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眼娱乐于2019年3月12日发布公告称,公司与欢喜传媒订立了认购协议。以每股1.65港元的价格认购欢喜传媒 8.11%的股份,总代价约3.91亿港元。认购价较于认购协议日期在联交所所报的欢喜传媒收市价每股1.560港元溢价了约5.81%。

  此外,双方还订立了战略合作协议。主要内容包括:

  猫眼娱乐将就欢喜传媒集团的电影及电视/网剧项目获授有限投资权及独家宣发权,并拥有将上述权利转让予天津猫眼微影指定联属公司的独家权利;

  猫眼娱乐与欢喜传媒集团将联合投资电影及电视/网剧项目;

  猫眼娱乐在其网站及应用程序中为欢喜传媒集团的新媒体视频内容及服务提供服务入口,并将利用其互联网资源及技术促进及协助欢喜传媒集团的新媒体视频内容及服务的运作及扩展。

  早在2018年7月2日,双方就曾宣布订立合作协议,欢喜传媒向猫眼(或其指定方)发行约4.88亿股股份,占公司已发行股本约17.65%,及占经扩大后股本约15.00%。认购事项金额约9.53亿港元。当时除了资本合作之外,也已经展开了战略合作。

  在北京文化凭借《战狼2》、《我不是药神》、《流浪地球》吸引大众视线的同时,《港囧》、《绣春刀》、春节档《疯狂的外星人》等作品背后的欢喜传媒也同样备受关注。欢喜传媒由董平、宁浩、徐峥和项绍琨于2015年联合创办,并在香港联交所上市。徐峥、宁浩、张艺谋、王家卫、陈可辛、张一白、顾长卫均为其股东导演。此外,还拥有贾樟柯、文隽、王小帅、刘心刚、李杨、陈大明等签约导演。

欢喜传媒.jpg

  进入2019年,欢喜传媒除了已经在春节档上映的《疯狂的外星人》之外,还有徐峥的《囧妈》、张艺谋的《一秒钟》等新作。

  此外,欢喜传媒旗下还有一个全会员制流媒体平台“欢喜首映”。这个平台走的是少而精的路线,与目前市场上的优爱腾不同,业内人士认为,欢喜首映意在对标Netflix。但是董平曾向媒体表示,欢喜首映更加相当于给Netflix提供优质内容的精品店。利用欢喜传媒独家的内容资源来打造这个平台的优势,对欢喜传媒现有的布局进行补充。和猫眼合作之后,猫眼将为欢喜首映开放流量入口。

  欢喜传媒最大的优势就是通过导演合伙人制把握了影视行业的上游,绑定多位重量级导演,能够掌握影视作品原创内容的生产环节,输出一大批有话题、有质量的精品内容。在影视行业逐渐去泡沫,进行产业升级,全面回归内容为王的环境下,欢喜传媒能够保障头部内容的输出,具有长远优势。

  不过,欢喜传媒在财务数据上并不乐观。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到2017年,欢喜传媒的亏损额分别为9280万港元、12.54亿港元、9516万港元,累计亏损约14.43亿港元。日前欢喜传媒还发布公告称,因为集团参与投资的电影《后来的我们》及《我不是药神》的收益于年内入账,预期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年度收益相比上年同期会有显著增加,但集团预期亏损相比上年同期亦会有显著增加。

  欢喜传媒为了深度绑定优秀导演,在股份开支及项目资金上大手笔投入,成为持续亏损的一个主要原因。不管是电影还是网剧,都要打造精品,绑定导演是为了提高壁垒。但是在线平台欢喜首映仍在初级阶段,能否依托猫眼娱乐,打造出中国的Netflix或者HBO,能否在新用户和渠道拓展上取得快速有效的进展,都尚待观察。即使获得了猫眼的注资,也仍然面临市场风险高、回款周期长的风险,在这样的现状下如何通过优质稳定的内容输出来挽救财务困境,都是欢喜传媒急需解决的问题。

欢喜首映.jpg

  作为宣发平台、线上票务平台的猫眼娱乐,一直以来也不遗余力地扩大在内容环节的布局,先后与多家内容公司、以及导演、制片人、内容制作团队等达成合作,包括开心麻花、新丽传媒、坏猴子、亭东影业等制作公司,以及姜文、韩寒等导演和制片人。从出品到宣发,力求共同打造好作品,利用猫眼平台帮助这些作品从线上挖掘潜力,推动票房增长,实现更大的价值。与欢喜传媒的合作能够进一步收揽更多的优质内容,也能借助欢喜传媒进一步深入产业链上游,增强内容能力。

  除了在电影方面,猫眼也在综艺、电视剧、以及演出业务上有不少布局。欢喜首映的加入会成为猫眼的一个利器。目前猫眼娱乐背后拥有腾讯、美团等入口。一个拉新,一个渗透,与欢喜首映的结合是一个双赢的生意。

  一众知名导演加上猫眼平台的宣发能力,形成强强联手,有更大的可能性打造出优秀作品甚至爆款。但即使有互联网、数据能力为产业赋能,影视行业最终仍然要落到内容质量上,这也是欢喜传媒、猫眼娱乐、以及导演们需要不断努力的方向,好作品将拥有更强的抵抗市场风险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