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尔要战,便战”,这是滴滴创始人程维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的一句隔空宣言,而这句宣言似乎也成为滴滴一个态度。

2301607_151126122352_1_lit.jpg

  近日,滴滴将上线外卖业务的消息已经传的沸沸扬扬。尽管到目前为止滴滴官方并未公布消息,但行动早已在暗中开始。

  昨日,一款面向骑手端的“滴滴配送”已登录苹果商店,其开发者正是滴滴母公司北京小桔科技有限公司。App介绍显示:“滴滴配送为您连接餐饮商家和外卖用户,通过接单、取餐、送餐三个步骤即可获取丰厚收入。”该应用描述称,“不论您是专注从事配送行业的专业人士,还是时间灵活的兼职人员,滴滴配送都将是您极佳的选择。”

  与网约车按照全职和兼职划分司机的方法相同,“滴滴配送”招募的骑手分为“忠诚骑手”和“自由骑手”两种,其中忠诚骑手每周在线时长需大于48小时,月薪保底10000元;自由骑手可自由上线接单,订单收入翻倍。骑手送一单的收入由保底奖励、流水奖励和行程收入三部分构成。

  此前有媒体报道滴滴外卖“首批上线无锡、南京、长沙、福州、济南、宁波、温州、成都和厦门等全国九个城市”,但在App上目前可选城市只有无锡一城。

  除了骑手的招募还有线下商家的争夺。滴滴最新发布了针对商户使用的“滴滴商户”,但截稿前,该软件评分为0。据了解,从去年12月开始,滴滴外卖就已经在接触线下餐饮连锁店洽谈外卖业务,外卖补贴额度根据企业级调整。

  事实上,对于滴滴入局外卖市场业内早有传言。早在去年12月,就有媒体曝出滴滴正在试水外卖业务,在公司内部组织了一个10人左右的团队进行秘密研发,并有自己单独的办公地点。

  滴滴不是第一个尝试做外卖的出行平台。此前Uber在美国推出了Uber Eats(餐饮)业务。据报道,去年第二季度该业务交易额占Uber全球交易额的近十分之一,截止去年底,该业务覆盖的城市近200个。或许Uber Eats的发展给了滴滴足够信心,所以在扩展业务线时决定首先进入外卖行业。

  有业内人士认为短期内滴滴外卖业务不会大范围扩展。“目前只听说滴滴有在招募骑手,并未听到滴滴挖相应领域高管与投入大量资源支持外卖业务发展,且目前也还处于城市测试阶段,所以滴滴可能不会大范围切入这个市场。”快服务品牌战略总监金文涛在接受采访时说。

  狙击美团 战略防御

  跨界对于互联网企业来说并不稀奇,此次滴滴进军外卖领域,也被视作是对美团进军打车行业的一次反击。

  去年2月,美团上线“美团打车”进军打车市场,在南京开始了网约车的试运营,日订单量超过了10万单,并在年中拿到了南京市网约车运营资格证。今年初,美团在其App中的“打车”页面开启北京、上海的造势行动,吸引司机和乘客报名,但不久就因牌照问题被相关部门叫停。本月初,有媒体曝出美团打车将在两周后开启原定7座城市的上线计划。

  从时间上看是美团先动手,且直攻滴滴大本营,后边滴滴入局外卖市场则更像是牵制美团的战略防御性动作。

  但是,从滴滴自身发展阶段来看,其入局外卖不只是防御,而是想要更多。

  虽然,还面临着美团、神州专车、首汽约车、嘀嗒拼车、易到用车等公司的挑战,但滴滴认为自己已经在出行领域站稳了老大的位置。2月,程维和柳青还在内部信中表示,经过2017年的苦修内功后,2018年滴滴将着眼于国际化,持续投资于AI能力建设和智慧交通方案的创新,关键词为“内外兼修、多线布局、稳中求进”。可以看出,在优化服务流程、夯实商业内核后,滴滴今年将进行多维度布局,寻求新的增长点。

  有业内人士猜测,滴滴入局外卖市场可能还与当下“新零售”浪潮有关,即看中了“即时配送”这一亿万级蓝海市场。

  新零售浪潮 即时配送蓝海

  “新零售”时代,在人、货、场重构,线上线下加速融合的过程中,物流配送成了新的主战场。快速、及时、实时的即时配送,将会对新零售的成败起到决定性作用。滴滴拥有强大的线下运力与海量流量,如果二者能协同转化,可能会改写同城配送的格局。

  此前,滴滴战略投资饿了么,试图借助后者进入同城配送领域。但事与愿违,今年初传来饿了么被阿里巴巴全资收购的消息。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分析师陈礼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滴滴此前投资饿了么的目的在于同城配送服务体系的建设,但饿了么被阿里全资收购,这块业务出现了空白。也许是对这一结果早有预感,滴滴早早筹谋自己的外卖服务。

  滴滴进军外卖市场是互联网公司业务升级的一个缩影,未来这种转变将成为常态,企业间的竞争也将更为激烈,只有坚持用户至上、创新发展模式、强化业务融合,才能在这场新战役中获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