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最火的莫过于区块链。

年初,随着真格基金徐小平的“内部讲话”被泄露,开启了创投圈对区块链的新一轮狂欢。徐小平把区块链革命比喻为一场顺之者昌、逆之者亡的伟大技术革命。随后各大创投机构、互联网巨头纷纷涌入。

区块链,简单来说,就是一套“加密的分布式记账技术”。

区块链的概念最早可以追溯到2008年末,正处于爆发全球金融危机之时,化名为“中本聪”的神秘人士发表了一篇论文《比特币: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首次提出了区块链的概念。

论文中描述了比特币的模式。和法定货币相比,比特币没有一个集中的发行方,而是由网络节点的计算生成,谁都有可能参与制造比特币,而且可以全世界流通,可以在任意一台接入互联网的电脑上买卖,不管身处何方,任何人都可以挖掘、购买、出售或收取比特币,并且在交易过程中外人无法辨认用户身份信息。

2009年,不受央行和任何金融机构控制的比特币诞生。比特币是一种“电子货币”,由计算机生成的一串串复杂代码组成,比特币通过预设的程序制造,随着比特币总量的增加,新币制造的速度减慢,直到2140年达到2100万个的总量上限,算法决定了比特币无法超发。

目前来看,比特币可以说是区块链技术最成功的应用。

比特币的价值已经暴涨了几十倍,去年12月,比特币曾飚升至接近20,000美元,但之后迅速下跌,1月份一度跌至5922美元的低点。在刚过去的4月份,比特币累计上涨36%,创出去年12月份以来的最大月度涨幅。5月4日,加密数字货币价格普遍出现上涨,其中比特币价格涨逾5%,部分交易所已显示其价格再度突破10,000美元大关。然而破万之后该币价又呈小幅回落。

炒币,可能玩的就是心跳。

“挖矿”行业 又一个造富平台

之前,ICO概念非常火,似乎已经成了一个新的造富平台,伴随着“中国大妈”的进场,ICO也引起了监管的关注。

2017年9月4日,央行、网信办、工信部等七部门出手正式叫停虚拟货币ICO融资,称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非法从事代币发行融资活动,将ICO定性为非法融资行为。此后与ICO紧密相连的数字货币交易所也收到禁令,各大数字货币交易平台相继关闭或转移至海外市场。

尽管比特币等数字货币的交易已经被禁,但是生产比特币等数字货币的矿机生产商一直处在监管空白。除了比特大陆,世界上较大的矿机生产商还有嘉楠耘智、亿邦科技。有数据称该三家矿机生产商囊括了全球九成以上的份额。

挖矿是另一个造富平台。比特币的储量,在第一个四年,可以被挖出大约一半。然后每四年减半,难度越来越大。“矿工们”通过投入资源,也就是“矿机”内置的芯片昼夜不停地计算,然后获得一定量的虚拟货币。挖矿催生了矿机生意的壮大。

随着国家监管步伐的加快,比特币价格爬过高点后开始下跌,矿机生意也迎来繁荣后的下跌。2018年1月2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办工作领导小组下发文件,要求各地引导辖内企业有序退出“挖矿”业务,并定期报送工作进展。根据通知文件,互金整治办要求各地整治办填报辖内“挖矿”企业有关情况。具体包括矿机数量、耗电情况等企业基本情况、营业收入、纳税情况等营收情况,以及执行电价、场租情况等享受优惠情况和环保、安检情况。文件显示,基于调查情况,各地整治办需要综合采取电价、土地、税收和环保等措施,“引导相关企业有序退出”,并于1月10日前上报目前辖内“挖矿”企业基本情况及引导退出情况。在接下来的20天里,比特币2000亿美元市值悄然蒸发,矿机生意也随之走低。

谈到此前有文件对挖矿进行“有序退出”,在深圳华强北市场工作人员看来这与售卖矿机关系不大,一来国家并没有明文禁止挖矿,二来经营矿机只是一种商品,和交易数字货币“不是一个概念”。

就在5月9日下午,中国第二大比特币矿机制造商嘉楠耘智传出消息正筹划在香港上市。据投资潮了解,嘉楠耘智2017年净利润高达3亿元人民币,预计上市融资10亿美元,市值将高达40亿美元。据相关人士透露,如果上市成功,嘉楠耘智将成为香港证券交易所首家区块链相关的上市公司。

