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的6月,苹果就更新了3.1.1条款,严格要求App不得包含指引客户试用非IAP机制进行购买的按钮、外部链接或其他行动号召用语。今年4月,微信方面宣布从4月19日17:00起,iOS版微信公众平台赞赏功能被关闭,赞赏只能通过二维码转账方式实现。苹果通过3.1.1条款要求用户必须使用苹果自己的IAP进行支付,因此不论是订阅内容、游戏购买等等一系列的虚拟物品交易都必须用苹果的IAP,和微信没什么关系了。App Store在中国支持银联、支付宝等支付方式,但是不包括微信支付。

  iOS微信赞赏功能被逼停一个月后,又有了新的进展。5月18日消息,微信和其他公司的高管表示,苹果已经要求几家国内的社交网络禁用他们的“打赏”功能,战火进一步蔓延。苹果通过3.1.1条款,要向App开发者抽取30%的平台佣金。 据了解,微信正在和苹果谈判,试图找到新办法,达成新协议。

wechat.jpg

  事情非常简单,微信支付已经逐渐成熟,成熟到可以阻断淘宝链接,可以和支付宝成为双寡头。在微信应用内添加一个打赏功能顺理成章,我自己有东西有通道,凭什么要用你的,可苹果的立场是,所有的用户都要用我的支付工具,因为你是在我的平台上存活。二者都有自己坚持的原则,然而苹果却遭到众人嫌弃。

  虽然有人认为苹果是不正当竞争,但目前工信部还未介入,尚没有定论,也有人认为打赏属于捐赠而不是购买,但交易是确实发生了,用的是iOS平台,苹果的地盘,他有这样的话语权。

  这一纠纷对于微信不会有太大影响。微信目前已经不再是一个简单的聊天工具了,内容分发、支付功能、生活服务、游戏等功能非常全面,加上新出的小程序,几乎已经成为一个全方位的平台,用户粘性非常强,几乎没有人离得开微信,其主要功能也并不是打赏。即使禁用了打赏功能,也不会对微信造成太大损失,而且微信还是要继续在iOS平台上活跃,况且也还有更广泛的安卓平台。微信和苹果双方并不会因为这点小事争得面红耳赤,打到“二选一”的地步。反而是小程序会直接影响到苹果App Store的收益。越来越多的应用也正在逐渐转化为平台,苹果App Store面临的挤压越来越强劲。

xiaochengxu.jpg

  在苹果3.1.1条款下,吃了亏的无非就是内容开发者和其他绕过苹果IAP做内容付费的平台。微信公众平台上的内容生产者无法再接受来自iOS用户的打赏,收益自然会受到影响,许多自媒体除了微信公众平台这个主战场之外,也会在其他平台上分发收费内容,例如知乎、分答、喜马拉雅等等。如今,苹果要向开发者抽取30%的平台佣金,如果拒绝就不给应用更新,甚至可能会从App Store下架,那么内容生产者在这些平台的收益也一样会受到影响。苹果这样罔顾用户需求,必定会遭遇口诛笔伐。

  2016年,苹果中国区App Store的收入超过了美国区,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App Store市场。苹果制定出这样的规则,不是歧视性不兼容,也不是故意设障报复,而是想要从中国区App Store获取更大的份额和收益。然而很显然,苹果这样的做法是行不通的。

  苹果多年来将自己围城了一个圈,iOS生态逐渐完整,有人赞美苹果的这个圈是将其他的手机圈在了一起,自己脱颖而出,手机市场成为“苹果+其他”。但是近几年,虽然iOS非常受欢迎,苹果的份额也非常可观,但是这个圈的劣势也一点点暴露出来。IDC数据显示,2017年第一季度苹果在中国的市场份额从2015年第一季度的16%下降到了9%,硬件市场除了苹果、三星,其他安卓手机如OPPO、华为、vivo、小米也都在市场中占据了重要的位置。安卓的开放程度不用多言,各种各样的应用在安卓生态中生存得风生水起,用户和开发者对于iOS的依赖程度都在日益下降。此外,苹果的支付功能用户体验非常糟糕,反应慢、流程繁琐、商家账单和系统订单无法对应,退款流程欠缺,没有结算明细、丢单、盗刷等等,层出不穷的bug让用户无法信任。但是苹果有iOS,是规则的制定者,拿他没办法,小平台只能选择放弃iOS用户,或者咬牙切齿给苹果上贡。

  内容付费在中国刚刚兴起,用户的付费习惯也正在养成中,公众号自媒体不靠打赏过活,也不会因为受制于苹果的游戏规则就停摆。但是内容打赏这个机制一方面能够给自媒体带来收益,另一方面也是一个监测内容质量、与用户交流的通道,况且一些优质账号的收益构成中,内容打赏非常可观。对于一些流量较小的账号,没有广告收入,内容打赏就变得非常重要了。在这样的政策压制下,打赏收益被削减,内容创造者和平台必然会寻找新的方法来获取收益。目前的问题其实是集中在内容创造者,也就是这些平台用户,从什么途径获取打赏收益上。

  一个月前,微信没有同意让用户给苹果支付这30%的费用,反而选择暂时关闭打赏功能。如今已经慢慢将微信变成平台和入口的腾讯不会让用户做这样的选择题,中国这么大的市场,苹果也不可能冲动地搞垮和中国巨头的关系。目前双方也在谈判,应该会针对这一点提出一个新的方案,或者让苹果重新划定抽成分配方式和比例。当然,最好的结果是既能保持iOS平台的用户粘性,又能反哺内容生产者。小平台没有话语权,主要还得看微信,在微信掌握了小程序这把利器之后,和苹果之间的谈判可能会有更多的筹码。当然,如果微信利用小程序扩展的优势和苹果达成了协定,那么接下来面临的也许是微信的进一步扩张,苹果商店的继续暂时安稳,以及做内容付费的小平台的逐渐转型和淘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