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董事长涉嫌故意杀人

  4月10日,媒体报道称,上市公司、黑龙江葵花药业原董事长关彦斌涉嫌故意杀人,被大庆市让胡路区人民检察院批捕。据新京报报道,双方发生肢体冲突,关彦斌失手将前妻殴打成植物人后,被警方控制,2019年初其儿子签署谅解书后,关彦斌办理取保候审。

  消息一出,葵花药业股价瞬间跳水,一度触及跌停,截至收盘下跌5.27%,报收18.17元。

  深交所火速下发关注函,要求葵花药业针对上述事项对公司控制权稳定性的影响,是否可能导致公司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已采取和拟采取的应对措施、相关当事人行使股东权利是否受限、公司生产经营活动是否受到影响、公司是否存在应披露未披露或披露不及时的情形、是否违反相关规定、以及其他事项等进行回复并披露。

  葵花药业回复表示,公司实际控制人为关彦斌,控制权稳定,未发生变更。关彦斌直接持有公司股份占比11.38%。同时公司有两位控股股东,葵花集团有限公司和黑龙江金葵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分别持有本公司45.41%和4.11%的股权,关彦斌通过这两家公司间接持有葵花药业股份的占比例分别为51.85%和21.78%。

  关彦斌行使股东权利未受到限制,且其已经于2018年12月28日向董事会递交了书面辞职报告。虽是实际控制人,但已经不在上市公司担任职务,公司生产经营一切正常。公司信息披露符合相关规定。

  此外,葵花药业在回复中还提到,案件尚在调查处理中,双方当事人均已无大碍。此案因个人纠纷引起,未涉及与家族成员无关的第三方,未涉及公司业务经营。公司经营管理有序有效,控制权稳定;一季度经营业绩保持增长,持续向好。

  此案当事人双方为关彦斌与其前妻张晓兰,双方是重组家庭,关彦斌有女儿关一、关玉秀,张晓兰有一子宋萌萌。

  早在2017年7月12日,葵花药业发布公告称,公司共同实际控制人关彦斌、张晓兰夫妇已办理离婚手续,解除婚姻关系。当时关彦斌、张晓兰双方分别持有公司股份14.96%、0.22%,持有葵花集团股份51.09%、0.76%,持有黑龙江金葵投资股份有限公司股份17.75%、4.03%。

  双方分别共同签署了三份《股份(股权)分割协议》,张晓兰所持上述三家公司的股票全部归关彦斌所有,所有权利和义务归关彦斌所有。同时,张晓兰辞去了公司董事、副总经理职务,不再担任公司其他职务,公司实际控制人由关彦斌和张晓兰变为关彦斌。

  当年前妻“净身出户”,如今又发展为刑事案件,个中缘由外界不得而知,有猜测纠纷或与财产分割有关。

  黑榜上的葵花

  葵花药业以生产中药为主导,以“化学药、生物药”和“健康养生品”为两翼的集药品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目前有品种储备千余个,在销品种300余个,已在“儿科、妇科、消化系统、呼吸感冒、风湿骨伤病、心脑血管病”六大领域形成全面布局,其中“小葵花”儿童药系列已成为行业内的领军品牌,“葵花”消化系统用药已处于行业领先地位。

  2018年全年,葵花药业营收44.72亿元,同比增长16%,归母净利润5.63亿元,同比增长32.85%。营业成本18.31亿元,同比增加17.58%。营收按产品分主要由中成药、化学制剂和其他三部分组成,中成药占比75.4%,化学制剂占24.52%,其他占比0.06%。

  此外公司在大健康产品开发方面,2018年度开展保健食品、食品、日化产品等大健康产品项目超过50个,取得备案类橙帽子保健食品批件7个,葵花神源牌刺五加刺玫果饮料等饮品正等待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审批,还有一些项目正在积极研发,一系列儿童食品即将投入市场,还完成了胶原蛋白燕窝饮等10余款普通食品的开发。同时,公司也在筹划进口化妆品、进口医疗器械的联合研发和进口注册工作。

  然而,公告显示,2018年销售费用14.47亿元,同比增加13.32%。研发投入1.2亿元,比上年同期增加17.75%,2018年研发投入占营收的比例仅2.73%。研发人员657名,上年为650名。整体从2013年到2018年葵花药业的研发投入占营收的比重都不算高,远低于行业其他竞争对手。

  近年来,葵花药业屡上黑榜。

  2007年第四季度湖北省药品质量抽查,葵花药业旗下2批次牛黄消炎片被检测出药品性状不合格。

  2010年广东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点名葵花药业集团(重庆)股份有限公司小儿氨酚黄那敏颗粒不合格。

  2012年,葵花药业集团佳木斯鹿灵制药有限公司生产的维生素D2丸(三个批次)被检验认定不合格,黑龙江葵花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的2批次牛黄消炎片不合格。

  2013年,葵花药业集团(伊春)有限公司生产的一批牛黄解毒片不合格。

  2015年,黑龙江葵花药业生产的护肝片也在不合格之列。

  2017年黑龙江葵花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因购进使用劣中药饮片土鳖虫被处罚,违法购进的劣中药饮片被没收。葵花药业集团湖北武当有限公司生产的氨咖黄敏胶囊被吉林食药监局通报咖啡因含量不符合规定,涉事药品及公司被查处。葵花药业集团(唐山)生物制药有限公司生产的16110001批胃膜素胶囊被认定为劣药。

  2018年7月,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关于31批次药品不符合规定的通告(2018年第53号)》,葵花药业集团(吉林)临江有限公司4批次产品炎立消胶囊不符合规定。

  近年来销售费用逐年攀升,研发投入却不见起色,且质量把关漏洞明显,问题频出,被监管点名的还远不止以上这些。在爆出前董事长涉嫌故意杀人,公司涉信披违规之后,及时发布2019年第一季度业绩预告,比上年同期增长5%至1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54亿元至1.68亿元。虽然葵花药业业绩利好,但股价仍未有起色。

  目前关于关彦斌与张晓兰的纠纷还没有更加详细的信息,但是葵花药业的情况此番也再次引起各方审视。近两年葵花也开始从广告模式、控销模式谋求向价值营销、学术营销的销售模式转型,并且初见成效,但是研发和品质把控上仍是需要深入研习的功课。

  新一代掌舵

  2018年12月28日关彦斌就提交了辞职报告,公告称关彦斌因个人年龄的原因,从公司长远发展角度出发,为给年轻人更多机会,优化经营管理团队,申请辞职。之后聘任关一为公司总经理,关玉秀成为公司第三届董事会董事长。

  简历显示,关一现就读长江商学院EMBA,历任葵花药业集团医药有限公司广告部副总经理、市场管理中心总经理、葵花药业集团医药有限公司总经理,也是公司董事。任职以来,通过品牌运营、市场管理,大品种规划等创新模式逐步推进公司小葵花品牌战略发展规划,推动公司小葵花儿童药成为儿药的领军品牌。

  关玉秀曾任黑龙江葵花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广告部主管、财务总监助理、重庆区省级经理、葵花药业集团(伊春)有限公司总经理,葵花药业集团(唐山)生物制药有限公司总经理、葵花集团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五常葵花阳光米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

  关彦斌退休四个月,仍是实控人,但关二代也已经开始掌控葵花药业。尤其是关一打造的小葵花儿童药,是公司日后重点发力的战略之一。除儿童药之外,葵花将继续在妇科药品类、消化药上坚持领先战略,同时围绕国家政策驱动、战略性合作、以及在大品种精品药方面进行研发。新一代已经成为掌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