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这样一个故事:在广州某国际会展中心,一对情侣在一幅心仪的油画前站立许久。这幅画的作者来自某美术学院,价格为8000元,谢绝还价。最后男孩抛给女孩一个选择题:“你是要这幅画呢,还是要最新出的iPhone6Plus?”女孩咬着牙想了一会儿,“还是要iPhone6吧......”。没错,这就是当下艺术品在国人心目中地位的写实。

  艺术消费与收入财富、教育程度、视野开阔、美学素养、生活态度等诸多因素有着密切关系,而这些综合素质的培育需要多年时间。与别国消费者相比,中国人长达十六年的应试教育唯独缺失对艺术类的熏陶,普通群体对艺术品的鉴赏能力可视为零。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虽然存在着这样的历史原因,但国人却用实际行动亲手将艺术品上升为继楼市、股市之外的第三大投资领域。甚至,这个盘子使得艺术品可以像股票一样实现公开竞价,进而诞生了艺术品上市等类股票概念。

  “它极大扩大了艺术品的投资价值,但忽略了其本身应有的价值。”B2C电商平台艺术小红花CEO张旭说道。他认为,熟人转卖是收藏圈藏品线下流转的重要途径,而艺术品电商的痛点在于,“如何选择艺术品,该艺术家是谁及其生活态度、艺术造诣如何”等都是普通消费者的投资盲点。为此,张旭希望艺术小红花这款产品,能给艺术家和艺术品行业带来全方位的数据指标,并通过最简单的方式传递给用户。

  出走艺客

  艺术小红花是张旭和COO王梓于2016年10月,在北京成立的“大艺博展”旗下产品,同时也是华艺大艺旗下独立经营的互联网艺术品公司。时隔一个月后,大艺博展官方宣布获得由盈峰资本领投,珞珈基金参投的1000万天使轮融资。据悉,A轮融资预计将在9~10月启动,金额未定。

  张旭之所以选择与华艺大艺合作,主要基于一个战略节点:近年来大学生艺术博览会(简称“大艺博”)有意向将这些艺术品资源迁至线上,但唯独缺少一个合适的平台。而张旭看中的,则是大艺博拥有的大学生原创作品资源。

  据了解,华艺大艺是广东省最大的艺术品拍卖公司,从2012年起,就与大艺网主办大学生艺术博览会,每次展出作品1500-2000件,涉及油画、国画、雕塑、版画、摄影、水粉水彩、素描、综合材料、多媒体等门类,积累了全国100余所高校的原创艺术品资源。

  值得一提的是,张旭与王梓都曾是艺术品C2C平台艺客网的创始团队成员,艺客网在2015年交易额就突破了1.2亿人民币,目前运营也不错。风头正劲时张旭和王梓选择离开,关于出走原因,张旭不愿意透露过多,只谈到一点:在错误的时间点引入了错误的战略投资。  

1498543869264850.jpg

  艺术小红花COO王梓和CEO张旭

  时值2015年10月,艺客网与豆瓣达成战略合作,同时也获得豆瓣的直接注资,估值达4.5亿,但金额不详。也正是这次合作,成了张旭与艺客团队矛盾的导火索。

  据张旭透露,彼时豆瓣成立恰逢10年,注册用户超6000万,月活用户约五六百万。从数据上看,豆瓣的用户质量较为优等,文艺范、小清新等标签都是外界给予豆瓣的用户定位。

  “当时我们也是看重这块资源,所以就一拍即合。但实际到真正投资之后,我作为运营负责人对接流量时发现,流量并没有转化。这个问题至今无解,可能豆瓣也不清楚它的用户为何不爱花钱。”同时张旭、王梓发现,单纯的电子商务思维很难服务好这个特殊的行业,必须有所变革才能更好发展。

  张旭坦言,从艺客离开后,他和王梓原本无意继续留在艺术品行业二次创业,反而将目光瞄准了游戏行业。一次偶然的机会,PPTV创始人陶闯约张旭和王梓喝茶,“他讲了一个去埃及旅游,冲动下花9000美元拍了一幅画的案例很打动我。”陶闯认为,国外没人买复制品,每个人家里都会有一两幅原创艺术作品,这将会是中国未来艺术品行业的发展趋势。至此,三个人聊了半个小时就确认了投资意向。

