,在完全竞争的市场格局下,共享单车的竞争也会落到产品层面,比如平衡骑行体验和运维成本的能力。

  目前第一梯队的摩拜,从一开始就将降低运营维护成本放在最首位,甚至不惜妥协骑行体验,采用实心轮胎,轴传动,汽车级别的轮毂,尤其,具有GPS定位的智能锁也可以让其在后台及时发现和找到出现故障的车辆。

  在每个细微的产品层面上,摩拜还在不断投入研发,找来了行业内几乎最顶级的专家来助力给出解决方案。在物联网上,高通、中国移动、爱立信、北斗在帮它给出解决方案;在材料上和陶氏化学合作,在能源上和汉能成为合作伙伴;在制造产业链上,还有富士康;即便在旧车回收上,摩拜还找来了中国再生合作。

  这些投入现在看起来有点像是“大炮轰蚊子”,毕竟,共享单车还在风口上,这些细微的产品特征或许现在无法形成明显的竞争差异。但未来随着共享单车的竞争不断精细化,这些或许才是竞争力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