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次IPO,鸿合科技被置入舆论漩涡,涉及多个方面:私募闪电入股、大客户与股东潜存关联、涉嫌专利侵权被同业起诉。仅过约半年时间,鸿合科技就新增一个投资总额高达6亿元的募投项目,应收账款半年增九成、资金缺口过亿的难题如何解决?为何净利润增速与营业收入、经营性现金流金额严重不匹配?

  1月17日,针对长江商报记者发去的采访函,鸿合科技方面进行了详尽回复,称公司经营现金流净额与净利润存在差异,主要是经营性应收、应付及存货项目增加。至于增加的交互显示产品项目,公司只是称产能利用率趋于饱和。不过,对于新增募投突然增加、2017年以来净利润增速远超营业收入、多家突击入股的PE增资及股权转让价格悬殊较大等市场关注的几个核心问题的原因,鸿合科技并未给予具体解释。如果这些问题没有得到合理解释,鸿合科技过会的几率要打个大大的问号。

  

 

  (图片来自鸿合科技官网)

  此前,多家媒体曾质疑鸿合科技私募闪电入股。2017年11月,鸿合科技实施股改,而股改前后,私募基金扎堆入股。当年5月10日,私募基金共青城富视以47.53元/注册资本的价格,向鸿合科技增资人民币12350万元。4个月后,鹰发集团出资45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9483.55万元)受让鸿合科技525.98万元货币出资额,价格约为56.05元/出资额。鹰发集团于受让股权前2个月成立,其控股股东为嘉御基金Ⅱ。

  股改完成刚满月,鸿合科技实施股改后的首次增资。私募基金苏州冠新与泰安茂榕以34.2元/股的价格分别认购鸿合科技新增股份190.06万股、102.34万股,合计认购资金为1亿元。

  相隔近半年时间,上述增资及股权转让价格悬殊较大,颇令人意外。对此,鸿合科技并未解释这一不同私募基金入股价格存在较大差异的合理性、公平性。

  另一个备受质疑的是鸿合科技的募投项目。去年6月,鸿合科技进行了首次预披露。根据招股书,公司共有4个募投项目,分别为研发中心系统、营销服务网络、信息化系统等三个建设项目及一个补充流动资金项目,合计拟投资11.68亿元,合计拟使用募资11.57亿元,其中,拟使用7.7亿元募资补充流动资金,占募资总额的66.55%。

  彼时,鸿合科技解释称,公司所处行业和业务模式对营运资金需求量较大,营运资金需求持续增长,而补充流动资金也将增强公司偿债能力、降低财务风险、改善融资渠道单一对公司发展的制约。

  一般而言,补充流动资金占募资总额40%以上,就说明公司资金链较为紧张。然而,仅过半年,去年12月5日,鸿合科技在预披露更新中大幅调减用于补血的募资5.52亿元,变为2.5亿元,新增交互显示生产基地项目,投资总额约为6亿元,拟使用募资刚好是5.2亿元。

  仅过半年时间就新增一个投资总额高达6亿元的募投项目,市场质疑其存在盲目性,是应对此前对其大规模使用募资质疑。对此,鸿合科技未做具体解释,只称产品订单持续增长,产能利用率趋于饱和,制约了公司规模化经营和市场拓展能力。

  让人不解的是,拟补血的资金突然少了5.2亿元,这对于原本对资金需求量较大的鸿合科技而言,是否存在较大的资金缺口,如何缓解偿债能力?根据公司测算,未来三年,公司的流动资金缺口为3.87亿元,如果此次IPO成功,将使用2.5亿元募资补充流动资金后,公司还存1.37亿元的资金缺口。

  如果不存在偿债压力,那么,此前拟使用7.7亿元补血是否意味着是圈钱?

  上述多个问题是拟上市企业必须向发审委解释清楚的重要问题,这也决定了鸿合科技IPO的成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