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8-9日,品途集团举办的2018·NBI夏季创新峰会在北京召开,本次峰会主题是“与创新节律同步”,旨在探讨商业领域的发展规划和创新趋势,并持续关注科技前沿、零售消费、泛文娱、大健康、教育、旅游等10大领域,品途集团希望通过峰会的交流与合作,让创新“更有价值”、“更易触达”、“更有用”。

在9日上午,数十位嘉宾在医疗创新专场中围绕《新政策环境下的大健康创新》主题展开讨论,IBM大中华区首席健康官陈彤、欢乐口腔CEO孙延、春雨医生CEO张琨、微医首席医疗官兼乌镇互联网医院院长张群华、加拿大健康管理中心全球CEO Carrie、约印医疗基金CEO郑玉芬等嘉宾各自分享了自己的行业见地。

专场中,IBM大中华区首席健康官陈彤提到,全球医疗正面临着非常严峻的挑战,2000年美国做了一个研究,死于医疗差错的人在美国一年是10万人,几乎比任何一种常见疾病死亡人数都要多。

以癌症治疗方案为例,在美国接近一半的第一次诊疗方案都需要修正。不仅如此,美国是全球医疗费用最多的,占GDP的17.6%。要知道,中国在房地产行业的GDP是17.2%,不仅如此,美国医疗费用的增长速度2.5倍于经济增长。

再看国内市场,截止到去年,中国医疗花费占GDP6.2%,2017年花费的增长速度年比2016年增加11.3%;2016年比2015年增加13.1%。八年前中国的65岁以上人口占比大概是11.1%,在一些一线城市,像上海、北京,这个数字早就超过了15%,老龄化的加剧让整个医疗健康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

在这样的一个现状下,医疗行业从业者将如何带动行业升级?如何让就医更便捷?如何改善医患关系?从资本和政策角度,未来医疗离我们还有多远?

用互联网创新推动传统医疗服务转型升级

互联网医疗已经成为未来五到十年的趋势,如果忽略掉这个趋势,就会失去这个入口和市场。因此,春雨医生CEO张琨总结了互联网医疗的三个特点。首先是要做到即时响应,无须等待;其次要做到线上线下融合;最后,互联网医疗一定要尊重医疗行业的特殊属性,比如公共服务的属性、利益相关方众多的特点、政府强监管的政策环境,以及属地化服务,还有传统医疗行业当中的特殊文化。

但是,想做到张坤所提到的这三个特点,必须要看到人工智能和互联网之间密不可分的关系,最重要的是,互联网让有效数据得以积累,可以机器人操作,让医生和人工智能进行融合,解决临床上很多问题。在张琨发表的题为《用互联网创新推动传统医疗服务转型升级》的主题演讲中,他也提到,互联网医疗一定会拥抱医疗,用互联网的能力和方法重构传统医疗的模式。

其实,互联网在医疗方面的运用已经很久了,欢乐口腔孙延说:“人工智能数字化已经在牙科领域落地。2018年是牙科领域数字化元年,已经出现了大量牙科医生的劳动开始被数字化取代。他甚至认为人工智能已经超越了医生的诊断判断标准,其实欢乐口腔花了大量的时间在数字化和人工智能上。”

在中国一线城市,欢乐口腔有这样的一个统计,即只有1%的人愿意去看牙医,但是日本是45%,北欧是80%。这就意味着,中国牙科市场未来有非常大的空间和增速。

传统的口腔科医生,80%的劳动是做手术具体的操作,现在已经变成了对着屏幕来操作。欢乐口腔孙延说:“以前医生全部在手术室,靠自己的经验操作,现在已经开始在牙科往后退了一步,退到了计算机旁边。医生花大量的时间在操作软件和计算机。”

这也正是欢乐口腔的核心竞争力。对于欢乐口腔而言,它是一个数据收集中心和最后的产品体验中心。当前的校正、数字化的漂白、数字治疗,只有20%左右的操作还未被数字化,80%已经完全被数字化了,并可以完全替代医生的技术劳动。

但值得注意的是,人工智能在医疗和健康领域将会有极其重大和深远的影响,并且能造福人类,但是还面临着很多的挑战。

IBM大中华区首席健康官陈彤称,其实人工智能已经成为了最大的泡沫池。真正在做人工智的,会发现其中非常多的挑战。比如数据的挑战和算力的挑战。最近的疫苗事件已经说明,对于人工智能应用到医疗上,必须以严格务实的科学态度予以重视。

另外,出于对人类医疗数据的隐私保护,很少有产品真的能通过数据保护法案。没有任何人希望自己的健康数据,比如生了几个孩子、有没有性病、哪里有疤,被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还有很关键的一点是,人工智能是极其烧钱的。

所以陈彤说,人工智能在医疗上的发展有很多挑战,大多数人只看到了人工智能的一小部分,这远远不够,我们还需要各种各样的技术和商业模型。虽然讲了这么多的局限性,陈彤深信人工智能在医疗和健康领域,将会有极其重大和深远的影响,并且能造福人类。

互联网与人工智能的融合

微医首席医疗官、乌镇互联网医院院长张群华印证了陈彤的观点,他看到了人工智能在医疗和健康领域的发展,张群华表示,微医和各个大医院进行互联网医院的共建,优化医疗资源均衡。中医通过人工智能也有更现代化的发展,所以微医也有华佗智能医生。

在互联网医院,线上就诊还有很大的突破,以乌镇物联网医院为例,张群华阐述了其发现的四个巨大突破:第一,互联网医院可以作为正式的公立医院或者医疗机构,这是一个巨大的突破;第二,互联网可以让医生进行全国性多点执业;第三,互联网可以开具电子处方,电子处方的可在药房配药;第四,互联网医院可以进行复诊。这些均是乌镇互联网医院在人工智能三年探索的发现。