此消息前,4月24日,证监会副主席姜洋一行曾调研嘉楠耘智。嘉楠耘智联席董事长孔剑平向姜洋副主席一行汇报了嘉楠耘智的芯片研发情况,重点介绍了区块链计算芯片在比特币挖矿领域的应用和人工智能芯片的应用场景。姜洋副主席说“不管你们芯片用于什么,本质上都还是一家芯片公司,希望你们在国内上市”。

不久前,另一家矿机生产商比特大陆联合创始人詹克团在接受媒体专访时透露称,比特大陆2017年营收约为2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58亿元)。

数字货币再立功 数字货币挖矿为英伟达贡献75%收入

二级市场中数字货币的表现也不能小觑。芯片大厂英伟达(NASDAQ:NVDA)在美国股市周四(2018年5月10日)收盘后公布了该公司2019财年第一季度财报。

11.png

财报显示,截至公历2018年4月29日的2019财年第一财季:英伟达第一季度营收为32.07亿美元,与上年同期的19.37亿美元相比增长66%;净利润为12.44亿美元,与上年同期的5.07亿美元相比增长145%。英伟达周四股价创下了历史收盘新高。

英伟达指出,在截至4月末的第一财季,营业收入中有2.89亿美元和加密数字货币挖矿有关。这意味着,在英伟达第一财季增长最强劲的业务中,数字货币挖矿的需求贡献了约75%的业务收入。

英伟达表示,通过向数字加密货币矿场出售处理器获得的营收,远超市场预期的2亿美元。不过英伟达首席执行官黄仁勋表示,该项营收增速在第二财季可能会大幅下滑,本财季的数字加密货币业务营收可能会缩水。

该公司当前预计,第二财季的数字加密货币业务营收可能会环比下滑约三分之二。“数字加密货币矿场在第一财季买入了大量的图形处理器,这推动产品的价格出现上涨。鉴于此,我认为许多的游戏玩家都没有买到新的GeForce显卡。”

小而性感的英伟达影子股——香港联交所上市公司柏能集团(1263.HK)

英伟达如此走势,让人感慨,下不了手,不过没关系,我们不妨看看香港资本市场中英伟达的影子股——柏能集团(1263.HK)。

33.png

图片来自柏能集团官网

相关资料显示,柏能集团(1263.HK)成立于1997年,是一家电脑电子产品领先制造商,于2012年在香港上市。主要从事设计、开发及制造供桌面计算机显卡、电子制造服务(「EMS」),和其他PC零部件,亦为全球知名品牌提供一站式电子制造服务。

柏能集团是国内关注度最高的显卡系列厂商,数据显示,柏能芯片采购额的52%来自英伟达。

2016年上半年,柏能集团营收25亿港元,大增20%,同时扭亏为赢,一改往年颓势,靓丽的业绩表现也获得资本市场认可,2016年以来股价涨幅2倍多。

根据柏能集团公布的最新财报显示,2017年度,柏能集团实现收入85.55亿港元,同比增长46.5%;毛利9.16亿港元,同比增长55.1%;公司拥有人应占纯利3.32亿港元,同比增长121.2%;每股基本盈利0.76港元,拟派末期股息每股0.28港元。

其中,图像显示卡分部收入由45.02亿港元增至71.65亿港元,增幅59.2%,主要原因为自有品牌图像显示卡及ODM/OEM图像显示卡收入增长强劲,分别为14.98亿港元及11.65亿港元。

据了解,该上升主要是2017年下半年的销售有强劲增长,主要增长动力来自区块链应用程式和平台对图像显示卡的强大需求,和对电竞比赛热切程度的提升所增加对电竞游戏硬件的需求。

公司中报称,近年游戏市场对显卡需求保持自然增长,二季度加密货币挖矿业务对显卡需求正快速消耗公司产品库存,从央行发布ICO封禁公告后比特币的抗跌表现来看,加密货币挖矿业务仍将在一段时间内对公司业务形成带动。和PC对显卡的需求不同,比特币挖矿业务对显卡需求的带动并不稳定,监管政策变化,或各国对其加密货币的认可度都将影响投资者挖矿热情,影响显卡需求,加大柏能集团未来业绩的波动性。

22.png

回头再看嘉楠耘智,从发明了中国第一台比特币矿机——阿瓦隆一代开始名声大噪之后,进而涉足区块链、人工智能领域的芯片的研发,如今已成长为国际知名的芯片企业。2017年5月,嘉楠耘智完成3亿元A轮融资,由趵朴投资、锦江集团、暾澜资本等机构投资,公司投后估值近33亿元。

若嘉楠耘智香港上市之路顺利,将成为香港联交所首家区块链相关的上市公司,预计也会提高相关板块股票的炒作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