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4.jpg

       编者按:从2014年6月份李涛创立APUS,到2016年底用户破10亿,月收入超过1亿人民币,APUS成为全球发展最快的移动互联网公司之一。很多人说李涛命好,赶上了“移动互联网出海潮”,但所有的命好都是积累来的,为这次创业,李涛准备了10年,放弃了700万美金股票。创业初期,李涛总是被打上“前360副总裁”的标签,如今李涛已成为整个出海行业的领军人物。

       创业即将满三年,不惑之年的李涛有了更深的创业感悟,今天的文章主题便是——李涛创业之道。


“我2004年就想创业,准备了十年。”


        在互联网领域从业19年,李涛已经是一个彻彻底底的互联网老兵,被称为“渠道营销之王”、“360无线之父”。从早期的3721,到后来的图吧,再到360移动,十几年的从业历程,李涛在每一步抉择面前都审慎精准,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


        时间回到20年前,1999年刚毕业不久的李涛与周鸿祎一同走进互联网,他们一起创业做中文上网服务公司3721。在3721李涛主要负责渠道与市场营销体系,最多的时候3721曾经一度掌控了整个中国互联网中小企业服务70%的流水。2004年,3721以1.2亿美金价格卖给雅虎。“当年3721要卖给雅虎时,我反对。真正被卖掉后非常不开心,那时候还很年轻,得出的结论就是:自己不是老板很多事你决定不了。公司卖掉后我马上离开了,没有去雅虎。”


        之后李涛萌生了自己当老板的想法,因为想按照自己的想法做事情。都说谋定而后动,李涛也是如此,总是喜欢把事情想透彻再行动。他明白尺有所短,寸有所长。“我自己擅长营销,那我就花五年补管理,然后再花五年补产品技术。”所以才有后来的加盟图吧,以及加盟360担任副总裁,参与创业。


        李涛管理360移动业务及海外业务5年,把手机卫士、手机助手从0做到10亿用户;把360Security海外用户做到1亿。李涛在360的最后一年负责海外业务,为了考察海外市场情况,他曾在 1 年之内走遍了全球几十个国家,对海外市场了如指掌。如果说对海外市场的全面掌握是他创业的奠基石,那么在巴西的经历便是他创业的导火索。


        2013年,李涛去巴西出差时偶然和酒店员工聊起了他们使用的移动手机,那时巴西酒店员工的手机是功能机,只能支持简单的通话功能。“不到一年我再次见到了他,他虽然有了一部智能手机,却仍然只用它通话、发短信。于是我看到了商机。在巴西等发展中国家和地区,互联网产业和基础设施基本落后中国、美国和欧洲等地两到五年。这里是新的市场,也饱含了无数机遇。”


“海外是一片蓝海,中国互联网应该走出去。”


        中国互联网从1998年大规模兴起,一路高歌猛进直到2014年上半年戛然而止,甚至面临着严峻的挑战。经过十六年的发展,中国互联网逐渐失去人口红利,市场过于饱和,血海一片。中国互联网也已经从早期的流量分发、内容运营、商业经营发展到消费升级阶段。国内市场BAT三个老大决定流量入口,控制上层建筑,使得新的创业者步履维艰。


        而李涛看到了海外市场巨大的机会,他判断,当前中国经济面临消费升级,中国已经从代工、中国制造发展为中国创造。世界经济正在面临产业转移,所有初级的加工生产贸易正在从中国转向更不发达的国家。“产业升级的时候,海外30-35亿的空白市场是一片蓝海,我选择自己独立发展。”


        2014年6月李涛放弃700万美金的股票收益,辞职创业,很多人劝他再等等,他说“我等不了,窗口就在这,时机过去就没有了。我这个人对股票收益没想太多,就是感觉创业这个事既然时机到了那就一定要去做。”


        李涛当年决定创业定位了两个关键词,一个是移动互联网,一个是消费升级,给公司的定位是:移动互联网出海。


        十几年的行业磨砺,李涛积累了良好的信用和口碑,而成功的经历更让别人愿意信任他的眼光和判断力。这也是后来APUS创始团队快速组建及获得巨额A轮融资的原因。


        偶然的机会,李涛把自己创业的想法说给红点创投的David听,原本只是想了解一些关于融资方面的建议,而红点方面当即表态:“你创业我们投”。2014年6月中旬李涛的公司APUS成立,10月份一亿人民币A轮融资资金如约到账,投资方为红点创投和北极光创投。

“上网其实和公民权,和呼吸是一样的”