春雨医生的张琨谈到,未来医院将出现的场景,会有以下五大特点:

第一,一站式服务,规模适度。现在大量的医院号称上万张床位,年门诊量几百万。这有一个很大的问题,这种医院很难做管理。以我自己的经验发现,有差不多500张床的医院效率是最高的,规模再小一点,会不经济,投入资源产生的回报不高。如果规模大一点,到了500张至1000张床位,就必须依靠IT手段。因为传统人力或者惯性管理已经不能够覆盖,而且精细化程度达不到那么高,所以需要IT管理。再往上,就只有靠粗放式,靠过去的习惯来管理。所以真正好的医院,规模一定不是很大的。

第二,集中诊疗变成分布式诊疗。原来为什么做大医院?诊断、治疗、检验检查的设备必须要集中在一起。随着科技的发展,现在已经能够做到分布式诊断,甚至很多治疗也是分布式的。再加上互联网的技术,诊断随访可以做到线上化。

第三,工业化诊疗到个性化诊疗。工业化诊疗是现在的方向,有一个词叫专业化工厂,用来描述现在医院的状态。医院把不同的患者,有各种合并症的患者以流水线的方式去诊断疾病。这是不合理的,每个人的疾病,有自己不同的情况,包括客观的体征和情况,也包括经济情况,这会导致给到的治疗手段不一样,所以一定要“千人千面”,甚至“一人千面”。我们只有掌握了足够的患者数据和患者信息,能够形成用户画像,才能达到这样的程度,而现在就是这样的时刻。

第四,从专注疾病到关注健康和全过程。疾病正在向慢性病转移,疑难杂症现在并不是死亡率或者发病率的高峰,普慢病才是常见的疾病,甚至肿瘤也慢慢变成了慢性病。这种大环境变化,会对医院的运营有什么冲击呢?原来对大量资源、专家和学科建设的投入,要转化成对患者长期跟踪的能力,我们并不是一次性解决患者的所有问题,而是长期服务患者。所以原来医院最大的问题是服务患者的周期特别短——患者来之前,我不知道他是什么病,来了以后,做一个完整诊断,走了以后,我也不知道这些诊疗和治疗的措施是不是有效。所以对患者的服务不限于疾病的周期,而要延迟到整个生命周期。

第五,医疗支付方式决定了医院生存服务模式。如果医保资金没钱了,就要控费。控费的目标,是不让医院做大型高成本的手术,而是把健康管理前移,更多的关注放在预防上。这就需要互联网的能力,物联网医疗的介入。不要一味去扩建硬件设施,买贵重的设备,未来的医疗就是更好地服务患者,让他尽量少得病,这才是大的趋势。

总结来说,在与互联网的结合下,未来的医院会更方便患者就医、更方便医生工作、关注的种类越来越丰富,甚至改变了人们的就医观念。

政策、资本对医疗行业的影响

“每一次的投资医疗机会,都跟政府的医疗政策息息相关。比如新一轮的医改,从2009年开始的医改,在将近10年的时间里面,已经对中国的医疗体系、医疗投资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 将资本、政策、医疗三者联系在一起,约印医疗基金CEO郑玉芬有很深的感触。她提到,任何一个行业的蓬勃发展离不开资本。过去十年时间里面,资本也起到了非常大的推动性作用。整个产业IPO数量以及并购退出的涨势,让我们也看到了大家对健康行业的关注。

中电健康产业基金合伙人王晓岑说,医疗不断的在开放,政府也有很多鼓励政策,人们的思维跟过去完全不一样了。

全域医疗联合创始人陈道光认为,资本方就是杠杆,撬动整个大健康行业,这需要行业从业者一起努力把行业做得更好。用思维引导新的业务模式,才能让创新产生它的价值和发挥它的作用。

BAT三巨头进入医疗领域起到了十分关键的作用,王晓岑讲到,阿里最近参股了山东一家公司,万芸药房也得到了高瓴资本的入驻,有上亿的资本。这些巨头带来的影响力是巨大的。卡尤迪生物科技创始人李响对此表示认可。卡尤迪成立的时间比较长,完成了两三亿融资。在资源上,每年从科技部到北京科委、中关村都能得到了很多政府扶持。

妙健康CMO罗晓斌说:“妙健康一路发展过来,也拿了非常多的产业资本。我们一个非常大的体会,是从资本助力角度来讲,我们看重产业的协同能力。妙健康的一个核心,始终围绕在院外的健康行为数据,这应该是国家队的事情。”

当然资本充当了很重要的推动力,通过资本的流动,让企业有机会把行业里面的各个要素整合起来。爱亿生健康CEO金欣说,“大家都知道慢病管理不赚钱,但这是现在不赚钱,实际上这是一个非常巨大的市场。”加拿大健康管理中心全球CEO Carrie认为:“全球都处于慢性病井喷的趋势,大概有80%的疾病,死亡原因是由慢性病造成的,这些都是由于不良的生活方式造成的。”

Carrie提到:“根据中国的慢性病图谱,可以看到3亿人吸烟、2.5亿人有高血压、有2亿的肥胖和超重人群、1亿的糖尿病患者和血糖异常人群、1亿的慢阻肺患者,而且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增加。但是对于我们这个不赚钱的行业,就十分需要资本的助推。”

当前,资本仍然持续推动整个行业的发展,未来行业里面也会有更多要素的加入,尤其是数据。在数据的驱动下,行业的未来会有新的变革。约印医疗基金CEO郑玉芬相信,有一天中国的互联网医疗、移动医疗,一定也会走到世界的前沿。因为中国很适合做移动医疗,因为我们的资源很不均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