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png

   从未摆脱“不盈利”嘲讽的美团,从2月份的“美团打车”、到4月份的“榛果民宿”和“美团旅行”,短短两个多月上线三个新品牌。当前的互联网大咖要论能折腾,王兴排第二也无人敢问顶。可这“神能作”的背后,究竟是实践其所追崇的‘Keep growing, fuck anything else’(专注发展、其他甭管)硅谷精神,还是为其“只闻烧钱不见盈利”的尴尬处境而迎合资本的救赎式创新呢?"

  说到美团,活跃在城市生活中的人群应该都能日常明显感受到美团带来的便利。想找饭店、翻大众点评,想吃夜宵、上美团外卖,买电影票、打开猫眼电影。美团目前的主营领域涵盖了餐饮、酒店旅游、电影、KTV等多方面,拥有总量近6亿的O2O用户群体,其中移动端活跃用户超过1.8亿,年度活跃用户约2.2亿。

  本周四,美团点评旗下“美团旅行”品牌正式上线,开业红包随手一撒就是3亿元。“烧钱”是包括美团在内的O2O玩家一贯的套路,在这个问题上除了再一次感慨“美团真能烧钱”之外也别无可言。比较好玩的是美团旅行新换的logo。这一次美团在logo设计上没有沿袭美团外卖“袋鼠”和猫眼电影“猫头鹰”的动物系风格,而是选用了神似“被咬了一口的苹果”的“被啃了一块的西瓜”。

  CMQGV`$54HPO5G(6{U5WKN2.png

  作为国内互联网行业最知名的连续创业者,从最早因Facebook而创建人人网、到后来因Twitter而创建饭否、再到由Groupon而创建美团团购,王兴的三次主要创业经历都是由快速复制在美国已被市场实证成功的行业龙头而来的。这次新亮相的美团旅行,作为实践其去年提出“互联网下半场”战略的重要一步,野心勃勃地要“上天、入地、全球化”的王兴,这回是借logo向乔帮主致敬呢吗?

  电影、打车、旅游,这是干啥呢?

  今年2月14日,“美团打车”在南京一地低调上线试运行。南京当地用户可以通过美团APP进到“美团打车”入口。这不是合作,而是美团独立运行的网约车。不知在那片硝烟渐散、大局渐定的战场上,“网约车三剑客”滴滴、神州、易到,会感受到多大的心理阴影面积。人家都打完好几架了,你这时候还硬要往里挤,搞啥嘞?

  嗯,就是要坚决哪热闹去哪。相比网约车市场的三足鼎立,在线旅游目前还在百家争鸣着呢。

  美团进入在线旅游领域是以团购平台的旅游细分为切入口的,先天优势十分明显。依托美团大众双平台6亿规模的C端群众基础,以及团购平台建立7年来积累的大量B端商户资源,和之前的猫眼电影一样,美团在酒旅领域似乎也是采取了“择优而私”的策略。从前是纯平台服务,而如今因“美团旅行”的发布,美团也成功转型为“肉更厚”的OTA。

  根据艾瑞咨询发布的2016年在线旅游行业报告,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在线旅游市场规模达到6026亿元,增长率为34.3%;其中OTA(Online Travel Agent,在线旅行社)市场营收规模为298亿元,同比增长48%。艾瑞分析认为,伴随着我国旅游市场大环境的稳定增长,线上+线下融合不断深化,在线旅游OTA企业在市场中地位将进一步得到强化,其市场营收规模也将持续扩大。

  虽然OTA这片海域同样不怎么蓝,但王兴和美团也一向是以狼性著称。“虽然OTA做了十多年,但是国内在线旅游市场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美团旅行有能力也有使命,要把国内在线旅游业务做得更大更好。”美团点评高级副总裁、美团平台及酒旅事业群总裁陈亮这样表态。

  可事实果真如陈总所言,美团进军OTA是要在旅游行业埋头深耕做业务吗?还是醉翁另有他意?