        2014年7月APUS用户系统正式上线。早期的APUS是一个流量入口平台,现在APUS正在构建的是一个生态系统,或者说是开放平台。

123456787999.jpg

APUS产品图

        APUS,全称A Perfect User System。APUS在英语里面是雨燕的意思,雨燕是地球上飞行速度最快、最轻盈的鸟类。名字的含义也能体现这款产品的特点:小、快、简单。


        APUS坚守使命,帮助低端安卓手机运行流畅,让低成本接入互联网成为可能。APUS采用ALL-in-One的解决方案,帮助用户实现对手机交互的管理、应用的管理和获取、信息资讯的管理和获取,对社交网络的管理,全面满足用户接入移动互联网时所产生的各种需求。


        比如APUS头条新闻,已经与APUS系统完全融合在一起,并把本地化做到了极致,你人在哪里就能看到哪里的新闻;APUS Discovery则能发现周围的人,及其使用的APP、看的电影视频;APUS消息中心最大的特点是把邮件、Gmail、短信等消息整合到一起,轻松实现对手机信息的管理。


        “我认为上网其实和公民权,和呼吸是一样的,每个人都应该能通过互联网自由地获取资讯、知识。只有高端手机才能享受服务是不对的,我们要努力消除这种不平等。通过APUS系统对手机的优化,让即使300块钱的手机也能享受平等的服务。”

1113333344.jpg

APUS生态系统

        为此,APUS基于原有的手机用户系统开始部署生态系统,构建了大量的上层建筑:第一部分以内容为主,包含新闻、音乐、图片、阅读、视频等;第二部分是游戏;第三部分是社交;第四部分是电商,而后是O2O以及消费金融的发展。通过完整构建APUS生态系统,来满足全球用户接入互联网时产生的所有需求。


“创业不仅仅是为自己或者为几个人谋福利。”


        外面的世界很大,30多亿的庞大基数,几乎4倍于中国市场。但是,这个市场并非齐头并进,而是逐步发展的。李涛走遍全球,看到了很多相对落后的国家,但对于APUS来说落后也意味机会。


        李涛喜欢读史书看传记,读史可以使人明智,鉴以往可以知未来。他说自己创业出海也是借鉴了古已有之的经验——顺势而为。


        印度、菲律宾、缅甸等国家目前阶段被称为三无市场:没有互联网产品、没有开发团队、没有扶持资金。


        李涛认为这些地方没有完善的基础设施,互联网极不发达,人们很难自由获取信息,也不能接受良好的教育,活得不够体面。他经常和团队的人说,“科技的发展有两个伟大之处:第一个是不断地探索引领人类文明前进,另外一个就是以最低的成本普及,改变人类的生活。”APUS所做的事情就是第二个,它的伟大之处在于:把接入互联网的成本压缩得很低,然后把它普及化,让不发达国家的人能够以低成本,甚至零成本从互联网自由平等的获取信息和知识。


        APUS真正改变了这些用户的什么呢?李涛的回答是命运。“作为一个创业者,一定要在一开始就明白,创业不仅仅是为自己或者几个人谋福利,而是为这个社会做一些事情。所以我认为每一个创业者骨子里一定要有企业家精神。”


        APUS的出海战略与中国“一带一路”战略高度契合,这是对李涛大局观的又一次验证。对于“一带一路”,李涛也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一带一路不仅是贸易、技术建设、油气资源、投资等一带一路,同时也是互联网的一带一路,是中国文化的一带一路,践行‘一带一路’,让中国有机会向世界输出软实力,它以技术为基础以文化为核心,将在海外产生巨大影响。”现在,APUS每天都在影响着它在全球的10亿用户。


        想法太有前瞻性有时会显得不够主流,APUS刚创立的时候就不那么合群。“2014年人人都在谈O2O,15、16年人人都在谈互联网金融,而谈出海的放眼过去就我们一家,甚至早期参加会议的时候,人家都说你这属于非主流啊。”为此,李涛一遍遍地讲中国目前面临着产业转型,中国互联网已经是一个过度竞争的红海,非常饱和了,大家需要探索新的方向,需要出海……


“公司做得成功不是我命好赶上的!”