  艺术品商品化的两条腿:排行榜+自建仓储

  艺术小红花(以下简称“小红花”)作为“大艺博”的官方线上平台,一部分要承接大学生艺术博览会的线上报名入口,让艺术家在移动端就可完成线上艺术作品的填报和上传工作。另一部分,则是将大数据引入艺术品市场,服务更广泛的艺术群体。

  小红花会让已签约艺术家的艺术品进入仓库,在进仓的过程中对艺术品和艺术家进行商品化的包装,而完成商品化包装的这一步,靠的就是——排行榜和自建仓储。

  具体来说,小红花会从每个艺术家的市场价位、专业程度、办展次数、投资价值及大众喜爱程度五大维度,对他的每个产品进行全面读写。相当于对每位艺术家的每个艺术作品建立一部数据史书。

  紧接着,小红花就会对这些艺术家进行排名,生成榜单。相比传统的“中国当代艺术排名总榜”,小红花的榜单是按照地域、学校、毕业时间以及所在艺术类别等维度进行排名。“我们把当代艺术分成细类再进行排名的目的在于,这样的排行榜更容易让年轻的新艺术家脱颖而出。排行榜更重大的意义在于,让看不懂艺术品的消费者了解艺术家,通过看人逐步了解作品。”  

1498543906636106.jpg

  艺术小红花产品界面

  自建仓储方面,按照张旭的逻辑,建仓就是征集艺术作品的过程,同时也是商业模式的核心。据投资潮了解,目前小红花的仓储以北京为主,广州正在建仓中,未来还计划在上海自建艺术仓。仓库以租赁方式为主,迷你仓居多,内有7x24x365的全天监控系统。

  同时,小红花还会为每个艺术品仓投放商业保险,即风险对冲机制。张旭表示,“我们会支付定金给艺术家,艺术家会将货放在我们的艺术仓,杠杆比例是1比11或者1比14左右。”  

1498543946692554.jpg

  小红花艺术仓

  举个例子,小红花在市场投入100万可换回1400万~1500万的当代艺术作品。因为相对总量保持不变(艺术品有出有进),所以衡定在1500万的样子,这些都将转化成公司资产。“这笔投资对于未来的投资人来讲是有价值的。”

  标的:2+3族群

  据了解,小红花平台上的艺术家以2+3(校内两年,校外三年)为主,售卖的作品征集窗口主要来自于八大美院及其他专业美术院校。这正好也与“大艺博”服务的年轻艺术家群体相符。

  现阶段,小红花共签约了70位艺术家,囊括了二百多幅作品。艺术作品集中在国画、油画、版画、雕塑和摄影五大类别。这些艺术品的均价在5000左右,高的可达一万以上。

  在艺术作品的定价规则上,张旭表示主要是通过人工+数据结合的方式。小红花会参考艺术家之前的市场平均售价、寄售报价、艺术品用料和装裱,以及结合艺术家的作品创作数量起伏状况综合判断,整体价格要偏低于市场。

  小红花建立艺术家、艺术作品等排行榜,并跟踪艺术家历年的交易情况。一方面为年轻艺术家提供展示平台,另一方面为消费者提供消费参考。张旭认为,消费者投资一个艺术家的作品,发现他从学校到毕业后五年内,每年都有稳定的产量和更新周期,这个艺术家未来一定是看涨的。兼职画画和产量不稳定的艺术家作品,只能满足普通的装饰需求。

  而2+3艺术家族群需求比较迫切,毕业之后他们急切需要包装自己,美化个人作品,尽快把自己推至消费者面前。但另一方面,这个族群的艺术家成名之后对平台的依赖会越来越小。

  谈及艺术家资源是否会脱离平台,张旭认为答案是肯定的,“每个艺术家一旦成名后,都是不可控的。”但张旭对此心态平和,“在我们伴随艺术家成长阶段,已经产生了很深的交往,未来我们的服务还会有很多延展,一定会做艺术品的投资价值,例如金融这块,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服务提供给他们”。

  根据小红花的规划,这个季度的工作重点就是打磨产品,并且建立更大规模的仓储。艺术作品价值年内要从目前在榜的两百多万扩容到一千万。

  写在最后

  关于创业,张旭认为,在用户可分配时间越来越少的今天,互联网创业者容易俯视用户,也容易仰视用户,但很少能平视用户。而好的产品要真正让用户觉得有价值,帮用户提高效率也好,赚钱也罢,总得占一条。

  在采访最后,谈到对行业的看法,张旭表示:“同行们不要只在自己的土地上耕耘,有时候更多的交流可以碰撞出新的模式与想法,可以让艺术品行业有更高的活跃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