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能集团已经加入进来,并占据大股东地位,整个交易对价约为60 亿元。具体股权结构尚不清楚,双方合计占比99%。若宝能集团成为大股东,需支付约30 亿元。

  

21.jpg

  仅仅过了一个多月,深陷债务风波的中国城市建设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城建”)大股东名单又有新加入者,新加入者为处于“宝万之争”旋涡中的宝能集团。

  中国房地产报记者独家获悉,6月7日上午,宝能集团、北京惠农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惠农资本”)、中国城建签署合作协议,宝能集团、惠农资本将联合控股中国城建99%股份,宝能集团为大股东;剩余1%由中国城市发展研究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城研究院”)持有。

  就在一个多月前的4月25日, 中国城建突然发布《中国城市建设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现状介绍及最终实际控制人变动的公告》(以下简称《公告》),公告中称,中国城建的控股股东、管理层均发生变更。此前,中国城建为原中国房地产研究会100%控股,现在变为惠农资本持股99%,原中国房地产研究会旗下的中城研究院持股1%。

  4月25日的《公告》令市场及中国城建债权人震动不已,在债权人看来,中国城建此前是央企,现在突然变身为民营企业,偿债能力令人担忧,被视为债市“黑天鹅”。由此导致的结果是评级机构下调中国城建信用评级,2014年通过香港子公司中城建国际工程有限公司发行的25亿元、三年期点心债暴跌,收益率飙升至逾13%。

  中国城建由此陷入危机,情急之下向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稳定局发去一篇名为《关于稳定企业金融局势避免债权人动乱的紧急请求》的求救信,希望金融稳定局协调金融机构,避免抽贷。

  对于市场的回应惠农资本始料未及。中国城建新晋控股股东惠农资本高级合伙人万洪春对中国房地产报记者表示:股权交易不会改变企业基本面,但信息不对称造成外界担心,会影响企业的现金流,这就可能影响企业基本面。“我们进来是想做事情,还带来了PPP产融结合的新模式,中国城建要转变发展战略。”

  只是不为人知的是,中国城建的股东结构并未就此确定,中国房地产报记者获悉,宝能集团已经加入进来,并占据大股东地位,整个交易对价约为60亿元。具体股权结构尚不清楚,但万洪春确认宝能集团加入,双方合计占比99%。据中国房地产报记者测算,若宝能集团成为大股东,需支付约30亿元。

  变动的股东

  《公告》显示,中国城建股东发生变化,惠农资本成为控股股东。但投资人对公司股东变动一无所知,在此前的金融信息终端WIND资讯债券信息里,中国城建的备注描述是“中央国有企业”,此举意味着中国城建突然由央企变为民企。

  4月26日,联合资信评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合资信”)决定将中国城建列入下调信用评级观察名单。在变更前一周,中国城建在境外唯一发行的点心债,一度由3月底的97元跌至88.99元,买价收益率飙升至16.0954%,创下纪录最低。

  惠农基金此番设想并未向外界透露,收购中国城建也未提前发布公告,由此导致债权人恐慌。“我们没有做好,但我们未来会规范自己的行为。”万洪春无奈地表示。

  但中国城建股东变化并未就此结束,中国房地产报记者独家获悉,中国城建股东及股权结构再次发生变化,宝能集团加入到新股东行列。

  中国城建总裁助理张帆表示,惠农基金不会单独占99%股份,而是和宝能集团共同占有,但具体股权比例尚不清楚,会在近期内确定,并对外公告。

  中国房地产报记者向宝能集团方面求证,对方未予回复。万洪春提及宝能集团加入的原因时表示:“这与其发展空间、战略、成长有关。”

  中国房地产报记者了解到,此次交易对价约为60亿元,宝能与惠农资本合计占99%股份,若宝能集团占据大股东地位,则需支付的价格约为30亿元。

  对此,新城控股高级副总裁欧阳捷表示,“目前还是资产荒,好的资产很难找到而钱太多。关键是宝能的钱从哪里来?如果是保险资金,成本很低,试水PPP未来还是有机会的。如果不是低成本的资金,对于追求更高回报率来说,PPP恐怕不是最好的选择。”

  股东频繁变动背后

  股东变更事件引起中国城建数只债券剧烈波动,其中2014年7月3日发行的25亿元点心债更是暴涨暴跌。5月,中国城建向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稳定局发去“求救信”。在信中,中国城建表示:“我们没有金融违约、偿还能力正常、企业健康,变更股东不是‘失信’、不是‘过错’,恳请贵局协调有关各方不要违反协议,从维护社会安定局面出发,避免造成巨大金融资产损失。”

  宏源证券债券交易部研究主管何一峰认为,向央行金融稳定局求救这一行为本身说明了中国城建的债务已经达到违约级,存在高风险。

  对此,万洪春表示,点心债开始暴跌时金融机构开始收紧对中国城建的贷款,为稳定企业金融形势才向央行金融稳定局发了文件。“我们给稳定局的是很正常的文件,任何企业如果金融机构只收不贷肯定会造成现金流枯竭。现在金融机构那边已经缓和了。”

  “我们正在积极筹款还钱。”张帆告诉中国房地产报记者。中国城建5月9日决定提前赎回原应于2017年到期的25亿元点心债。

  据中国房地产报记者了解,中国城建债务主要来自发行的企业债券。根据中债资信提供的数据,中国城建存续债券一共有11只,合并口径存续的境内境外债券合计196.5亿元。其中,“15中城建SCP005”超短融产品和“11中城建MTN1”中票产品将分别在2016年6月15日和12月9日到期,合计金额35亿元。

  中国房地产报记者获得的中国城建财务报表显示,2015年,中国城建资产总额1033.33亿元,营业收入246.07亿元,利润总额17.78亿元,全部债务496.75亿元,其中短期债务241.09亿元。截至2016年3月,中国城建现金类资产为57.22亿元。

  “中国城建财务问题比较严峻,业务发展也并不理想。”一位熟悉中国城建的人士表示。

  中国城建对外介绍称,集团注册资本为人民币30亿元,主要在全国范围内进行房地产开发经营、工程施工、装饰装修、道路桥梁、园林绿化工程等,以及建筑材料等进出口经营权。

  目前,新晋控股股东惠农资本对中国城建能提供多大程度的支持是投资者关心的问题。由惠农资本独立管理的惠农基金是由中国长城资管、工商银行和国开证券等共同出资的专业性基金。万洪春告诉中国房地产报记者,惠农基金旗下拥有18只基金,管理250亿元资产。

  不过,万洪春表示,惠农资本在2009年时就与中国城建有业务往来,惠农资本在国家推动PPP模式中发现了机会,决定控股中国城建,形成产融结合新模式,改变中国城建目前的状况。

  按照发展计划,惠农资本、中国城建与地方政府组成“联营体”,联营体下设有项目公司,由惠农基金募集社会资本,利用中国城建这一实体产业平台,承接地方政府PPP项目。“中国城建从去年下半年开始转型,以此模式会使拿项目的能力提高,企业会实现良好的发展。”万洪春表示。

  中债资信评估有限责任公司工商企业二部分析师蒋盛文认为,近期中国城建发生了一系列重大变化,除实际控制人变更外,还有多家子公司的股权处置,且前述事件初次公告时并未有完善的信息披露,导致市场对其影响了解不足;从中国城建报表来看,其债务负担很重、短期债务周转压力大,加上市场负面传闻,短期内对中国城建的再融资将造成一定影响,而新的实际控制人能为其带来哪些支持尚未明确。