        不得不说,人生的经历都是巨大的财富。


        李涛经历过2000年互联网冬天和2008年经济危机,当时大家提的一个口号是:现金为王。他判断2015年和2016年将是又一个经济周期的到来,经济一定会出现一次低谷,一定还会面临现金为王的情况。这个时候谁拿到钱谁就能赢。


        “所以当时我就决定再次融资,并且要快速拿到钱。我给所有的投资人一个时间,从见面开始,45天内钱到账,如果你能做到,我们俩就坐下来谈,如果你做不到,那就不用谈了。”


        2014年12月,APUS完成了B轮1亿美金的融资,和上轮融资间隔不足3个月。本轮投资方除了老股东北极光创投、红点创投外,还有新进投资方成为资本、SIG和启明创投。


        李涛总说他很感谢APUS的投资方。


        “别人也说我们命比较好,我说其实不是,所有的命好都是积累来的。是我们对整个市场格局、金融市场、互联网市场的判断。很多人说你成功是赶上了移动互联网出海,那我说你怎么没看到我放弃了700万美金呢?那是我花700万美金去买了一个机会。”


“分钱要趁早,不用等上市”


        2016年,成立一年多的APUS开始尝试商业化。而对于创业公司来说,商业化进程似乎开始得有点早。


        那个阶段股市一路飘红,很多人认为形势一片大好。李涛还是坚持自己的判断:经济一定会下行。所以面前只有两条路,要么融资,要么商业化。“因为我们账面资金量很大,当时对于我来说不必融资,除了稀释股权没有任何价值。我们今年账面现金已经超过十个亿,并不需要那么多钱。我一直的观点是,一个企业如果不赚钱就是在耍流氓。”


        所以当面临2016年的经济危机时,APUS是通过商业化来应对,而非依赖融资。商业化后APUS账面上的钱越来越多。成立两年多APUS用户达10亿,月收入超过1亿人民币。APUS,是南半球天燕座的星座名,在整个浩瀚的宇宙当中,每个星座背后都有着一个美丽的希腊神话,惟有APUS,也就是天燕座的背后是空白的。


        “我想,这是上帝留给我们的一个机会,让APUS这个团队来谱写这个星座神话。”


        APUS团队也确实创造了神话,作为回报,李涛在2016年年会上给全公司200个人共发出了1000多万的奖金,因为公司挣钱了。“我的观点就是不用等上市,分钱要趁早。” 他强调大家没有后顾之忧才能和你一起打天下。他熟读曾国藩,也从曾国藩身上学到了打天下的经验,“当年曾国藩打天下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不管打到哪最重要的就是保证湖南老家的子弟妻儿生活好,拿到战利品统统送回老家。湘军之所以稳定且屡战屡胜,和后方稳定有很大关系。”


        虽然是创业公司,但李涛坚持与员工分享利益,最大限度地增加员工福利。从2016年开始,APUS增加了车补、房补,只为让员工过得体面一点,多点时间休息和学习,“我二十年前来北京的时候,曾经见过天很冷又下着大雪,乌压压的一片人挤300路。我当时就立志,永远不要过这种生活,永远不希望我身边的人过这种生活。”


“很多时候不要醉心于虚假的繁荣”


        从2016年底中国大批的企业出海状况都不够好,用李涛的话形容就是,“出海之后不太争气。”他们复制了中国早期出海企业的打法,一个是捆绑,一个是大量复制同类的产品。捆绑消费,诱导消费,实际上这些已经背离了用户体验和用户需求。


        所以,李涛给APUS赋予的另一个使命是:帮助中国企业出海。


        “APUS在法语中是酋长的意思。我们也希望,能够带领中国互联网企业,走到海外去,完成全球化的过程。我们希望,APUS能够成为中国互联网出海的一个领导者。”


        他认为在海外做互联网比在中国做互联网简单得多,只要做到四点:第一点,要克服弱势心理,出海没那么难。第二点,要真正找到用户痛点,做能打动用户的产品,得到用户的认可很重要。第三点,做好本地化服务。第四点,把中国成熟的盈利模式搬出去。


        在帮助中国企业出海方面,APUS做的事情体现在两个层面:第一是把用户需求带回来,根据用户需要告诉国内市场,国外用户都需要什么样的产品和服务;第二是提供给中国的创业者资金支持及培训。2015年初APUS成立了出海孵化基金,投资与APUS生态系统高度相关的项目,来带动国内新创企业的发展和出海进程,实现抱团出海。


        说到底,哪种公司适合出海呢?“曾经我定义过一个窗口期,我认为2017年之前工具类产品出海还有机会,2017年之后是内容类产品。内容类产品出海一定不能直接做内容,而是要带着技术、资金、理念去,内容让当地人来做。2018、2019年是电商类的产品出海。”


        APUS高速发展但从未松懈。“很多时候不要醉心于虚假的繁荣,真正的繁荣是对市场的绝对占有,而不是相对占有。互联网革命的方式,新公司革命老公司的方式从来都不是在老用户上的争夺,而是在新用户上的博弈。”


        2017年李涛给APUS定了新目标,全球用户达到15亿。2018年的目标则是完成两个20:收入20亿人民币,用户规模20亿。


        根据APUS的既往发展,这个目标并不算高,李涛认为良性发展最重要,不能竭泽而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