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前,顺丰和菜鸟网络互掐事件引来众多吃瓜群众的围观……

  作为快递业两大巨头,顺丰和菜鸟网络无疑是赚足了热点;但在90年代,快递业根本无人问津,直到这个人的出现——他就是宅急送和星晨急便的创始人陈平。

  那么今天小编就带你来了解了解这位快递业的鼻祖。

  鼻祖的名头可不是随便说说的,申通2010年的销售额才9亿多,而宅急送在2007年就干到了13亿元,仅仅花了13年便成为业界老大,而陈平更是被誉为“民营快递业第一人”。

11.jpg

  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坦克兵出身的陈平根本没学过商业知识,一次留学之旅让他找到为之兴奋的事业,短短13年缔造出行业神话。

  谁知,好不容易事业有所成,身家挤进了胡润富豪榜的前500,这时候陈平的家人、同窗、战友,却将他一脚踢出局,令他万念俱灰。

  曾经中国快递的王牌企业,为何沦落二线?曾经的中国民营快递之父,又如何从先驱变先烈?

  1

  1959年,陈平出生在湖北天门的状元之乡。兄妹4个中,陈平跟二哥陈东升最要好,上学那会,总跟二哥屁股后面折腾,动不动就翻墙出去玩,还拆坏了学校唯一的一台收音机。

  1979年,在全国高考录取率不足6%的年代,陈东升从文上了大学,考入武汉大学政治经济系;而更早一年,弟弟陈平从武参了军,成了一名坦克装甲兵。此后十多年,二哥陈东升先后任职于外经贸部、国务院,30多岁就成了副局级的干部,而陈平也在部队里上了军校,做了军官。

  时至1990年,陈平从部队转业。部队待久了的他,踏入社会后,感到有些茫然:“无论做什么,一切似乎都要从零开始。”这时,刚从日本考察回国的陈东升,拿着日本一些学校的招生简章问陈平:“你去不去开阔眼界?”

  80年代末,对刚吃饱饭没几年的中国人来说,盛产松下电视机、三洋收录机、本田摩托、皇冠轿车的日本,是不折不扣的发达国家。陈平心里想,反正到哪都是从零开始,还不如去国外开开眼界。

  就这样,1990年,31岁的陈平在二哥陈东升的资助下转身去东京学习广告影视。

  为了生活,陈平利用周末时间到一家中国小餐馆刷盘子。

  1991年夏天,餐馆老板娘去大阪进货,谁知走得匆忙,合同忘记带了,“马上给我用宅急便快递过来”,老板娘要得很急。

  “宅急便是什么?”陈平到了街角的小卖部,才知是一家快递公司。原来宅急便啥东西都能邮,“只要在日本国内,5天之内保证送到!”

  

  陈平觉得不可思议,他想起自己在部队给父亲寄冬靴的事情,前前后后去了三次邮局才搞定。

  第一次要发票“证明鞋子不是偷的”。第二次说要用木箱子包装。等到陈平第三次去邮局的时候,正好赶上大雪,摔在山沟里,差点连命都丢了。

  “宅急便是个好东西,中国也用得着”,第二天,陈平扭头就去“宅急便”应聘,当起了送货员。

  在中国开一家快递公司的想法,每天萦绕其脑海,陈平时常兴奋地睡不着,在脑子里推演创业时会遇到的问题。于是,在宅急便干了三年的陈平对宅急便的流程、管理、激励等方方面面都留了个心眼。

  1992年,陈平从富士国际语学院毕业。是年,邓小平南巡发表讲话,中国大地风起云涌,一批知识分子投身“商海”,其中就有“92派”的代表人物、陈平的哥哥陈东升。

  尽管远在日本打工,但日本报纸对邓小平南巡讲话的持续、大篇幅报道,让陈平越看越振奋,与投身商海的二哥交流,更让他感觉回国创业的时机到了,是时候点燃那个一直“灼烧”自己的梦想了!

  2

  1994年,陈平带着一家三口节衣缩食攒的30万元回国,和二哥陈东升一起创立了北京双臣快运有限公司,这也是中国第一家民营快递企业。

  当时政策有规定,公司必须要7个人3台车,司机还得是北京人。陈平印了一堆招聘广告,从德胜门一路贴到昌平,结果人都以为是招司机的,裤衩拖鞋就来面试了。

  没办法陈平又只好忽悠姐姐和自己的同窗战友一块干,好不容易才凑够了7个人。冬天大家一起围着铁皮炉子煮白菜吃,夏天谈事情得钻到蚊帐里躲着苍蝇、蚊子和臭虫。

  1994年的中国,老百姓生活中几乎不存在“快递”的概念,360行也基本没快递这么一个行业。双臣正式开业第一天,没有生意;第二天,没有生意;第三天,还是没有生意;第四天陈平急了,7个人一起去大街上“扫街”,终于迎来了第一单生意:在中关村,一个等车的人将他们的快递车误认为是载客的小巴,上车给了1块钱,然后搭车到了亚运村。