  “融钱-烧钱-做流量-创品牌-卖钱变现”

  让我们先来回顾下此前猫眼电影的遭遇。猫眼电影是美团在2012年上线的产品,曾一度占到全国电影市场出票量的70%,但后来随着竞争加剧、猫眼的市场份额一落千丈。终于到了2016年,王兴将猫眼57.4%的股权卖给了A股上市公司光线传媒(SZ.300251),同时猫眼电影估值达到83亿人民币。

  嗯?借高频度、高流量的团购平台,孕育出受市场追捧、受资金关注的自主品牌,再转手卖给资本套现?这或许是美团始终无法化解“光砸钱听不见响”尴尬处境之下另辟蹊径求突围的新思路。尽管去年7月王兴曾高调宣布,“美团除外卖业务外,其他业务都已实现整体盈亏平衡”,但好像也没人在信的。

  来看眼前的美团旅行。据官方数据显示,美团酒旅2016年全年实现酒店间夜量1.3亿,门票6700万张,机票200万张,火车票800万张——这成绩对行业后入者而言也称得上是可圈可点。最新的2017年清明节数据显示,4月2日美团点评住宿业务消费间夜超107万,高星酒店同比增长216%。

PCJC9F6}@3%{L76)8)JZX(1.png

  但值得注意的是,市场对美团酒旅的诟病从来就没间断过。

  早在2016年1月就有媒体曝出,进驻美团的部分酒店存在刷单造假行为,高峰期约40%的酒店间夜是“刷”出来的,而这一比例后来又被美团员工曝出实际高达70%左右。因此,其“2016年全年实现酒店间夜量1.3亿”的数据一公布出来,便遭到大大质疑。知情人士称,美团是把钟点房、刷单量、未验证的和退款率等都计入了间夜量。

  除了数据造假的负面新闻,平台上C、B两端也是同时地怨声载道。去年国庆长假期间,美团酒旅遭遇用户密集投诉,只因其酒店价格比其他平台高出不少而且无法取消订单,被疑“涉嫌价格欺诈”。2017年刚开年,因为美团酒旅霸道提高佣金,宁波许多酒店不惜通过“损人不利己”的方式——设置“满房”让消费者无法使用美团平台,而公然对其抵抗。

  ——所有这一切现象折射出的是,美团迫切的火急火燎的盈利愿望。

  盈利无法兑现,另辟蹊径创品牌、借资本

  有数据统计,美团每年支付给骑手的费用超过220亿元。这意味着单是人工成本这一项,美团大众自2016年初合并后融来的33亿美元,已经烧完了。所以怎么办呢?继续烧钱,不断找钱,换着法儿地借钱。

  至今已经融资70亿美元的美团,仍然一再被传出资金链处在断裂边缘。虽然与大众合并后已经做到了O2O行业老大,但美团至今也还没能找到流量变现的有效途径。

  据大众点评私有化要约披露的文件显示,大众点评2016年营收净亏损达到29.8亿元。行业老大尚且如此,资本投资O2O的风力已经远不比从前了。而近期什么领域是受到资本垂青的呢?出行。从网约专车到共享单车,都在资本寒冬较顺利地拿到了巨额投资。今年2月美团涉足已经相当饱和的网约车市场,称与其外卖业务自然关联。可你能说这没有跪舔资本的意思?

  而就在4月17日的“新经济100人2017年CEO峰会”上,王兴在讲他的“下半场论”时又语不惊人死不休地提出未来要借助科技力量、比如智能机器人来送外卖,以此来减少人工成本、带动产业升级。你看,王兴带你畅想“机器人爬楼梯送外卖”,这热点蹭的,一贯是很懂资本口味的。

  可是不盈利说啥都没用,不盈利的公司规模越大风险越高,不盈利的公司想要IPO那必然是路漫漫其修远。所以为解一下近渴,“融钱-烧钱-做流量-创品牌-卖钱变现”的路线可以复制吗?美团打车、美团旅行,未来会不会成长为下一个猫眼电影?

  如果真是按这个套路运作,这里面很关键的一点是Timing——把握好节奏,在行业热的时候能融进来钱、抓紧时间烧钱培育出独立品牌、再在寒冬到来前及时卖出变现。玩好转,玩砸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