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来设计”宣布已在2017年年初获得了来自启赋资本和琢石投资的600万天使轮融资,资金已于春节前全部到账。

这家成立于去年6月的公司,是一个专注于工业设计和产业链优化的B2B平台。据“来设计”创始人高超介绍,在产品雏形刚搭建完成时,并没有打算找资本投资,因为他对这个项目未来的盈利空间有十足把握。但在一次机缘巧合下,高超来广州出差时顺便在机场与启赋资本的合伙人见了一面,与之谈了谈整个项目的设计逻辑,持续20分钟便达成了合作。“两三天后我就去总部聊项目,过程比较顺利。”

12.jpg

来设计创始人高超

“改革”才是唯一出路

国内低廉的人力资源是形成制造业中心的重要原因。作为制造业中心的初级阶段,OEM模式(代工)曾在我国占最大的比例。长三角、珠三角的许多私营企业都靠承接国外订单来生存,而产品的外形设计基本上是国外厂家制定或是仿造。

所以,如果说起对中国制造业的印象,大多是一些负面词语:质量差、技术落后、迟早会被淘汰...另一方面,由于近年来制造业不景气,利润也越来越低,一场对制造业“产业升级”的呼声也愈发强烈。

2012年,被海尔集团挖角担任小家电事业部设计总监的高超亲历了这个行业的兴衰。而在这之前,高超毕业后就进入 “大业设计集团”,曾任职首席设计师,四年时间内先后为公牛、美的、奥克斯等多家大型企业提供过工业设计服务,其中不乏多款爆款产品。

时至2013年,海尔集团提出“去生产化”战略,计划从制造企业中选出优质的产品,对它们提供品牌运作、营销、设计等一系列服务项目。高超当时接触了诸多制造企业,在交流过程中他了解到,制造企业缺少正规的工业设计并不是个别现象。这些企业的产品设计要么靠抄袭,要么就是为了节省开支,找一些三四线的设计公司。

“这些制造企业的工业设计,从我们的角度肯定是看不上的,100家制造企业能选出一家已经算是不错。”所以2013年遇到的问题是——始终选不上好的产品。因为对生产企业来说,买好原材料,适时招工补充人员,按时供货,就已万事大吉。

基于该现状,“改革”才是唯一出路。深耕工业设计多年的高超有了初步想法,即给制造企业推送设计公司。“这对生产企业来讲是从OEMODM的转变。”高超说道,“在制造业整个环节中,中国的生产工艺还算可以,全球70%的产品都来源于中国制造。但类似设计这种软性条件是唯一欠缺的。”于是,高超于去年上半年从海尔集团辞职,之后便有了“来设计”这个项目。

设计公司与制造企业的“红娘”

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来设计”在做的这门生意,那就是撮合平台双方交易。

“来设计”平台上一面是服务方,提供的服务包括工业设计服务、专利服务、手板服务、模具服务。另一面则是需求方,由制造企业、产品公司、销售渠道组成。他们可以通过网络、电话、地推等方式在平台下单,选择产品类别、设计方案、服务内容、材质等标签,订单提交后由平台根据设计需求,智能匹配2~3家设计公司,再由需求方进行最终选择并详细沟通设计方案。

众多服务项目中,设计服务是“来设计”的主营业务。广义上讲,工业设计、专利、手板其实都属于设计服务范畴,目前都已上线。而作为产业链的一部分,模具服务的布局刚刚驶入正轨,上线还需些时日。

在专利保护方面,虽然制造企业做了专利保护但仍普遍存在被侵权的可能性,并且很难去论证。所以,“来设计”联合平安银行推出了专利保险,保险额度有10万、50万、100万不等。

在传统产品因同质竞争中遭遇内外销困难的当下,一个好的工业设计,可以让一家企业脱颖而出,甚至让产品的价格翻数倍。有业内人士估算,每在工业设计上投入1元钱,平均能带动1.7万元的销售收入。

显而易见,在传统制造业企业转型的二次创业中,越能接纳工业设计,转型之路将越顺畅。目前,“来设计”平台上注册用户达到2万家,通过认证的工业设计公司有500家,行业主要集中在消费类产品,月订单量上百。值得注意的是,来设计平台在选择战略合作设计商的标准上,认证的同时还需要符合两大标准,其一要有做过爆款产品的成功案例;其二是要有服务过海内外知名企业的经验。

34.jpg

销售分成、数据、资源三大壁垒

今年“两会”上,马云提出要“像抓酒驾那样打假”。现如今,因为打假的存在,抄袭成本已逐年上涨。高超认为,“竞争对手的产品设计起来了,制造企业也就不愿意抄袭,抄袭毕竟也是件挺没面子的事情。而来设计在同等价位给他们匹配最好的设计公司,这就是机会。”

“来设计”通过收集国内一流设计公司数据,与需求方进行对接,但由于这类设计公司的设计费用过高,高超遇到了落地难题。“约有20-30%的制造企业能够接受,但70-80%企业接受不了。”

这些制造企业此前接触的大部分为三四线的设计公司,设计费普遍在1~3万,最多也就2~5万之间。而“来设计”平台上的顶尖设计公司设计费一般在5~10之间,制造企业有抵触也就情有可原。反复琢磨之后,高超提出了“合伙人制”和“项目制”。

“合伙人制”下,设计费用与销售额挂钩,双方利益捆绑。前期制造企业只需要拿出1.5~2万的设计费用,后期产品如果销量不错,则与设计公司分成,类似于拿股份吸引人才,销量越高设计费越高。该模式的好处在于,于企业而言可以降低成本,提高产品开发的成功率。于设计公司而言,则是上不封顶的利益诱惑。而“项目制”则是独立定制,根据企业规模、技术状况、市场定位等进行设计,费用方面采用预付款+尾款的模式。

另外,为保证交易双方的资金安全,“来设计”采取资金托管模式,类似支付宝。制造企业先把设计费交于平台,并由平台代为保管,设计公司出设计方案之后,直到客户满意才会把费用付给设计公司。高超表示:“这是中国第一次提出这样的方式来保障设计公司和制造企业双方的利益。”

目前,“来设计”公司共有30余人,A轮将于今年6月启动,之后将上线移动端产品。据高超预计,到6月份平台上设计公司将达到1000家。“每一家设计公司都有大数据,这样匹配起来就非常简单,这也是我们线上线下的优势。”

在未来,除了设计公司的大数据,依托于“合伙人制”,制造企业的采购状况、健康状况等大数据都会在来设计的系统里。数据,销售分成,资源,这些都是我们的壁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