  不能等着生意上门,陈平开始在报纸缝的小广告里找活干。帮人接送孩子上下学、换煤气罐、搬家、火车站接人。这哪是快递啊,每天都是跑腿的小弟。

  撑到1994年年底,勉勉强强赚了4700块。

  “看来还是学艺不精”,1995年春节一过,陈平去了日本长野,找到一城株式会社的负责人小林。

  没有想到小林对中国的快递市场非常看好,两人一拍即合,当年3月份就成立了“北京双臣一城快运”,注册资本金为180万人民币。公司这下总算有个专业的老师带队跑了。

  1996年情人节,小林给陈平支招“送鲜花”。结果,双臣马上火了,4部电话,从早上8点一直响到晚上10点,当天就接到了1万多单,日营业额超过15万。

  此后,陈平给双臣取了一个更响亮的名字“宅急送”,然后大步流星朝前跑。

  首先,把准星瞄向北京火车站。

  陈平拿着印有宅急送的小卡片,找到北京铁路系统6大货场的负责人,“要提货请找宅急送,每件货额外付6块钱。”听说有油水,货场负责人自然一口答应。

  结果当年从货场走货的营业额就超过50万,一年不到,陈平就建立起了自己的业务网和运输网。

  其次,向全国扩张。

  从1998年开始,陈平的宅急送已经在北京稳住了阵脚,他就以北京、上海、广州为基地,开始实行24小时门对门的服务。

  短短一年时间,陈平就建成了6个子公司,200个网点,每年营收保持着80%的增速。

  最后,分享股份。

  为让下面的6家分公司“有苦共担,有利共享”,陈平拿出5%的股份,共计300万股分给各路诸侯,并放出风声“现在喝点汤,将来上市再吃肉”大伙于是玩命干。

  此后10年,宅急送平步青云。到了2007年,宅急送的营业额已经突破13亿,员工近万名,覆盖了全国300多个城市,成为快递业的老大。

  正当陈平笑傲于快递业江湖时,一次接受采访期间,偶然得知顺丰快递营业额已经达到了26亿。这让陈平很是震惊,强烈的好胜心让他很难接受这个现实。

  “我就没有想到有能够超过我们的民营企业。因为我当时的目标是一直盯着国有企业,中铁快运,民航快递。顺丰潜伏型的发展,既不接受媒体采访,也不参加任何快递协会、物流采购年会。”陈平回忆说。

  和宅急送主打大件包裹为主不同,顺丰主打小件物流市场。陈平发话,要收购顺丰扩展自己的业务。但谁知道,陈平坐飞机南上,王卫见都没见一口回绝。

  深受刺激之下,不顾家族成员的强烈反对,陈平在公司掀起了疾风暴雨般的改革。

  “可口可乐一瓶水就两块钱,它能做到世界500强,超过了波音公司,超过了我们这么大的钢铁公司。为什么?它量大,50亿人都喝可口可乐。我们做大件行业顶多10个企业用你,你的公司才能做多大?我要做小件,有1个亿的服务对象,可能是两个亿。”陈平如此宣扬他的理念。

  不到8个月,宅急送光招人、买货车就花了6000多万,公司哪经得起这么烧?眼看资金不够了,宅急送就与美国华平投资签订了3个亿的投资协议。紧要关头却不料美国次贷危机爆发,华尔街跳楼的人比金门大桥还多,这钱是拿不到了。

  小快件业务没发展起来,以大客户为主的项目物流也陷入停滞,宅急送进退两难。

  为求生存,无奈之下,宅急送在一周的时间里,裁掉员工近万名,撤掉2000多个网点。

  于是,当初一意孤行要改革的陈平成了众矢之的。

  陈平是企业的掌门人,却不是家族的掌门人。压力太大,陈平没等哥哥们动手,自己选择离职,大哥陈显宝上台,这次变革惨烈结束。

  2008年12月3日,陈平提出分家,告别了为之奋斗15年的宅急送。他一个人出去旅行,只身躺在100元一晚的旅馆里,陈平觉得,“谁都没有错,只是我难过。”

  3

  这次出走没过几个月,这个坦克兵出身的老炮就闲不住了,他决定自己开公司做小件快递,要让他们知道自己看走了眼。就这样,一家名为“星晨急便”的快递公司成立了。

22.jpg

  “到2015年,也就是我55岁的时候,如果还没有成功,我就认命!”

