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说蘑菇街裁员.jpg

20161月,厮杀多年的美丽说、蘑菇街宣布合并。半年后,美丽说、蘑菇街及淘世界三个独立品牌整合,成立新的公司——美丽联合集团。

据虎嗅援引蘑菇街离职员工爆料,该公司正在进行新一轮裁员。该人士称,本次所裁员工主要是集团北京地区的人,规模在200人左右,涉及研发、运营、人力等部门,业务线来看,裁员以美丽说、淘世界为主,蘑菇街相对较少,本次裁员在中秋前基本完成。

新公司直接摈弃“联席CEO

据悉,蘑菇街美丽说合并后仍保持双品牌战略,二者的产品和品牌定位已经进行了调整,用户更年轻的蘑菇街将目标用户定位于大学生和职场新人,美丽说将主要关注女性白领阶层。

在蘑美的并购案中,整个交易以完全换股的方式完成,蘑菇街和美丽说按2:1对价达成合并。这一合并方案打破了此前互联网合并领域的“六四法则”,21的对价意味着蘑美的合作建立在“七三开”基础上,蘑菇街占据优势地位。

“在并购体系里两者的地位一定是不均等的,处于优势的公司会占主角,处于劣势的公司则会出局。公司并购后一定会让优势公司成为主导,优势公司员工会在新公司的管理职位等方面占据主动地位,处于劣势的公司员工可能就要离开。这不仅仅是权力的需要,更是公司组织结构的需要。”此外,在蘑菇街和美丽说的并购中没有使用“联席CEO”这样的过渡政策。

虽然“联席CEO”制常被称为“遮羞布”,但某种意义上对处于弱势地位公司的员工能有一些稳定作用。新公司直接摈弃“联席CEO”,再次印证了两者的并购很大程度上是迫于资本的压力,且美丽说处于劣势地位。

美丽说内乱严重

在此前的二三月份,就有媒体曾报道蘑菇街和美丽说的整合已经开始,而整合的第一步,就是从重合部门的裁员开始的。

据公众号八姐爆料称,美丽说预计裁员1/3以上,已经有一个副总裁在北京专职负责这个工作了。而本年度,蘑菇街的裁员目标也在20%以上,特别是非技术的岗位,更在调整的范围之内。

如今,美丽联合集团的裁员难道也是因为三家公司的整合问题而引发的吗?事实可能并非那么简单。

虎嗅报道,从前美丽说员工得知,美丽说还有个“历史问题”,而这一问题源于内乱,转折点在2013年中旬左右,美丽说陷入商业贿赂丑闻,当时美丽说市场总监因此事被开除。曾有报道称,由于该市场总监来美丽说之前仅仅在一个小网站担任市场助理的工作,但来美丽说之后直接被徐易容委任为市场总监,一切市场投放计划几乎“绿灯”,所以公司内部一度传出“徐易容和市场总监联手捞钱”的猜测。

虎嗅还援引了另一位美丽说离职员工的说法,“当时美丽说分派内斗严重,管理混乱,不少高管不认同技术出身的徐易容制定的发展战略。”所以,美丽说后续发展融资受阻、独立上市梦破灭,并入蘑菇街而徐易容退出,是有历史根源的。后并购后,“历史遗留问题”需要蘑菇街主导解决

合并后应顺势而为

美丽说和蘑菇街的合并被看做是国内最早的女性垂直电商网站的合并,而且两者都是以淘宝导购网站起家,抱团取暖的初衷肯定是为了更有竞争力,也许裁员或者其他手段都是公司整合必须经过的阶段,但是美丽说和蘑菇街合并后这种一方被打压的局面让人百思不得其解,是否在合并的初衷上已经越走越歪了呢?

从国际惯例来看,合并后的融合期通常有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文化上和目标的统一,找到共同点或者更远的目标;第二个阶段是打造企业的竞争力,通过业务的统一对第一阶段的文化和目标的统一进行深化;第三个阶段是彻底全面的融合,打掉边界,实现一个公司的概念而不是两个公司的概念。不过,两家性格迥异的公司,在整合中的第二个阶段和第三个阶段很容易出问题。无论如何,这些合并后的公司,如果整合不顺利,那么合并反而会带来1+1<2效果。

  合并融合,去除冗余,优化效率。蘑菇街和美丽说的这一合并虽然确实能够带来资源优化,不过放在产业的视角,合并“后遗症”是垂直行业变局的征兆。随着京东、阿里、唯品会等主流电商移动交易占比纷纷超过70%,导购模式在发生变迁,昔日的折扣、返利、比价网站也都在进行转型,美丽说蘑菇街合并后也应该要顺势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