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期以来,艺术品消费一直是一个小众市场。除了艺术欣赏、价格本身的门槛外,这个行业熟人经济特点非常明显。大多数人第一次购买时都选择通过熟人私下交易,只有在身边没有意见领袖时才会去公开平台购买。而历来艺术市场又存在信息不对称、定价没有标准等问题,这也导致我国的艺术品交易市场一直处于野蛮生长状态。

  然而随着消费升级,“小众”的艺术正在呈现大众化趋势,也在倒逼推动行业发展。

  此前投资潮接触到的创业公司“艺术小红花”(以下简称“小红花”)就想用标准化的方式给艺术家和艺术品行业带来全方位的数据指标,并通过最简单的方式传递给用户。

2.jpg

  “小红花”成立于2016年10月,是“大艺博展”旗下B2C电商品牌,同时也是华艺大艺旗下独立经营的互联网艺术品公司。成立之初就已获得由盈峰资本领投,珞珈基金参投的1000万天使轮融资。

  据了解“小红花”CEO张旭与COO王梓都曾是艺术品C2C平台艺客网的创始团队成员,王梓还曾是艺术品拍卖平台艺典中国的早期成员。王梓表示:“近两年艺术品行业唯一的发展是大部分艺术品电商都在转型做IP,开发衍生品。但其实三年前,我还在艺客时就做过IP衍生品。当时投入将近2000万,遗憾的是失败了。”当时艺客IP衍生品销售量约4000+件,是行业里卖的最好的,但也仅仅形成一个小而美的商店,和要规模化的初衷背道而驰,项目也因此暂停。

  王梓说,“当时我们想,艺术家设计的抱枕、鼠标垫、摆件比一般人的设计更好看,更有价格优势。但后来发现快消行业拼的是供应链能力。销售做不过淘宝,生产比不上义乌,你会发现他们盗用了你的图像版权,售卖价格低,生产成本小,质量还挺好。”

  王梓认为做IP要抓住两点:要么核心做产品,要么核心做渠道。做产品就把门槛打造的特别高,没人能复制。做渠道本身手里要有客户,卖的问题就解决了。所以现在做IP比较成功的是礼品型公司。

  离开艺客创立“小红花”,王梓和张旭把服务作为重点,为青年艺术家提供全球艺术推广服务,为80后、90后新兴消费者提供艺术品在线交易、收藏、投资与咨询服务。

  2017年相继推出的“小红花”网站、微信公众号、微信小程序、App等产品,通过作品展示、估价咨询、数据排行、自营挂售等方式聚合了13万精准用户,签约了上百位艺术家,销售流水约70万。

  并通过自有资金在北京、广州建立了6个线下艺术品仓库,均是博物馆级的仓储条件和服务水平,以1:16倍的押金机制与艺术家签约独家作品入库,目前艺术品资产仓共收藏千余幅画,估值约1000万元。

1.jpg

  艺术品行业非常注重资源,只要左手握藏家右手握卖家,就能获得最高的利益,而只有流通买卖艺术品才能有更高的价值。

  艺术行业没有真正运用到互联网工具,很多还是线下售卖,只是把互联网当做线上展示渠道,并没有产品上的服务。

  “小红花”的逻辑是不扶持某一个艺术家,而是把所有青年艺术家垄断。通过承接大学生艺术博览会的线上报名入口,先一步发现优秀艺术家及优秀作品。

  利用“小红花”网站页面点击数据、线下售卖等数据来进行仓储的调整,确保仓储中聚集中汇集的都是相对转化率高的作品。

  王梓表示:“根据数据,我能知道谁要成名。我们采用1+2的模式,好作品会以公司底价采买一幅。相当于帮艺术家售卖的同时,”小红花”自己也在做潜在投资,投资回报率比较高。所以垄断是最直接的,谁都不要错过,为所有人提供服务。”

  青年艺术家最关心的是自己的作品价值如何,售卖如何。艺术家永远有展览需求,因为有展览才会有流量,进而有售卖,最终是拍卖需求。还有比较重要的一点是平台方对艺术家有没有配套扶持,也就是能不能给他带来实际的帮助。但目前艺术行业存在的问题是:伪承诺太多,比如承诺艺术家签约后一年保证能卖掉多少幅作品,很伤害客户。

  目前国内真正喜欢艺术的用户仅有两三百万人,当代艺术线上市场不过10亿,未来可能会增加到50到100亿的市场规模。竞争可想而知,青年艺术家想要出名难上加难。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国外市场。当代艺术起源于欧美,对于当代艺术作品有大量购买需求,但国外艺术家数量少,产出和购买不成正比。因此“小红花”认为中国当代艺术在国外有很大的市场。

  王梓表示:“我在国外走了一圈,发现和我以前想的完全不一样。我以前认为中国传统的东西在国外会更有市场。但实际只有很少一部分人是喜欢水墨的,更多人还是喜欢当代艺术,另外原创作品价格折合人民币也是四五千左右。”

  “小红花”认为未来艺术家服务市场会更大,因此,2018年初“小红花”推出“艺术出海计划”(Art Oversea Project),将中国青年艺术家、优秀作品通过举办展览、公开课演讲、策展训练营、艺术驻留、艺术游学等交流活动推送到全球艺术爱好者面前。

  “小红花”的商业逻辑是和艺术相关的第三方公司合作,通过2B的方式赞助这些青年艺术家出国,对于出资公司,艺术家用画作抵资。”小红花”想把更多的人拉进这个行业。而艺术家能快速打开知名度。

  目前“小红花”海外推广战略,首先聚焦5站,分别是美国纽约、英国、澳大利亚、日本、新加坡。计划第一批输送30-50位艺术家,已谈好10家企业赞助。

  “首先不论哪个行业,想要做一个很出色的企业必须凌驾于行业之上。国内市场份额有限,就等于跟一帮差生在竞争,市场是恒定的,我希望把竞争伙伴变成友商。我们通过评估发现,拓展海外市场和国内市场耗费的精力、资金几乎无差,当然要把目标定高一点,所以小红花选择海外市场。青年艺术家就是我的切入点,据我们了解有计划在海外办展览的艺术家,仅文化部备案的就有40万左右,未来会更多。”王梓对投资潮表示。

  而大众艺术消费也是层层递进的,比如艺术礼品、艺术品装饰、艺术品投资。王梓表示目前艺术品消费人群更多的还是满足投资需求,据雅昌发布的艺术市场报告显示, 伴随艺术品市场自身的发展以及外部环境的变化,艺术品越来越成为一种可靠的投资手段。相比传统的金融或房地产投资,艺术品投资不仅承载了美学价值,同时也提供了十分可观的收益。

  2018年“小红花”还有两个目标是把艺术仓建大1到1.5亿的规模;用户拓展到40万,把社群做起来。王梓还透露公司的A轮融资已启动,预计今年6月份close。

  据投资潮了解,目前还没有和“小红花”模式相同的创业公司,普遍还是C2C、B2C、社交模式,京东、淘宝不久前也切入了艺术市场。对于行业趋势王梓认为:“2018年到2020年应该会出现几家优质公司,优质大企业会把小企业吃掉,过度分散之后就会走向整合。另外做艺术品电商的会退出很多,目前的状况是,现在艺术品电商创业公司,普遍都是一到两年周期,天使轮之后融资很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