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23日,阿里影业发布公告称,其附属公司北京中联华盟文化传媒投资有限公司已经同意向华谊兄弟授出一笔7亿元人民币的借款,借款期限为5年,按照中国人民银行五年期接待的贷款基准利率。

  根据框架协议。双方将展开为期五年的合作。合作主要包括华谊兄弟主控影视作品、艺人发展、受控影视作品的衍生品开发、营销服务、其他,共五个方面。借款將由华谊兄弟用作在其经营范围内开展业务的资金。华谊兄弟向中联华盟提供的抵押品包括附属公司的股权质押担保、所持有基金份额收益权质押担保、以及由华谊兄弟两名股东及其关联方提供无限连带责任保证等。质押标的为华谊兄弟持有的东阳美拉70%的股权,以及全资子公司华谊互娱享有的云锋新呈合伙份额收益权。

  2018年11月9日,阿里影业发布了“锦橙合制计划”,阿里影业将以主投、主控或主宣发的身份和一流制作团队合作,扶持青年导演、编剧,在未来五年、四大档期,推出20部合制优质电影。《小猪佩奇过大年》就是这个计划的第一部作品。此次阿里影业的公告中称,与华谊的合作也是为配合“锦橙合制计划”。

  因此,框架协议中提到,华谊兄弟主控的影视作品中,北京中联华盟及/或其关联方在同等核心商业条件下,在投资、营销发行、网络传播权授权、线上票务等多个方面享有优先权;在受控影视作品之衍生品开发合作上,中联华盟及/或其关联方同样享有优先权,包括授权开发、共同投资开发、营销及销售等方面。在影视作品营销及宣发方面优先使用淘票票及灯塔提供服务。华谊兄弟及/或其关联方保证,将于框架协议生效日期起计五年内完成主控并上映10部院线电影的目标

  从2018年5月崔永元爆出娱乐圈“天价片酬”、“阴阳合同”等问题之后,中共中央宣传部、国家税务总局、各行业协会陆续发布通知和声明,对演员片酬和片酬税提出一系列要求,影视行业各地优惠政策调整,各影视公司开展自查自纠主动补缴,不少公司陷入麻烦。同时,立项备案的影视项目骤然减少,资本逐渐撤出,行业被寒冬笼罩。

  华谊兄弟在2018年股价近乎腰斩。向阿里借款7亿之前,华谊兄弟在1月8日连发多条公告,将华谊兄弟娱乐、英雄互娱、浙江东阳浩瀚、华谊影城(苏州)等公司的股权、房产等资产进行质押担保,向浙商银行、平安银行、中信银行和民生银行申请了23亿元的综合授信,并为2018年10月向招商银行申请的2亿元综合授信做补充担保,授信总计25亿元。此外,还将初始下属10家全资影院管理公司拥有的15家影院和新增10家影院未来的票房收入质押给华宝信托。

  华谊兄弟如此紧锣密鼓地筹措资金是因为债务问题亟待解决。2018年12月,中诚信国际发布了《关于将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主体及相关债项信用等级列入观察名单》的公告。公告中披露,华谊兄弟于2016年1月28日发行了金额为22亿元的债券“16华谊兄弟MTN001”,为期3年;又在2018年4月9日发行了7亿元的“18华谊兄弟CP001”,为期1年。马上这两项债券就要到期,合计金额29亿元。公告将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AA的主体信用等级、“16华谊兄弟MTN001”AA的债项信用等级,以及“18华谊兄弟CP001”A-1的债项信用等级列入了观察名单。华谊兄弟表示有信心偿付,信心来源就是借款。

  同时,公告还披露,截至2018年9月末,华谊的总债务规模为69.15亿元,短期债务为47.37亿元,短期债务占总债务的比重为68.50%。王忠军、王忠磊兄弟对手中的股权进行清仓式质押,王氏兄弟持有公司28.02%的股份,质押比例达到90.83%,可能引发平仓风险。此外,王忠磊还在11月底减持套现了1879万元。

  在资本腾挪的背后,华谊兄弟业绩仍然不乐观。

  华谊兄弟多年来一直有大额的政府补助,2015年至2017年公司净利润分别为9.76亿元、8.08亿元、8.28亿元,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分别为1.02亿元、0.93亿元、1.27亿元,占比也是从10.45%上升到11.51%、15.34%,逐年增加。

  2018年,华谊兄弟出品和参与的影片包括《狄仁杰之四大天王》、《找到你》、《胖子行动队》、《云南虫谷》、《江湖儿女》、《小偷家族》、《飓风奇劫》、《遇见你真好》、《念念手册》共9部影片,无一爆款,分账惨淡。2018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营收31.83亿元,同比增长31.58%,净利3.28亿元,同比下滑45.38%。

  2018年12月11日,华谊公告称,自2018年1月1日至公告披露日,累计获得8645万元政府补助。12月29日又在公告中提到,华谊集团2018年11月15日至2018年12月27日期间收到政府各项补助累计金额6364.56万元(未经审计)。政府补助已经成为华谊营收的重要构成。

  一直高喊“去电影化”的华谊并没有从这个口号中获得太多好处。2017年靠出售掌趣科技、广州银汉的股权来撑收益,“去电影化”搞文旅地产、实景娱乐,伴着巨额的建设投入、运营成本和物理损耗,却并没有扭转华谊的收入构成,反而变成巨大的负担。税务风波和减持套现引发的舆论质疑、债务压力、营收能力等重重困境之下,华谊押上家底和未来的业务再次大举借债,除了好好做电影已经没有别的选择。

  华谊兄弟已经缺席2019年春节档,今年计划中的影片包括《画皮3》、《手机2》、以及徐克导演的《摸金校尉之九幽将军》等,需要观察市场表现。华谊得到借款暂时解了燃眉之急。双方互相借力,华谊依托阿里的资源挽回局面,阿里借助华谊的内容制作能力继续布局影视业务。但是在电影市场趋于冷静,增速放缓,形成看片吃饭的状况下,未来几年票房收入将更加依赖内容质量和社交热度,上游制作环节也将承受更大的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