  陈平不认为自己是急于求成,在他看来,当年创办宅急送时,无资金、无项目、无经验、无人才、甚至无行业,而与之对比,现在可谓什么都有。电商每年以200%的速度在增长;从宅急送分家时,陈平得到了几千万的资金; PE、VC们也都看好这位行业元老的二次创业;最重要的是他还有人,陈平出走时,有一帮宅急送的人员跟随。

  “当年我在宅急送没有实现的‘三上’梦想——上市、上天(有飞机)、上榜(进入中国企业500强),在星辰急便一定能实现。”陈平说。

  他首先瞄准的是淘宝60亿的快递大蛋糕,虽然有“四通一达”的竞争,但陈平心中早有胜算,星晨急便成立后不久,就获得了阿里巴巴7000万的战略投资。外界普遍认为,星晨急便和阿里的联姻,让公司享有其他竞争对手不可比拟的优势。一夜之间,几千个加盟商都寻求加盟星晨急便。

33.jpg

  但这一切好像太顺利了,顺的不太正常。

  果然过不了多久,陈平就发现原本自己的目标客户却变成了竞争对手。很多淘宝店主卖的产品是不赚钱的,只能靠物流的差价赚钱。加盟某一家快递,一公斤的成本可以压到几块钱。这种线上卖货线下加盟物流的组合,再一次杀的陈平措手不及。

  星晨急便也尝试学习了这种模式,但来的晚,蛋糕已经几乎被分光了。眼看公司的钱要被烧光,陈平还是做起了京东、亚马逊、凡客等这些大电商平台的生意。

  但陈平并没有跟上电商快速发展的脚步,在获得大量投资之后,大型电商在核心城市都自建了物流。只有那些偏远的、高成本的地区才留给星晨急便配送。一连8个月,公司的财务报表都是亏的。

  为了支撑公司,陈平谈妥了1个亿的私募,但在准备签约前,却遭到了股东会的反对。

  这是一件至今令外界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董事会为什么要扼杀自己的救命钱?陈平后来解释说:“我个人遇到矛盾的时候,往往都是以牺牲自己、跳出这个漩涡来解决。这是逃避问题,是我的弱点……当这个矛盾出现的时候。我不是用积极的、和解的、和风细雨的方式坚持化解这个矛盾。如果是,可能不是今天这个结果。”

  可以想象,陈平与董事会出现矛盾时,并未采取积极的态度去化解,而是用“跳出旋涡”(可以理解为:既然你们不同意,哪就各干各的。类似场景出现过一次,在宅急送时,他与家族成员观点相左时,选择的是出走)的方式去处理,而这也让他彻底失去了董事会的支持,即使他的行为与决策,如今看来正确无比。

  融资受挫、陷入绝境,陈平决定最后一搏。

  2011年11月,陈平与一家名叫“鑫飞鸿”的华南快递公司签署了收购协议。不过,鑫飞鸿可是一个烫手的山芋,身上背着4000多万的债务,协议一签,陈平就要掏出2000万堵窟窿。

  更要命的是,合同签订以后,一方面鑫飞鸿没有把星辰急便当自家人,动不动就与星辰急便抢单子、抢地盘,好几个网店还大打出手。另一方面还要面对“四通一达”的直接威胁,陈平一下子腹背受敌。

  结果,2012年春节刚过,星辰急便业务便开始大幅萎靡,“陈平携款跑路”的消息不胫而走。

  仅仅一个月之后的3月1日,陈平就不得不宣布放弃收购,星辰急便随即退出江湖,陈平的快递梦再次破灭。

  4

  星晨急便失败后,陈平像变了个人,有人说,陈平现在通达了,活得更清醒了。早年离开宅急送时,他充满了对家人的抱怨,但星晨急便一役后,谈及过往他更多从自身寻找原因:“我这十几年来,老在想改变我的员工。当改变不了的时候,我往往抱怨的是他们,而不是我自己。实际上,我抱怨的应该是自己。因为你自己都改变不了自己,你怎么能改变别人呢?”

  2016年,陈平短暂复出担任宅急送的老总,结果不到一年便再度退场;而后又有消息说,陈平去了泰康人寿旗下的殡葬产业服务平台……

  陈平的结局本不该如此。他是一个愿意为梦想献身的人,平均每天工作12个小时以上,曾累到心脏病突发而紧急送医,康复后却依然如故;他被认为是业内最善待员工的老板,重新创业后,有上千旧部从全国四面八方响应而来……

  但努力和品格的背后,陈平也在不知不觉中,为自己的“个性”付出了代价——当两次创业时,自己的观念和合伙人冲突时,他选择都是“离场”或是“单干”。

  创业只靠一个人死磕没有用。

  在充满腥风血雨的商业世界里,

  人不可能一直一个人孤零零地往前走,

  就算是狼也还要群体作战才能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